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与我性开放,暗偷表嫂新嫁娘

我妈是舞厅老板。由于她性格开朗,善交际,人脉广,舞厅越来越好。别看我妈四十多岁的人了,但她精心保
养,依然是风姿绰绰,妩媚万千。身后从不缺少大款和帅男。从小我们母子之间就无拘无束,溺爱依恋。当我长到
十七岁时,已是一米七八高的帅哥猛男。妈妈是个思想开放,敢做敢干的女人。她在心里早已盘算,肥水不流外人
田,她的儿子,她要尝鲜!一次在母子腻爱嬉戏中,妈妈要我们都脱光衣服,赤裸的拥抱在一起,妈妈在我的耳边
说:爱我吗?我说:爱!妈妈攥住我的鸡巴说:进来,把它给我吧。当我稚嫩雄壮的鸡巴,插进妈妈一片淫蔼湿润
的阴道里时,妈妈双手扳住我的屁股,抬起身子看着我抽插的鸡巴对我说:儿子,你在肏屄,在肏妈妈的屄,妈妈
好幸福,你永远是妈妈的好儿子,好男人。就这样我和妈妈开始了我们的不论之恋。尤其是我,在妈妈的调教下,
性观念越来越开放,对妈妈的床上功夫,更加难舍流连。


这天,我和妈妈做完爱后,妈妈轻轻地抚摸着我疲软的鸡巴和蛋蛋告诉我,表哥快结婚了,要我陪她去老家参
加他们的婚礼。由于路远要过夜,妈妈要我做伴,一切都方便。我老家在很偏僻的农村,离我们住的城市有几百里
路。舞厅交给了我的情人小丽打理,妈妈向王壮借了辆「小奔」,姓王的可是妈妈的铁杆情人,对她的话言听计从。
他也想陪妈妈去老家,可妈妈不让他去,毕竟还不敢开放到那种程度,惹到我的大姑可不是好玩的。我们开车出门
的时候是在下午,妈妈坐在我的旁边,高兴的和我说着关于老家的旧事。我这个表哥毕业后分到镇里工作,由于是
在乡下,再加上姑家的家境不是太好,找女朋友很困难,可贵的是我这个表嫂竟然不闲,自己带齐了嫁妆,而且还
带去了不少存款。「那她一定不好看。」「谁说的,你表嫂可是个大美人,这是你姑邮来的照片。」妈妈手里拿着
照片,我瞄了一眼,还真的不错。是他们新拍的婚纱照,画面上的表嫂穿着雪白的婚纱,眉眼、身材都是一流,婚
纱的前面开得很低,露出来一大片白白的乳房,配上纤细的小腰,看上去让人上火。「奶子可够大的,没想到表哥
还有这个福气。」「眼馋了?想不到手的。好好开你的车吧!」妈妈伸手抓住我的鸡巴用力的掐了一把。「唉哟,
好痛啊!」「痛?这样还痛吗?」妈妈又捏住卵蛋。「妈,孩儿不敢了,放了吧。」妈妈哺哧一笑:「在老娘跟前
还想别人,我们娘俩不好吗?」「打破醋坛子啦,好酸啊……」我笑着提高了嗓门。「你再说!你再说!」妈妈红
着脸,小手用力掐起来。「老娘,孩儿真不敢了,说说那个新娘子吧……」「她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大姑娘了。
不知你表哥知不知道?」「您说什么?别我看人两眼就说人坏话?」「想听吗?妈不想说了。」妈妈扭头望向窗外,
我减速慢车速,用手拧了一下她的屁股,「摸什么?好好开车!」见她不理,我把车停下来,不远处就是一个交警。
妈妈笑着回过头:「畜生,你就整妈吧!」「妈,我累了,想休息会儿。」那个交警朝这边走过来了。「小伦,快
开车吧,妈告诉你。」看她那着急脸红的样子,我竟然春心大动,再逗下去晚上就没节目了。妈妈开始说起表嫂的
事,原来她们家也不富裕,她就和几个姐妹到外地找工作,找来找去,结果在一家桑拿浴干了几年,现在钱多了,
想过正经日子,由于左近的人都知道她是作那一行的,没人敢要,而表哥家离她们那儿有几十里路,没人知道她的
底细。「您是听谁说的?」「妈在舞厅见过她,一看相片我就认出来了,怕你说露了嘴,本不想告诉你的,你可别
乱讲啊!」「当然不会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永远是妈的好儿子。」「谁叫我亲哥哥着?妈不是您吧?」
「你再说,咬掉你舌头。」妈妈挥起粉拳,打在大腿上。一路说说笑笑,天已经黑了下来,再往前就是乡间的小路
了。「妈,到大姑家还有多远?」「不远了,也就几十里了,你问这干什么?」「我是想……你了!」「天天要,
妈不给!」妈妈板起脸,却又忍不住笑意:「好啦,今天请你住店。」我调转车向,朝X市开去。「你个小色狼,
妈要下车。」我把车停下来:「下车可真有色狼啊,这边很乱的。」妈妈禁不住逗弄,笑出了声:「上了你的贼车,
由你去吧。」


来到X市,已是华灯初上,吃完晚饭,我们找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宾馆,一进门,我拦腰把妈妈抱起,亲着她
的脸蛋。「干什么?连胡子也不刮!」「好香好香,再香一个。」我亲住她的小嘴。妈妈嗯嗯的推着我的脸,娇喘
道:「先把妈放下来,老这么急。」「是您好看嘛,亲不够,再来。」这句似乎很受用,妈妈抿嘴一笑,轻点着我
的额头:「坐了半天车,总该先洗个澡吧,等会儿准让你舒舒服服的。」妈妈脱掉长裙,扭摆着走进浴室,都这么
长时间了,一看到妈妈半裸的样子鸡巴还是马上就勃起。我脱光衣服,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跑了半天的路,还真
有点疲劳。「小伦,你也洗洗。」妈妈从浴室里出来,只穿着丝质的内裤,微红的胴体上还沾着水珠。「妈,我不
用了吧?」我把她一把抱住。妈妈把我推开:「不洗,你就睡沙发吧,妈可不愿闻你那汗味。」我只得匆忙冲了冲,
跑出浴室时,妈妈已斜躺在床上,丰满的臀部和圆润的大腿背对着我,这是妈妈给我的信号,我爬上床,从背后抚
摸着妈妈的身体,鸡巴顶在大腿的中间,妈妈往后撞着鸡巴。「妈,我好想你……」「天天干还不够,讨厌!噢…
…轻点揉……」我两手抚弄着她的奶子,在她的背上开始舔起来,「坏蛋……痒啊……别舔啦……妈好痒……」我
把下身往前一挺,鸡巴磨着屄口:「是上面痒还是下面痒啊?」「嗯………」妈妈扭起屁股来了。「您说呀?哪痒
止哪儿。」「妈上下……都痒……嗯……竟欺侮妈……」我撑开她的大腿,鸡巴顶开小屄,妈妈往后一动,「妈,
你好紧啊……」「儿……子,快往里插啊……噢……这才对……噢……」「你也要动嘛!……哦……让哥省点劲…
…哦……爱死你这白屁股了……」「妈也是……噢……往里肏……噢……好儿子……」妈妈的两脚缠在我的腿上,
鸡巴在妈的小屄里来回的抽插着。「好儿子……妈的好鸡巴……妈也想你……噢……」「妈……我想听你叫老公…
…」「哦……老公,很舒服……」妈妈扭过头白了我一眼:「坏蛋!……妈的坏老公……噢……肏的太深了……嗯
………」妈妈一阵娇吟。「深才爽嘛……对不对……我的大老婆妈妈……」「不对……噢……妈不是大老婆……噢
……坏东西……」「那就是大老婆……哦……屄好会夹……大老婆妈妈……哦……」「妈妈……不行了……好儿子
……噢……顶住花心……噢别动……」妈妈颤抖着,一股暖流包住龟头,「啊……好舒坦那!……」我搂着妈妈,
鸡巴泡在小屄里,妈妈媚声的问我:「你叫妈妈大老婆是什么意思?」「你是老大,小丽是老二嘛!」「妈……真
的比小丽还……」「当然是真的啦,我的大老婆妈美若天仙。」「看把你美的,一会还要来呀!」我拍拍她的屁股
:「来几次都没问题,一会儿可别告饶啊!」这样抱着呆了一会儿,妈妈起身把我推倒,跨在我的大腿上。「妈你
干什么?」妈妈抿嘴儿一笑,捉住鸡巴揉了起来:「刚才说好的,现在又怕了吧?咯咯咯……」她用手上下拉动包
皮,鸡巴在抚弄下渐渐挺了起来,妈妈眯着媚眼,小手套得更急了。「你的东西听妈的话,要它起来它就起来,等
一下要挺住啊!」妈妈拍着卵蛋,她那发浪的样子很迷人。我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浪老婆,这次可要来真的啦。」
「小畜生,你有几两肉我还不知道,一会给你来点新鲜的。」妈妈瞟了我一眼,小手轻轻的揉着卵蛋,「你还有什
么花样我没尝过,别骗我了。」见我着急的样子,妈妈笑着说:「你才见过多少世面?」说着扭了一下屁股,她的
屄里竟然流出了水,大腿上湿湿的。我直起身,妈妈的脸红扑扑的散发着香味,我捧住她的脸往嘴上吻去,妈妈笑
着掩住我的嘴:「忍不住了吧?咯咯……乖乖躺下。」又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把屁股对着我,趴在我的身上。「
就是这个呀……」「别说话,舔妈的……」妈妈伏在我的身上,手仍然搓着卵蛋,屁股往我脸上挪过来,红嫩的两
片阴唇夹着淫水,我伸出舌头舔向阴核。「咯咯……」妈妈舒服的笑起来,趴在我的大腿间,双乳夹住鸡巴:「儿
子,这个没试过吧?」妈妈骚浪的回过头,向我示威的说道。我拍了拍她的白屁股:「打老婆还很会玩啊,浪货!」
「别这么说妈嘛,我是你的……大……嘛……」「哈哈,怎么不说完呢,大老婆?」我一边舔着她的小穴,一边爱
抚着她的屁股。「别逗我……坏蛋,这样爽吗?嗯………?」妈妈用乳奶子来回的刺激鸡巴,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传
来。「哦……哦……是不错……嗯……」我的舌头伸到屄里,用力的刮着屄肉,「噢噢噢……小……畜生……轻点
来……噢……」妈妈在我的身上扭起来,淫水流了我一脖子。「您……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又要洗澡了!」我擦了
一把淫水,把手伸向妈妈。


妈妈回头一看,红着脸打在我的手上:「小畜生,越来越不象话了。」「不象话,就再来!」我抱住妈妈的大
腿,把头往她的大腿根一伸,舌头又狂扫了起来。「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妈妈抖动的更厉害了,「小
老公!……妈怕了你了,别……噢……」妈妈往前抽起身,用手打在我的头上:「畜生,你想整死妈呀,看你还敢
不敢?看你还敢不敢?」我笑着看着她,妈妈欲怒还羞的样子很可爱。见我笑,妈妈终于忍不住也跟着笑了:「你
真是妈的冤家,坏蛋!」我笑着回道:「妈,我的老二你还管不管了?要不我睡觉啦。」「想的美,不把老娘伺候
舒服今天就别想睡,」妈妈咬着嘴唇,忍着笑,背对着一屁股套在我的鸡巴上。她那故作生气的样子看了是另一种
挑逗,光滑的裸背和姣好的臀形,真是一个尤物!我开始欣赏起妈妈的身体,妈妈直着身子,慢慢的套动起来。她
的娇喘声又开始了:「嗯,嗯……你也动一动嘛!」我不时的往上挺几下,插到屄心的时候,妈妈的身体就停下来,
伴随着身体的抖动,「嗯……嗯……」的叫着。我们正享受的时候,「铃铃……」妈妈的手机响了。「真讨厌,妈,
不要接!」「不行的,有事怎么办?」妈妈从床上抓起电话,要站起来,我直起身子,搂住她的腰,鸡巴往里面继
续干着。「别……,先等一会儿。」妈妈打开电话:「谁呀?哦,是小壮啊!」又是那个姓王的!我下面往上挺着,
两手抚弄着妈妈的奶头。「噢……有什么事……嘛?」妈妈左手掐着我的大腿,示意我先别动,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手上加大了力气,鸡巴往上挺的更急了。「噢噢噢……我没事,噢噢噢……明天……明天回不去,」妈妈使劲拧我
的大腿,「你……别急嘛,想了……嗯,嗯……那让小丽陪你吧!」或者是出于报复,妈妈竟又让小丽陪他,我猛
烈的操起来。「嗯嗯嗯………小畜生!……噢……我不是说你,嗯,先挂了吧,噢……」妈妈把电话往床上一摔,
扭过头捏住我的鼻子:「你气死我了!」我不便说话,一味的操着。「噢……噢……停下来,噢……怕了你了!…
…噢……」妈妈大声的叫了起来。我松开她的奶子,妈妈摆动着细腰,两手按着我的脚腕,屁股一下下的套开了…


一觉醒来已是八点钟了,看着妈妈香甜的睡姿,忍不住亲向她的脸,「妈,该起床了。」我附在她的耳边轻轻
的叫着。「别闹了,我再睡会儿。」妈妈把被蒙住脸。「妈,再不起来我们就晚了,现在都八点多了。」「什么?」
妈妈掀开被子:「你怎么不早叫我?这下真要晚了!」「我也刚起来嘛,再说我叫你你又……」「都是你闹的,昨
天那么大的劲。」妈妈耍起赖来了,两手拍着我的胸膛。「不是您要……」「就是你!」妈妈夸张的捶着我,我跑
向门口,妈妈下床追过来,被我一把搂在怀里,我抬起她的脸,妈妈的眼里满是爱意,温柔的用手抚摸我的头:「
儿子!」「嗯。」「就会嗯。」「要不就再……」我把手伸向奶子,妈妈一把推开:「再你个头!」转身跑到床边
穿衣服。「妈,今天比较冷,就别穿裙子了吧!」妈妈一边穿上裙子一边回道:「说了半天就这句是好话,没你想
的那么冷的,来帮我把后面扣好。」我和妈妈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往大姑家开去。昨夜,我们都很满足,妈妈的兴
致也特别高,不时的向我介绍着路上的地方。乡间的小路,行人稀少,这边属于半山区,两旁山川林立,我们欣赏
着大自然的美景,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村里。大姑家里来了很多的宾朋,院子里、屋里都挤满了人,表哥高兴得忙里
忙外的,妈妈则和村里的乡亲们谈笑着。扫视众人,我的妈妈真像是鹤立鸡群,就连几个十几岁的学生亦不时的在
她的身上扫来扫去,她裙子的开衩处裸露出来的一小段穿着丝袜的腿,成了男人们追逐的对象。新娘子早已接过来
了,大姑把我叫到表哥的新房,里面坐着一个一身红色纱裙的女人,描眉画眼,雪白的粉臂,见我进来,抬头看了
一眼又低下去,眉眼之间果然有勾人之处。大姑为我们介绍:「秀娟,这是你的表弟。」「噢,表弟来了?」粉脸
一笑,微微的酒窝引人暇思。大姑又对我说道:「小伦,叫表嫂啊!」「表嫂!」我试着叫了一声。「哎!」表嫂
抬头打量了我一眼又垂下头,好象惹人疼爱的宠物一样拥在床沿,她的头发微微的烫了一下,小小的卷着,贴在头
上,鬓角处向里卷了一个大弯,突显出她白嫩的脸,睫毛上卷,一根一根的增添着她的美艳,这样的可人嫁给我那
憨厚的表哥,让我不由的为表哥担心。「表弟快坐吧。」声音透着一股甜味。「噢…啊…不用了…我还有事儿…」
嘴里这么说,腿却不听使唤,站在那里等着她的下一句。「小伦,你客气什么?大老远的来一趟,表嫂是自家人,
和你表嫂叙叙,我先忙去了。」还是大姑好,我听话的在表嫂的对面坐下,心里想着该说什么……表嫂的纱裙长长
的垂到床下,她的下身都被遮住,可爱的是纱的料子实在是太薄,薄得让我能见到里面的曲线,胸前高耸的双峰,
恰似喷波欲出的仙桃,看得我十指大动。表嫂仍然低着头,羞涩的不语,我不由得想笑,她这是在扮黄花闺女,我
伦哥可是知底的,嘿嘿……「表嫂。」忍着笑,我开始做准备工作。「嗯…?」眉毛一扬,表嫂迎着我两只色眼。
这回可看清了,瑶鼻杏眼,粉脸如画,比照片上还要好。「表弟?」她问起我来。「啊…啊…」表嫂不闪不避,直
视着我,看得我心慌意乱,想半天的话竟忘了,「啊…啊…?」我气得直拍脑袋。「嗯…?格格!……」见我的窘
相,表嫂掩着嘴,两眼眯成一条缝。「嘿嘿……嘿嘿……」我也跟着傻笑起来,把她逗得更开心了,笑得前仰后合,
在身子的晃动中,两条大腿把一部分裙纱夹住,大腿间成了一条缝,她本能的反应越发诱人,两腮现出一抹红晕。
「我是想说……」看着眼前的美人,更坚定了我的想法。「嗯?」表嫂挑着眉头,用手梳着头发。「你真漂亮!」
「是吗?」表嫂俏脸带笑,红艳的小嘴微微张开,展示起媚态来。「小伦。」一缕香风,妈妈闯了进来。「妈。」
她在这个时候进来,让我心里很生气。妈妈白了我一眼,对着表嫂说:「这是秀娟吧,长得真挺俊的,你们在聊什
么?」妈妈用审视的眼光盯着表嫂。「表弟,这是大妗子吧?」表嫂看了妈妈一眼,扭头问我。「噢,这是我妈。
妈,这是表嫂。」我站起来,为她们介绍。「还用你说?」妈妈责怪起我来,又上下打量着表嫂:「咦,真像。」
「大妗儿,您说什么像啊?」表嫂一头雾水。「你真像一个人,你在我们那儿打过工吧?我好象在我舞厅里见过你
……」「没……没有啊!」嘴里说着,表嫂的两手抓紧裙角,窘迫的向我求援。「妈,您胡说什么?」我赶紧为她
解围。妈妈恨恨的看了我一眼,说:「噢,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别怪我啊!」表嫂长出了一口气:「这有什么好怪
的,大妗儿,坐会儿吧。」「不了,你──俩先聊吧,我出去了。」妈妈拖着长音,转身走了。「表嫂,我也有点
事。」「再坐会儿吧!」「一会儿再说吧。」再坐下去,妈妈还不把我吃了?


来到院子里,妈妈专往人多的地方站,「妈!妈!」她好象没听到一样,大家都看着我。「妈,我有点事儿。」
「说啊!」妈妈沉着脸。「妈,您到这儿来。」我们找了个人少的空地停下,「看你那样儿!告诉你别沾她。」妈
妈问起罪来。「我沾什么了?倒是您,让我别说,自己却说。」「我够客气的了,小骚货,结婚的日子还勾搭野小
子。」妈妈顺便骂起我来了。「我真没说什么,别生气啦……」我低声的求着。「咱们先说好,你要敢动她,就别
碰我了!」妈妈撅着小嘴,背转过身,朝屋里走去。吃罢午饭,我心里痒痒的,可妈妈在不远处瞄着我,心里的欲
望在压抑中渐渐的消退了。按这里的习俗,新娘子要把娘家人送回去,表哥让人灌得大醉,加上我又是开车来的,
大姑让我跑一趟,这正中我的下怀,在妈妈百般警告之后,我终于带着表嫂和她的两个弟弟上了路。一路上,表嫂
不时的叮嘱她的两个弟弟,要他们好好孝顺父母,两个孩子听话的应着声,和姐姐说着关心的话。到表嫂的家很远,
穿过一座山,又经过一个小城,在群山环抱中,终于到了她们的村子。我们走进院子里,同村的乡亲们聚拢过来,
有许多人错把我当做新郎,指指点点的,而表嫂似乎也不愿多做解释,带着我径直走进屋里。她的父母迎上来:「
秀娟,这是谁呀?」表嫂拉着我的手:「这是他表弟,小伦,这是我爹妈,」听她叫我小伦,我心里美滋滋的。「
您好!」「不用客气,快坐下来吧。」表嫂拉我坐在沙发上,我在抽手的时候,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心,表嫂好象
没有觉察一样的说着话,不愧是经过风尘的人。她的父母关爱的问着今天的情况,在她们一问一答的对话中,我渐
渐的有了主意。从表嫂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表嫂换了一件大红的旗袍,紧裹着她那姣好的身材,
开衩处裸露出来的雪白大腿,看得我上起火来。驶出村子,我们的话题就开始了。「表哥真有福气。」「什么福气?
你表哥哪如你生活好啊?」表嫂对着镜子补着妆,车里溢满了浓浓的香气。「他娶了个漂亮媳妇儿,这还不够?」
「格格……表弟真会说话。」「是真的嘛,表嫂你好正啊!」表嫂停下来,小嘴嘟着:「你这是什么话?我可是你
表嫂。」让她吓住,可就没戏唱了。「表嫂怎么啦,长的靓不许别人夸吗?」「格格……油嘴滑舌的。」气氛轻松
起来。「表嫂,你真在桑拿浴做过?」「那是以前的事了,可别告诉你表哥啊!」「我听表嫂的,可是……」表嫂
翘起左腿,开衩处能见到白嫩的大腿根,我不时的瞄着。火徐徐的烧了起来,脸上开始出汗了。「都出汗了,来我
帮你擦擦。」我停下车,表嫂伸着粉臂擦着我的额头:「慢慢开,可别感冒了。」「谢谢表嫂!」「谢什么,我还
得谢你呢,跑这么远的路。」表嫂不紧不慢的擦着,诱人的红唇传来阵阵热气。「行了,我自己来吧!」我去拿手
帕,顺便握住了她的小手,表嫂红着脸,任由我轻轻的捏弄。「嗯,嗯,可得擦干了。」大概过了有一分钟,表嫂
回过神来,羞涩的抽回手:「咱们还是走吧,太晚了不好。」


我们都静下来,谁也不知该说什么,一会儿工夫,到了小城,我在一家金店门前停下车,「表嫂,你等我一会
儿。」表嫂似乎明白过来:「表弟,不要……」我径直奔向里面,「小伦,别……」表嫂追了进来,我拉着她的手,
指着柜台里面:「喜欢哪一件?」「我不要。」小姐走了过来:「请问您要选什么?」表嫂红着脸被我拽着:「说
啊,喜欢哪件?」「小伦…我……」「您看这是我们新到的款式,卖得很快的。」小姐拿出一条手链来,我把它放
在表嫂的手中,表嫂欲拒还迎,仔细的看着样式。我捏了捏她的手,表嫂点了点我的手心:「就这件吧,结帐。」
「小伦…你真……」表嫂娇柔的默认了。回到车上,表嫂嗔道:「你这是干什么?花这么多钱。」「表嫂,就算是
我给你们的结婚礼物吧,坐好,咱们要出发了。」表嫂把手链带上,十指纤纤的伸过来,「你看好看吗?」「链子
一般,手好看。」「小滑头!」表嫂抽回手,抿着嘴,手不经意的撩了一下旗袍,她的一整条大腿露了出来,肉色
丝袜的根处,吊着红色的吊袜带。「表嫂,你好性感!」「说什么呀?胆子还不小。」表嫂摇晃着小腿,「玩过几
次了?」她直接步入正题。「我……我还是童男子儿呢!」「我不信,好好开车。」表嫂把手移到我的肉棒上,一
轻一重的揉着。「哦,表嫂!」「叫我秀娟。」「秀娟!我好痒!」「你的家伙可不小,干过多少人了?」表嫂的
手很会逗弄,大鸡巴已到膨胀的边缘。「我……我真没……啊,受不了了……」「你真是童子鸡?怎么这么不经弄?」
表嫂放开了手,大腿支在前面的皮箱上,卷起旗袍的前摆,整个下身尽现在眼前。天已渐渐的黑了下来,乡间的小
路上不见半个人影。「小伦,在这儿停下吧。」我打开车厢里的灯,把后座放平。「来吧,让表嫂看看你的家伙。」
表嫂坐下来,用手解我的裤子。「这……我不敢……」嘴里说着,我把裤子褪了下来,表嫂捉住鸡巴:「格格……
你的鸡巴都这样了,还说不敢!」她用手捋着包皮,我解开她的扣子,她的乳罩是红色的,中间是扣环,用手轻轻
一分,两个饱满的奶子跳了出来。「啊……表嫂……秀娟,好美呀……」表嫂牵引着我的手放在奶子上:「慢慢的
揉,一会儿才舒服呢,格格……」她淫浪的笑起来。真以为我是小孩吗?我用手指捏揉着奶头,渐渐硬绷绷的了。
「小……伦,你好会摸,噢……好,好……」表嫂眼睛迷离的发着淫声,小手紧紧的套着。「你的手也……好,啊
……啊……给我吧……」「这车里太小,你从后面来吧!」表嫂趴在座位上,屁股朝上翘着,我脱掉了她的内裤,
小屄里湿淋淋的,「表嫂,是插这儿吧?」我握着枪杆,对着她的屁眼,表嫂打了个冷颤:「不对……让我来吧!」
回手握着鸡巴,移到小屄上:「往里面顶,要慢慢来啊……对了……往里插……」我扶着她的腰,大鸡巴一下插了
进去。「噢噢……你的鸡巴太粗了……噢……慢点肏……」表嫂摇着屁股,回过头对我说。「是你的太紧……啊…
…夹得我好难受……啊……不动就痛……」我一下一下的肏起来:「秀……娟……好表嫂……舒服……啊……」「
我也是,小伦……好表弟!……你可以用力了……噢……使劲儿肏……噢噢……」表嫂的屁股往后迎着我,大鸡巴
次次直达花心,小屄里的淫水顺着鸡巴往外泄。「表嫂夹我……啊……再夹紧点……啊……」「我的好弟弟……你
好硬啊……又粗,我……不敢再夹啦,你肏吧……噢噢噢……」我趴在表嫂的身上,两手揉着奶子,表嫂顶着屁股,
享受在性交之中。「啊……我的亲哥……啊……大鸡巴要了命了……啊,太舒坦啦!……」「表……嫂……好表嫂,
噢……快活……」……肏了有一个小时,我们身上淌满了汗,表嫂泄了两次我才射出来。看看表,将近八点钟了,
表嫂从身下爬起来,穿好衣服,又补了补妆,加速往回驶去。


家里的人都在等着我们,下车的时候,妈妈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表嫂说在她家里呆的时间过长了,表哥欢天喜
地的把表嫂迎进屋去。饭后,村里的年轻人都到大姑家来闹洞房,看着眉开眼笑的表哥,我默默的为他祝福,然后
到房里睡觉。「小伦,你怎么不闹会儿啊?」大姑善意的问我。「噢,我今天有点累了。」人都肏过了,闹洞房还
有什么乐趣?再加上浑身被表嫂弄得酸软,躺在床上,腿还颤微微的。猛然间我忽然想起妈妈,妈妈在哪?如果让
妈妈看出来可麻烦了。这时看到妈妈在隔壁大屋和大姑还有几位老人闲谈,心想妈妈呀,您多谈会,不怕晚,让我
缓缓。等会养足精神,再让儿子与妈大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