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美妙人妻云海
美妙人妻云海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二年前,那时我刚进这家中型公司,负责开发的业务。而她则是另一部门,可以
说是无任何交集,除了仅在同一层办公大楼的地缘关系而已。

她个子娇小,160 公分的身高,但比例适中,白净的瓜子脸及樱桃小嘴,有中国古典美的味道,双
腿白晢且匀称,柳腰及双峰坚挺浑圆。任何男人见到她都会忍不住注目片刻。

她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据说还没结婚时追求的人前后继,不过谁也没成功,最后她选择了一个公
务员过安定的生活。我后来才见到最佳男主角,很帅,而且体格很好,最重要是脾气很好(比较熟之后
她告诉我的)。

我认识她先生之后,觉得那些失败者死的一点都不冤枉,就算我可能也是尸骨无存。

这家公司给我很大的挥洒空间,公司一级主管都对我相当信任,当然能力的表现固然重要,另一方
面也是我的人缘好,不管间接或直接人员都很卖我的帐,做起事来很顺手,日子过的忙碌且充实。

这个行业跳槽风气很盛,我很庆幸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公司,也很小心的经营我的未来。

当时刚历经感情上的挫败,在心灰意冷的情形下全心投入工作中。办公室里面虽然阴盛阳衰,但大
部分都已结婚,年龄与我相若且未婚的只有个位数。当然容貌姣好的也有,不过都很娇,偏偏我傲气很
重,不喜欢伺候大小姐,因此也没甚么交集,倒是一些二十岁出头、刚出社会的对我很好,有活动我一
定有份,我也把她们当作是妹妹看待。

这里中南部上来的年轻人很多,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大部分都在现场,我的工作性质需大量使用
电脑,因此没几个月便在办公室混得很熟了。

跟云梅熟络起来是因为有几个专案的关系,其实最早是跟她的老板接触,对外对内沟通协调的默契
很快的让我融入他们的团队,久而久之他们对我就很了解了。我平时乐于助人又不小气,嘴巴也甜,所
以常常会有很多好处,像有时候她老板就会帮我带早餐(她老板家旁边就是美而美),后来索性交月费
处理。有一段时间她老板生完第三个小孩坐月子,带早餐的工作就由她和几个妈妈桑接手。

云梅的年纪与我相彷,淡江毕业后就到这里了,我则是当完兵后在这个业界流浪一阵子之后才被挖
来的,性别因素加上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使得我跟她的职场成就有差距,我跟她老板已平起平坐,而她还
是资深管理师。工作上的关系让我们有很多接触的机会,加上知识文化背景接近,我们变成无话不谈的
朋友。她已有一段社会经历,在应对进退上的分寸拿捏得宜,跟她聊天就像和风吹佛般的愉快。

可能是台北的都会女子吧,她的穿着有一定风格,即使不是名牌也能显现她的品味。她的美丽聪慧
让我迷惑,几乎忘了她已婚的身份,有几次她请假没来,怅然若失的情绪便弥漫一整天。

跟女友分手之后还是会有生理的需求,我也不是甚么善男,只不过绝不会用钱去解决。这城市灯红
酒绿的地方多,当然旷男怨女也多,很需要的时候我会去Pub 转转。现在的年轻女性很开放,而且是越
夜越挑情,来此的也大多不是信女,以我的Style 并不常落空。上班族、女学生、有夫之妇甚至风尘女
郎一概来者不拒,开房间、车上、郊外露天都作过,只紧守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原则。

认识云梅久了,想占有她的慾火越高,在谈公事时脑中常是幻想与她交欢的画面,纵情时也常把她
代入那些荡妇中。

今年的六月二十三是她二十九岁的生日,刚好是礼物五,她穿着白色衬衫、紫色短裙,脚下一双黑
色绒布尖头高跟鞋,并没穿丝袜,这显得非常性感迷人。她部门一些未结婚的起哄要帮她庆生,她在拗
不过的情形下只好打电话向他老公求救,她老公也很开明,把带小孩的责任扛起来,让她可以玩的尽兴。

那天其实我也很忙,要加班赶一个瑞典的案子,所以当小朋友来找我时,我只能很抱歉的回绝。后
来他们派她来捉人,怎么办呢?我想只好晚一点再回公司了。

吃完饭后大伙跑去唱歌,我第一次听到她的歌声,我想还是听她说话比较好一点,她大概也有自知
之明,所以麦克风就在我们之间流传,玫瑰红加汽水让大家都暂时抛去形象,看的出来她酒量很好。

后来不知有谁拿来一瓶XO,有人就不敢喝了,剩下几个男孩、我和她来解决。她是寿星,我是现场
唯一的主管,不断的敬酒让我快受不了。我记起还有工作,大约快九点时有一个女孩已经吐了,我想趁
势送女孩回家并落跑,没想到她也追出来。

「我也不行了,你也送我回家吧!」她已经有点不稳了。

「这些家伙真是疯了,好不容易才脱身。」她一坐上前座,已经瘫在倚背上了,后座的怡青则已躺
平了。

「你要回公司开车吗?」

「我好晕,你直接送我回家好了。」

看来得赶快送她回家。

路上有一段正在修路,我有点后悔走这里,看起来她们两个都很不舒服。

怡青租屋的地方到了,我把云梅留在车上,扶着怡青进门,她的室友赶快出来帮忙。安置好了后我
看到云梅已经睡着了,她没坐好,裙子也没拉好,我看到她洁白的大腿心里为之一震,衬衫的扣缝中隐
约可看到她白色的胸罩。我已经硬起来了,一边开车,但目光不断的侵犯她的身躯。

「停车!快停车!」过了一阵子她突然醒过来,我知道她要吐了。

我急忙靠边停,她打开车门,接着一阵呕吐,看得出来她很难过。我拿卫生纸下车到另一边擦拭她
的嘴及衣领,把她扶好。

「我把椅背弄平,你躺一会。」她点点头,还有二十几分钟才到她家。

椅背突然往下,她的双腿自然往上前伸,我从没仔细的看过她的大腿内侧,这使我异常兴奋。开着
开着,前方一家汽车旅馆的招牌很醒目。

我的理智正跟我的淫慾在拔河,汽车旅馆已经过去了。终于,酒精战胜了一切,道德理法稍现即逝,
我回转直接开进去,缴钱后倒车进去车库。

我开门扶她下来:「云梅,先休息一下。」

「这是哪里?」

我没有回答,右手揽着她的腰,左手扶着她的左肩。

一进门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突击她的双峰,用力搓揉。

「你干甚么!喔……不要!」她不断挣扎,我相信她已经清醒了。

「一男一女在汽车旅馆还能干嘛?」我淫笑着在她耳边说。

我把她丢到床上,她趴着挣扎想离开,我抓住她双脚脚踝往后一拉并分开,转瞬间她的双腿已紧靠
在我大腿外侧,那肌肤的感觉冰冷且细嫩。她的双手正勉力支撑,我左手环抱她的腰,右手伸入紫色短
裙内将内裤扯下来,她本能的用左手来阻挠右腿并往前缩,我放松她的腰让她顺势往前,接着双手抓着
内裤两侧用力一拉至膝盖处,她左腿一抽急欲脱离,却使得最后一道防线溃堤,黑色蕾丝材质与她洁白
的右小腿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并不急着控制她,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脱逃,反而有一种快感。她的酒力不允许她作出太大的动作,
我要好好的蹂躏她,调教她,让她初尝被强暴的快感。

她慢慢的爬到一张小圆桌旁边,这时我脱去上衣,像猎豹一样冲上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把她娇小
的身躯像玩具一样翻过来放在圆桌上,双手把两腿一分,身体凑了上去成居高临下态势。她的双手拼命
在我胸前推挡,并不断喘息,这引得我非常兴奋,我并没遭受多大的抵抗便解开白色衬衫的钮扣,她的
乳房在胸罩的衬托下显的很浑圆,隔着胸罩我慢慢享受这触感。

她原本束的马尾经此混乱已全散开。终于我感觉她的嫩穴已经湿透了,我解开长裤及内裤,将龟头
顶进花蕊前端,这时她不再挣扎了,她掉下眼泪哀求我不要,我看着她的眼神,将阳具缓缓抽出一点,
停了两秒钟闭上眼睛,接着双手一紧腰部用力一挺,将她的嫩穴顶到最深处。她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刺激,
全身为之一颤。

「啊……啊……不要呀……啊……」我连续猛烈的攻击让她不断地呻吟。她的双腿夹着我的腰不停
晃荡,左足赤裸,右足的高根鞋还在,洁白的右小腿上还挂着内裤。

「云梅,都到了这地步,还有甚么保留呢?」一阵子之后我顶到最深处后停下来,凝视着她。

在静默几秒之后,她闭上了眼睛,将她自己前扣的胸罩解开,雪白浑圆的乳房顿时蹦出来。乳晕并
不大,但成暗色,看来她老公也没浪费。另一方面,双腿夹得更紧了。

「好!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不禁赞叹她的能收能放,不愧是成熟的都会女子,用力继续抽送。

接着我把她像玩具一样翻过来,让她双脚着地趴在桌上,将她的白衬衫及胸罩脱下,现在她全身就
剩下一件紫色短裙了。我从背后抬起她的左腿,拉高跨过我已顶在桌面的左腿,硬梆梆的武器再次进出
她的领土。她重心有些不稳,但很自然的用腰部调整,就这个小动作我已知道今晚是旗逢敌手。

在?面潮湿且温暖,毕竟不是青春少女,但收缩的功力弥补了一切,我也很久没这么狂野了。在抽
送了一阵子后,我把她抱到床上,正常位、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等等,她显得纯熟老练,而我也很惊讶
今天的发挥。

她在上面扭腰,还不时甩发,双乳不规则的上下震荡,香汗像下雨似的滴在我胸膛上,那浪劲让我
怎么也无法跟平常温柔婉约的形象联在一起,我大概是全公司第一个发现的。我被她弄得想爬起身来,
她却用双手抵住我胸膛,我受了这刺激,双手由撑着双峰下移到细腰,又是一阵猛烈的上挺。

「喔……喔喔……喔……」她索性将双手往上勾在背后,将脸上仰闭上眼睛享受。终于我受不了了,
我把她翻倒,抬起她的右脚跨在我肩上,作最后一次也是最猛烈、最深入的进攻。

「啊……啊……不要射在?面……啊啊啊……」她也警觉到了。

「喔……把嘴张开……喔喔……」

「啊……不要……啊……不要呀……」

「快……我快射了……快……」我逐渐加快,快无法控制了。

她无可奈何张开小嘴,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拔出来,右手抓着插入她的小嘴,紧接着一股灼热乳
白的液体激射而出,灌满整张嘴。

「嗯……嗯嗯……嗯……」她含着我的宝贝已无法说话,嘴角流出白色浓稠液体,接着我又泄了四、
五次在?面才抽出来。她想吐出来,我却硬把她嘴角上的精华再送回给她进补,直到确定她全部吞下后,
我才瘫在她身上喘息。

她下面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我也很惊讶,我的女友反应都没这么大。还穿在她身上的紫色短裙也
沾了不少分泌物,它见证了这从头到尾的激情。

过了一会她推开我起身,我想差不多酒也醒了。我去拉她,却被她甩开。

「我老公都不敢叫我吞。」她恶狠狠的瞪我。

「我是你姘头呀!」我笑笑的说,但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不应该这么无赖的。

「哼!」她不再理我,站起来脱下裙子,转身走进浴室。

我将散落在四周的衣物收好,接着我也进浴室冲洗。

她正在抹肥皂,对我的进入也不以为意,反正到此地步也没甚么好矜持的。她背对着我,头发已卷
盘起,露出洁白的后颈,这时我才看清楚她全身娇艳、玲珑有致的身躯实在是太美了。

小解后我慢慢走向她,有一股冲动想全部占有她。突然间从后面抱住她,将乳房一手一只握着,用
力的搓揉。

「喔!不要!」她全身一颤,接着双手来解救。

我反抓住她的手将她转过身来,低头将嘴唇凑上她的小嘴,舌头强行突破狂吻,她一开始有点本能
的抗拒,但不久即投入,很快的双手勾住我的脖子,舌头交缠黏合在一起。我把她顶到墙壁,两人的双
手不断在对方身上游移,嘴巴则从未分开,我知道这一刻起,她不只是身体的背叛,还包括情慾的出轨。

在浴室里,我们替对方抹肥皂冲水,用舌头吻遍彼此全身各处,接着她施展舌功及含功把我的小弟
弟搞得一次又一次的升旗,终于在镜子前又来了一次。她实在是第一流的高手。

激情过后我俩各自整理仪容,看着她在梳妆台前化妆也不禁佩服她的冷静,我反而有点后悔侵犯她。
终于我拿起车钥匙看了她一眼,四目相接让她脸一红,随即起身出门上车,一路上我们不再交谈……在
那晚激情之后,我与云梅之间彷佛筑起了一道冰墙,她常刻意回避我,不经意的眼光交会常带来尴尬的
静默。其实我对她一直有份愧疚感,很后悔因一时的冲动破坏这美好的感觉。我虽然不是甚么正人君子,
但绝非无赖,不会去搔扰她,更不会破坏她的家庭。渐渐的让底下的工程师接手与她部门的联系,只是
那些小朋友与我的交情依旧。

一个多月后的星期日,我到文管中心找寻资料。这房间有隔间,外面是一般性文件如ISO 文件、技
术书籍、期刊等等,里面是较重要的业务档案、研发成果等等。一般主管拥有外门的钥匙,总经理特助、
品保中心协理和我(开发部)则可自由进出隔间。

刚进门,一身鹅黄色的背影让我吓一跳。

「你……你来了?」我紧张得快说不出话来。

「嗯……」她身子一震,并没转头。我想她也吓到了。

「找甚么资料?」我已经不知道说甚么了。

「仪校。」

喔!我想起ISO 再过一星期就要年度稽核了。

「还有一个礼拜可以补资料呀!」

「我请假四天,去关岛玩。」难怪她会来加班。

不用想也知道是跟谁去,看着她一身无袖连身套装,长发飘逸,一双裸足时而垫高,时而贴平,显
得性感十足。突然间妒火中烧,压抑了一个多月的慾火又爆发出来。把心一横,我冲上去抱住她,把她
压到墙角,用力搓揉起乳房来了。

「放开我……不要呀……求你……」

我没理她,右大腿顶在她的双腿内侧。

「喔……不要……我先生就在外面。」她不断喘息挣扎,不过没奈何我。

「瞧你这浪劲,要不要叫他来看呀?」提到她老公,我是又妒忌又兴奋。

「你……你……你……」她一面挣扎,脸已经气得胀红了。

「我甚么,我是西门庆,你是潘金莲呀!」我双手享受,嘴巴上不断用淫词秽语挑逗她、激起她淫
荡的一面。

果然,她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我知道她已经弃械投降了,用嘴巴解开套装的拉链,拿出隔间的
钥匙打开并把她抱进去。把她放在小妹的桌上后,离开去将房门反锁,她一动也不动,我不禁有点好笑,
刚刚还装得像贞节烈女一般。

很快的脱去她的一切衣物,这里不比旅馆,况且她老公就在外面,得速战速决才行。

没有太多的爱抚,她躺在桌上,我把她的双腿一分,鸡巴一顶便抽送起来,她忍不住的叫起来。大
约过了几分钟之后,文管中心门被推开的声音让我俩都吓了一跳。

「云梅!云梅!」是她老公。大概是休闲室的报纸看完了,上来找老婆了。

「嘻嘻!他想不到他老婆在讨客兄!」我的上半身压在她胸部,淫笑着消遣她。她瞪了我一眼,我
故意加强顶她的嫩穴,看的出来她极力忍住,眼神又是生气又是哀求。

「嗯……嗯……不要……嗯……求你……」她已经紧张的告饶了。

「叫我好老公、好哥哥呀!」不占一点便宜我是不会罢休的。

「喔……喔喔……你……你怎……嗯……好……好老公……好哥哥,饶了我吧……」形势比人强,
她不屈服也不行。

「嗯!好乖……表哥疼你。」用力顶到底之后,居高临下我有一种征服的快感。

她的脸颊泛红,不断喘息,胸前不断起伏。我手中的触感湿润细嫩,已分不清是谁的汗水了。她紧
闭双目转过头不敢看我,看得出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

好不容易又听到关门的声音,我抽出阳具,把她抱起来让她的背靠墙,整个坐在桌上,双腿张开,
双脚可以撑在桌面上。她的身躯娇小,就像玩具一样任我摆布。这时她的花蕾已是一览无遗,阴唇外翻,
鲜红的肉色搭配半浊的分泌物,真是秀色可餐。

我捡起她的内裤让她咬住,我开始用舌头去探索,湿透的阴毛顶着鼻子,只觉得一股腥味刺鼻。我
慢慢深入,她受了这刺激,「嗯嗯嗯」的乱叫,更用力的夹紧双腿,我只好用手去分开。

突然之间,她全身绷紧后放松,穴口涌泉,我知道她又高潮了。

一会儿之后我又把她翻过来,让她趴在桌子上。就在这时候她的行动电话响了,我捡起她的洋装,
将口袋?的手机拿给她。

「喂!」

是她老公打来的,同时我拨开她双腿,从后面插进去。

「我人在现场,还要再一会儿。」

是做爱现场。快了快了,我快干完你老婆了!

「呀!」我抓住她浑圆的臀部,一顶到底,她忍不住一声惊呼。

「喔!没有,我同事在闹我啦!」她狠狠转身瞪我一眼。

我笑了笑,那个「闹」应改成「干」才对。接着九浅一深、很有规律和她搭配着。

「好啦!你不会去健身房运动呀!」

看得出来她有点生气了,对嘛!紧要关头还没完没了。

「我没那么快,11点再来啦!」

还有半小时,我可没那么厉害。

「Bye !」

一挂断之后,我马上加速。

「你这浪蹄子,我玩过那么多别人的老婆,要算你最淫荡了!」这倒不是虚话。

「下流!」

「我下流,你无耻,刚好是天生的一对奸夫淫妇!」

她「哼!」的一声,并不答话,我想往后的日子很好玩了。突然之间,想到那只绿油油的大乌龟竟
然每天都可享受她,一阵妒意上升,更用力的使出最后一击。

「喔……喔……喔……别射在?面!」她也很害怕:「真……真的不要,今天是危险期。」有了上
次的经验,她张开小嘴并打算爬起来。

我不理她,卑劣的性格显露出来,双手更加握紧了她的纤腰,用力顶到最深处,接着一股热流激射
而出,她「呀……」的一声,接着全身一抖。

我又射了四、五次才乾净,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我又把她翻过来,双脚拉高跨在我肩上,确保
我的精液都储在她体内,再也无法流出才放开她。

「你真卑鄙!」

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我也有点后悔,「我保证下次一定做好安全措施。」我笑笑的说。

「你……你想怎样?」

「云梅,你的身体反应总不会不清楚吧?人生苦短,纵情也是应该的。」

「哼……」她转身去捡洋装,我知道她已默许了。她很快的穿好衣服、对着镜子理理头发便出去了,
看着她熟练的动作,我还以为叫了一个高级应召女郎。

中午还跟他们去吃饭,玩他老婆、还吃他的饭来补充体力,想想真是不好意思。

后来云梅就变我固定的炮友了,上班时外出打野炮是很平常的事,车上、荒郊野外都试过,更刺激
的是趁她老公上班后去她家交欢。她老公出国时,我还带她去换妻俱乐部玩,她的记录是一个晚上同时
跟十一个男人做爱!我想等到玩腻了,再找新鲜的猎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