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林的生日礼物
老林的生日礼物
昨晚和女友吵了场大架,一个人正在酒吧里喝着闷酒,突然一只手搭在我肩膀……

「喂!怎么一个人在喝闷酒?」是我同事兼死党老林。

「哎!不要说了!昨晚和女友吵架。」我看了他一眼,目光又放回面前的啤酒上。

「又是那一直不肯公开的神秘女友吗?」老林一屁股坐在我旁边。

「公开不公开关你屁事?」好DOWN,没心情应酬他。

「发生什么事?说来听听?看看我能否帮到你?」老林低头向我慰问。

「哎!那些女人,无端端说我不爱她,无端端说我有第二个,吃着晚饭无端端就跑了。直到现在,她连我电话
也不肯接。」我还是看着酒杯。

「她到底是谁?我认识的吗?」

「我的事你别管啦!嗯?看你春风得意的,有好事吗?」我试图岔开话题。

「当然有好事啦!告诉你,昨晚我在酒吧遇到玛莉啊!」

「玛莉!?哪个玛莉?」听到名字心头一震,我马上坐了起来。

「呵呵,当然是全公司男人都暗恋的那个冰山美人玛莉啦!」

「公司那个玛莉?她在酒吧干什么?」我大惊。

「和你一样,她也好像和男友闹翻了,我见她一个人在酒吧喝闷酒。」老林神情很是得意。

「那又怎样?」这次到我靠到他身旁。

「呵呵,有兴趣听了吗?平时在公司也见你眼定定的看着人家的了,你也对她有意吧?」见我有反应,老林乘
机卖卖关子。

「不要再玩!跟着怎样?」他的态度令我更紧张。

「我上前和她边喝酒边闲谈,玛莉昨晚果然和男友吵了场大架,见她闷闷不乐,我当然是大献欣勤,一边陪酒
一边慰问啦。喔!原来她不大会喝的哦……」

「你怎知道?」我更加紧张。

「看到她的『猫样』就知啰!可能是心情不好吧,不到数杯就目光呆滞,语无伦次,说着说着还哭了出来。我
见机不可失,马上乘势将她轻轻扭进怀中啦!

这个冰山美人,平时在公司对我不揪不踩,这刻被我抱着,竟然没有抗拒,还将头搭在我肩膀啜饮,你说她不
是醉了是什么?」

「……后来呢?」我思绪不灵。

「后来她边哭边胡言乱语,连她男友干了什么什么也说不清楚。我见她醉得相当厉害,机不可失,就在她耳边
说:『大庭广众哭成这样不大好,不如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吧。』」

「哈哈……她不会答应的!」我强作镇定。

「我原本也是随便说说,但不知她是有听没有懂,还是真的愿意,竟然没有示意拒绝,我不理那么多,就扶她
上酒吧楼上的时钟酒店啰!」

「时……时钟酒店!?你想对她怎样?」我大惊。

「呵呵……大家男人,你说我想怎样呢?」老林嘻皮笑脸。

「无可能!她不会让你占便宜的!」我语气相当坚定的说,虽然心跳得非常厉害。

「我也是本着姑且试试罢了,后来入了酒店房间,她就像小猫般倒在床上睡觉。我也乘势睡在她旁边,轻轻抚
弄她的头发,见没反应,就轻轻的抚她脸庞,也没有抗拒,我就老实不容气,低头在她的樱唇上轻轻的吻起来啰!」

「什……么……」我瞠目结舌,不知说什么好。

「震惊吧!呵呵,公司里拒人千里的冰山美人,竟然和我亲吻!她迷迷糊糊的让我吻了两三分钟,让我从耳珠
吻到粉颈,才像刚刚睡醒,有气无力似的叫:『不好……不可以这样……停止……』,开始推开我。」

「只是这样吗?她只是给你吻吻吧?」我暗暗呼了口气。

「傻的吗?这个时候哪有男人能够停止?我轻轻压在她身上,一边在她耳珠呼气一边说:『既然妳男友这么可
恶,不如我们给他一个教训好吗?他做初一妳做十五!这事妳不说,他又怎会知道?』」

「教……训……她男友?那……那……」我稍为平定了的心跳又再一次剧跳起来。

「我一边在她耳旁游说,一边开始抚弄她胸脯,她迷迷糊糊的说不好,但却又没有阻止我侵犯。哗!你知道吗?
她胸脯也挺不小的!我想有34C啊!又挺又大又软……」老林情不自禁做起揉胸的手势来。

「玛莉让你摸她的……胸……」我喉干舌燥,说不出话。

「何止?我还一边摸她的奶,一边舔她耳珠,且愈摸愈落入,慢慢摸落她的小妹妹……」老林有点眉飞色舞。

「小……妹……妹?……」我心藏狂跳。(扑通!扑通!)

「你不要看她平时的清高模样,摸了一会,她已变成一只湿水鸡了,我也不打话,马上把她脱个清光,将她翻
来覆去,吻遍她的每一处,你知吗?她连小穴也是粉红色的,连淫水都是甜的啊!又香又滑,你想试试吗?」老林
没有理会我自顾自说。

「又香又滑!?……」(扑通!扑通!扑通!)

「平时的冰山美人,在床上原来是个火美人。我只用一张嘴巴,已将她弄得不断扭动纤腰呻吟起来,只用一招
剑指,已将她插得高潮迭起的喷起水来啊!」

「喷水!?……」(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我还乘她高潮失神时,将鸡巴塞入她张大了的嘴里猛插。起初她还左闪右避,但给我插了一会,就开始张口
迎接,不一会更津津有味的吮啜起来!她的小嘴真是淫到不得了,差点令我缴械投降,见她的浪样,就知她男友平
时喂不饱她了。趁还未早泄,我马上将她翻过来,从后将这发情的母狗猛插!」

「从后……插!?……」(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不要看她平时阴声细气,被男人干着时竟然杀猪般哭叫!屁股还不断向后顶,纤腰又扭又磨,连我也看得呆
了。没有亲身经历,我知你不会相信,公司里人人都想得到的梦中情人玛莉,在床上原来和婊子没两样。」老林抹
抹嘴角的口水再说。

「和婊子……没两样……」(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不过呢,虽然她被我干丢了两三次,但也不忘叮嘱我不要射在里面,难得占有如此美女,我哪会放过『中出
』的机会!我对她说:『妳不是想报复妳男友的不忠吗?还有什么比给他一个便宜仔更大的教训?』她听后没有再
出声阻止,双脚缠着我腰后,跟着我就畅快的将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进她的小穴里啰!」

「全……射进……小穴里……」(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扑通!)

「之后我们还一起洗澡,在浴室里我将她的头按下来,要她为我口交,这次是『口爆』啊!看到精液从她嘴角
慢慢流下来的淫荡模样,我刚刚软了的鸡鸡,又再昂首怒目的向着眼前的美女。你知啦,这样的好事未必有下次,
所以我又忍不住冒着赔上老命的危险,在浴缸里和她来第三次!」

「第……三……次……」我心脏快要从胸口跳出来。(扑通!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完事后我们相拥睡至天亮,今早起来,看到她肉体横陈海堂春睡的样子,忍不住又再骑上去『执多一剂』。
哈哈……我老林『一日四次郎』的名号不是白说的!」他没有理会休克了的我,仰望着天花在回味。

「一日……四次……」心脏爆破,吐血身亡。(扑通………………)

「你知道吗?其实昨晚是我生日呢!原本我不喜欢生日,打算一个人喝喝酒算了,没想到上天送了这么大份生
日礼物给我!呵呵,其实呢,听玛莉的说话,我认为她男友没有对她不忠,只是玛莉自己多疑罢了。被怒气和酒精
冲昏了头脑的她,胡里胡涂就这样被我有机可乘,讨了如此大的便宜,真是一生中不可多得的意外收获喔!

「可怜她的男友,无端让了自己的美丽女友给我玩了一晚,一大顶绿帽从头盖到落脚趾,真是想想都兴奋,如
果能搞大她肚子,让她男友帮我养个便宜仔,那就真是完美了。」

「……」

「嗯?笨象你没事吗?面无血色的,不是眼红我有如此艳福吧?不要这样小气啦?她又不是妳的女人!」这时
他才留意死去活来的我。

被老林的说话弄得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手提电话突然响起来。

「喂?」我有气无力的对电话说。

「……笨象……是我……玛莉。」电话内的是玛莉。

「……」听到玛莉的声音,我回光返照,血气上涌。

「笨象?」

「……我在。」

「……还在怒我吗?……笨象,我想清楚了,昨晚是我不对,不如我们前事不计,和好如初好吗?」玛莉的声
音愈来愈小,小得几乎听不到。

「……」

「笨象?」

「……昨晚整晚不接我电话,妳去了哪?」

「昨晚?……昨晚我去了找苏珊,还在她家里过夜,她可以做证的!你不相信?我叫她给你电话!我真的在她
家里过夜!你相信我……」玛莉作贼心虚的说过不停。

「……」

「笨象?喂?」

「妳在家里等我,我现在就来找妳。」

收线后正要起身离开,我才发觉,除了脑袋仍然混沌一片外,原来自己的裤裆同样也湿涩了一大片……

「喂,笨象!你还未和我说『生日快乐』喔!」老林拉着我不让我走,还不肯罢休。

「生。日。快。乐!!!」我回头大声怒吼!

「还有呢?」

「还有!?你还『日』得不够快乐吗!?」

「生日礼物呢?」

「昨。晚。送。了。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