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丈母娘发现上性吧后的疯狂历险

去年,上性吧被丈母娘发现后,我和丈母娘开始了不伦的性交。我的内心充满了惊喜、刺激、内疚和惶恐。每
一次激情过后,我都会对自己说,从现在起,一定要杜绝和丈母娘性交,一定要维护自己这个美满的家庭。然而,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我并没有像对其他染指的女孩一样很快对丈母娘失去兴趣,相反,丈母娘有意无意的引导和她
那特殊的爱好,却逐渐开发了我的另一种激情,于是我不可救药的掉进了丈母娘无比深邃的阴道里不可自拔,她的
阴道带给我的乐趣,成了我除了工作之外最喜欢回忆的东西。最不可思议的是,没想到我温柔可人的妻子居然也被
牵连进来,我很忙然,我不知道事情最终会走向哪里。


大约和丈母娘发生关系一个月后,我发现丈母娘特别喜欢我打她的屁股,有时候试探性的用手使劲的拧她的奶
子,她一开始也是疼的大喊大叫,吓了我一身汗,生怕被别人听见。然而喊完之后,她要我再拧一次,还让我骂她。
我实在不会骂人,就用力长时间再拧了一次她的奶头,还一边打她的屁股,用手插进她的嘴巴里使劲扣,同时让丈
母娘狗趴着,用硬的发疼的鸡巴超快节奏的使劲操她的阴道,逼水被我撞的四溅,啪啪作响,加上我拍打的声音和
她想喊又不敢大声的喊叫声,简直就是淫乱交响曲。一阵压抑的狂喊之后,丈母娘转过身,也不管我有没有射精,
就用发抖着的身子用力搂住我,疯狂的亲吻,一边不断的说:「我的乖乖,我的乖乖,爽死我了,爽死我了,老公,
我的主人,你操死我了,操死我了」。


第二天,我跑到情趣商店买了几件SM器具回来,可是拿回家却不知道往哪儿藏,万一被我老婆发现岂不是灾难。
我就把那一根皮鞭、一个口塞、几个夹子、还有一个电击器和捆绑用的绳子都交给丈母娘自己藏起来。我老婆一般
不怎么翻她妈的东西。我老婆工作单位离家挺远,一般早上出去,中午在单位吃午餐,一直到下午下班才回家。而
我上班的地方离家很近,又是事业单位,中午可以很快回家一趟,即使是上班时间,也可以跟同事说一声出去办事,
就溜回家和丈母娘鬼混去了。这天单位正好没什么事,于是我急切的回到家,想用那刚买回来的工具和丈母娘好好
玩一次。回到家丈母娘正在清洁浴室卫生,她的短裙被水溅湿了不少,背心也是,显得很是性感。快50岁的人了,
屁股还翘翘的,一点都不耷拉,奶子虽然有些松弛,但也还算挺,脸上有一些皱纹,但大大的眼睛配上白皙的皮肤,
还是看起来特别年轻。我偷偷的靠过去,突然一下子抱住丈母娘,三下两下就把她的衣服都扒掉了。丈母娘发嗲的
说:「你这个冤家,怎么这么急,到床上去。」我说:「今天我们就在卫生间,你去把我上次买回来的东西拿过来。」
丈母娘光着屁股跑出去了,我很快把衣服都脱光了。丈母娘回来后,我让她还是狗爬着,看到淋浴用的莲蓬头,突
然想起来忘了买灌肠的东西了。丈母娘看我停在那里,就问怎么了,我说忘了买灌肠的,没想到丈母娘说:「不用
专门的东西,你把淋浴用的那个上面的莲蓬头拧下来,用水管直接对着我的屁眼就可以了。」我说:「那怎么行,
万一水压太大把你弄伤了怎么办?」丈母娘说:「没事,我以前自己这样灌肠过。」我心里说,真是失敬了。


我拿起淋浴水管,把上面的莲蓬头取下来,打开水开关,对准丈母娘的肛门。水速我打的很小,灌了半天丈母
娘还没感觉到涨,就让我把水开大点,很快我看到丈母娘的肚子明显大了起来,心里就莫名的兴奋。丈母娘突然喊
了声:「快拿掉快拿掉」,还没等我把水管拿开,丈母娘就往马桶那边跑,然而一切都迟了,一股带着大便的粪水
从她的屁眼里喷射而出,打了我一脚,我连忙用水管冲洗干净。丈母娘在马桶上一边拉一边说,:「好舒服」。我
问:「怎么舒服?」丈母娘说:「就是最开始肚子胀得难受,然后当水从屁眼里喷射出来的时候,特别舒服」。我
把丈母娘拉过来,又把水管插进她的屁眼,这样子来回灌了七八次之后,丈母娘从屁眼里拉出来的基本上都是刚灌
进去的水了,没有什么大便在里面。我用个盆接住了一些,让丈母娘喝掉,丈母娘说:「这个不敢喝,但是尿我可
以喝」。可是怎么能让丈母娘一下子尿出很多尿来呢,我想,既然屁眼能灌进水,逼里应该也能。然而经过多次试
验后我发现,逼里的确能灌进水,但是尿道里却没法灌进去,可能需要专业的东西吧。


灌肠只是个前奏。我用绳子把丈母娘全身都捆起来,用口塞塞住她的嘴巴,再用夹子在她的奶头、阴唇、屁股
上到处夹上夹子,丈母娘疼的直喘气,可是嘴巴被塞住,又喊不起来。其实我很清楚,喜欢受虐的人,她的快感就
在于她所受到的痛苦喝折磨。我让丈母娘躺在浴室地上,一边用手不断的抚摸她的大腿、乳房、阴唇喝阴蒂,一边
用皮鞭在她的屁股侧面抽打,丈母娘不停的哼哼唧唧。半个小时之后,我把电击器拿过来,丈母娘可能不知道这是
什么东西,一个劲用疑问的眼神看我。我对他说:「妈,这个东西可能开始有点刺疼,但是没什么危险,你要忍住。」
丈母娘听话的点点头,我把电击器的两个触点分别按在丈母娘的两片阴唇上,慢慢的打开了放电开关。一开始,丈
母娘还是哼哼唧唧的,受到电流的刺激,不断的扭动着两条腿,有时候又弓起身子,看得出,这是非常难受的感觉,
但是对她来说也是超级享受的感觉。我逐渐加大了电量,然后开到最大,丈母娘有点顶不住的样子,虽然有个塞子
在嘴里,但嚎叫的声音很明显。她使劲的挣扎,两腿使劲的瞪,想要避开电击器。我用力压住丈母娘,一边用手掌
打她的屁股,用手指在她的阴道里使劲捅。然后又把电击器拿开,用手掌在丈母娘的逼上拍打,把她的逼打的红红
的。我知道,其实这样的拍打对丈母娘来说其实是休息。过了一会儿,我又用电击器,把电量开到最大。丈母娘不
停的嚎叫、挣扎,我用两个手指在她的阴道里用力的抽插。突然,丈母娘停止了嚎叫,也不挣扎了,只见她把头顶
在地面上,脚压在地上,腰和臀部使劲的往上拱起,然后就一下子跌落下来,不在用劲,全身却不断的一下一下的
抽搐,阴道里的两壁像一张吸盘一样,有力的收缩着,像要把我的手指吸进去一样。


我吓了一跳,以为丈母娘是体力不支发生痉挛,担心出危险,赶紧把她的绳子解开,把口塞拿掉,把她往浴室
门口搬,想让她呼吸点新鲜的空气。这时候丈母娘说话了:「老公我没事,谢谢你,我进天堂了,我从没这么高潮
过」。我抱着她的头说:「下次还是不玩了,我看你的样子恐怕出危险。」丈母娘翻过身依偎在我胸膛说:「没事
的老公,我刚才是很舒服才那样,要是顶不住我会用手势告诉你的。你不知道我刚才有什么感觉,真的无法形容,
老公,要是没有你,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找到这个感觉了,这辈子就算白活了。」说完,丈母娘伸出舌头给我上上
下下的舔,她说:「你还没射呢,我给你舔出来把,要不随便你自己怎么玩我」。然后她一边舔,一边哼哼唧唧的
念叨:「我的好老公,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奴仆,我永远是你的。」由于鸡巴硬了很长时间,我就让丈母娘用口交,
我射进她嘴里让她全部吃了。


我一开始就没想到我丈母娘会这么主动,更没想到她会如此酷爱虐待。可是让我担心的却是,丈母娘现在看我
的眼神跟以往大不相同了,虽然在我老婆面前她努力的便现出平静,但是我明显感觉到,她对我有着深深的爱意,
就像普通陷入爱情的女人一样,只是,她爱的是自己的女婿,一个永远无法露出水面的爱情,一个时刻会伤害自己
女儿的爱情。丈母娘仿佛年轻了许多,虽然有家庭情感的纠结,但暂时的性爱和偷偷摸摸的情爱让她欲罢不能,留
连忘返,爱不释手。她开始越来越注意打扮自己了,说话越来越喜欢征求我的意见,说话的口气也越来越嗲,我却
越来越担心,害怕这样的事情终究会暴露。我一边希望赶快结束和丈母娘的冒险,一边又像抽烟一样无数次的禁烟
失败。


转眼到了十月份,天气逐渐往秋高气爽上走了。有一天我出差回到家,老婆关上房门就对我哭鼻子,我一头雾
水,心里却打翻了五味瓶,脑袋也炸了。我知道终于出事了,但我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从老婆断断续续的哭诉中,
我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由于这次我出差的时间比较长,丈母娘的几个姐妹正好邀请她一起出去旅
游,加上老婆又极力鼓励丈母娘出去走走,于是为了不让我老婆发现她的SM器具,丈母娘就把那包东西用个塑料袋
包起来,放在了我书房沙发的后面。那个沙发我们家从来没动过,丈母娘可能觉得应该比较安全,然而她有一件很
重要的事情却不知道,就是我以前抽烟的时候就在那个沙发后面偷偷藏过烟,而且被我老婆看到过。一切都是巧合,
无巧不成书啊,丈母娘自以为万无一失,然而鬼使神差般的,我老婆心血来潮想看看我是不是又藏了烟,结果翻出
来这么个东西,打开一看,全是性交用具。我老婆当时就蒙了,梦游般的熬到我回家,就止不住了眼泪。我终于听
明白了,首先我丈母娘还不知道这么回事,其次,我老婆以为我买了这些东西在和外面的女人鬼混。可是,不管我
老婆怎么想,我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我说:「老婆,我在外面没有人,我就是想买个东西回来和你一起玩玩。」
然而,我老婆说什么也不相信,她说如果你以为这样就会让她相信我在外面没有女人,就是低估了她的智商。她一
如既往的闹,一如既往的哭。终于,丈母娘回来后也知道了。丈母娘万分内疚和痛苦,她当着我的面(老婆不在)
使劲打自己脸,把大腿拧得青一块紫一块,她哭着说:「老公,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和惠儿,我是畜生,我该死,
呜呜呜呜。」即使是苦的时候她居然还不忘叫我老公。我是又无奈又好笑。从此以后,我和丈母娘的性交基本停止
了,因为惠儿成天都是和我闹,和我吵,我的心情再也提不起来,我又无法向我老婆解释,唯一的借口就是说自己
买过来玩。可是惠儿却是无比的倔,死活不相信我说的话,在她的心里我已经背判她了,我们再也没有欢笑,等在
我们面前的似乎只有离婚一条路。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有一天晚上和朋友一起出去喝了个闷酒,回家后,发现老婆不在,也没在意就回房间躺
着了,躺着躺着似乎听到好几个女人的哭声,睡意也没了,到了客厅才发现是丈母娘的房间里传来哭声,推开门进
去,老婆和丈母娘搂在一起哭成一团。我还以为她们在哭我们要离婚呢,也就不理她们,自己回到卧室接着躺着胡
思乱想。良久,惠儿哭着推开门,对着我又捶又打,一边说:「你这个坏蛋,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想和我离婚吗,
你是不是想不要我了?」我问:「什么我不告诉你?」惠儿说:「妈妈把你们的事都告诉我了,她不要我们离婚。」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晕了,很久我才回过神来,说:「是我不好,我开不了口,一个是你,一个是妈妈,我都很爱,
我不想两个都伤害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怎么样我没有任何话,离婚了所有的东西都归你,我
净身出户。」惠儿扑到我腿上哇哇大哭:「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我说:「惠儿,我也不想离婚,我爱你,
可是我作出这种事来我没法面对你。」惠儿苦的声音更大了:「老公我不怪你,我们像以前一样好好过吧,我不和
你闹了,我爱你。」


事情过去得似乎过于简单。后来我问老婆:「惠儿,你开始那么坚决要离婚,后来怎么知道是妈妈就不在意了
呢?」老婆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知道是妈妈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还是我们家的人。而且妈妈为了不让我们
离婚,把这种事都说出来,我觉得她很爱我们。反正我就是觉得你和妈妈我心里就没有那种被背判的感觉。」


其实,真正蒙在鼓里的人是我。等后来,当丈母娘被我捆着虐待,老婆在一边帮我舔着阴茎的时候,我才知道,
惠儿和丈母娘早就有同性乱伦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