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处女学妹
处女学妹
昨晚不知道怎麽回事,蚊子特多,中间起来好几次,一直折腾到早上,起来解小便的时候突然觉得
那很痒,非常不舒服,走几步路就被痒到勃起,这样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去学校。

一大早在早餐店,碰巧遇到一个在别系认识的学妹,她长得很正,骨感美人型的,穿得一身深蓝色
系列的衣服,加上又是穿短裙,衬托着她小巧细致的脸蛋及骨架,以及她那细致无比的大腿跟小腿,我
才跟她打一声招呼下面就给我举白旗,顿时间,我发现这个吃到一半的蛋饼便要吃不下去了。

在我强忍着「痒」意的同时,那个学妹到我座位旁边跟我聊天,她不怎麽爱笑,但是她的一言一行
总是不断地吸引我,挑逗我…

「怎麽这麽早啊!来学校看书嘛?!」

「嗯!」

她话就是不多,点到为止,而我那也一直点头,这个早餐,我负责买单。

之後,跟她走在一块,其实是既辛苦又兴奋,辛苦的是我那一直很「痒」,兴奋的是她跟我走在一
块那真的是很「痒」。我们就在要分手的同时,我问她要不要去我那里,没想到她既然答应了,真是让
我意外极了,此时我那里真的是「痒」到最高点。

到了我那里,她第一次踏进我偌大的房间,

「随便坐,地方很小。」

她没回话,直接坐在我床上,这时候我明显地看见她短裙露出的大腿是多麽的细白,我那里又在举
白旗。

我们俩个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里,气氛一下子就变的蛮尴尬的。她就坐在我床上,而我本来想坐
在她旁边的,可是又不好意思,只好面对她坐在地板上,结果这一坐让我看到她今天穿的纯白色,从深
色的裙摆下透出得特别明显,我那里已经痒到不行了,一直让我坐立难安。

我不知道怎麽了,有一股冲动想要上眼前这位学妹,一时之间眼红到不行,她坐在那什麽也不做,
我们也没话聊,终於我打破沉默。

「要不要听音乐。」

「好!」

我就放音乐给她听。

「要不要看电视。」

「好!」

我就开电视给她看。

「要不要跟我打一炮。」

「啥!?」

她收拾东西离开我的床,

「我要走了。」

她头也不回地准备要离开,我拦也拦不住。我只能目送她的背影,佳人离开,寂寞难耐,祸从口出,
让我好生後悔…

我忽然上前对她道:

「学妹!学长真的不是克制不住,因为昨晚被蚊子叮,所以才会这麽冲动地说了实话,原谅学长吧!」

我满心期待等她的原谅。

结果,她停下脚步猛然回头轻蔑地对我道:

「学长!看看你的长相,回去照照镜子。」

话一完就要走人。

我哪里气得过,趁她要将门打开离开时再度强拉她回来,将门狠狠地带上,并且将她推向床边,她
惊吓不已,对我恐惧道:

「你干嘛!!??快放手…」

我不知道何时变得这麽勇敢,我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大概是她刚才的话激怒了我老早就想占有
她的慾望,看着学妹清纯而又生气的模样,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小弟弟又开始奇痒难耐,二话不说,将
她推倒,她整个人就迅速被我平躺在床上,我走她还来不急闪躲之际整个身体压了上去,将她整个人置
在我的胸膛下,并且将她深蓝色的短裙褪了上去至她的腰际,明明白白的纯白色又带有蕾丝边的内裤便
进入我眼中,我好痛苦,老二那边又痒了起来。

我毫不犹豫,拉开拉链,肉棒早已硬挺,她的骨架单薄,腿细致而又匀称,看得我早就血脤贲张。
我知道她随时都会挣扎脱身,在她柔弱的双腿还再我的控制范围内,迅速拨开她的内裤,掰开她的阴道,
龟头一对上她的阴道口便身体前倾,速迅插入她的阴道内。

她在浑然没有警觉下感到疼痛,柳腰迅速弓起,痛得大喊:

「啊………痛……,学长……快点离开我……」

这时我才发觉她的阴道前方似乎有阻碍,我才发觉她可能还是处子之身,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有
些不舍,毕竟她一直是我喜欢的学妹,没经过她的允许夺去她的处女膜似乎有失学长风范。但是事已至
此,一想到「处女膜」三个字这更让我加兴奋,而且所谓「先插先赢」,放掉这手中的大美人似乎太过
白目,一时之间去他的道德法规,眼下我只想上她。

於是我将她的双腿抬起并分开,手至入她的大腿内侧并向我的内棒方向压入,以防她的身体後退逃
离。

学妹此刻知道我的意图,手一直向我推开并紧张地道:

「学长……,求你放过我!今天的事我可以当做不知道。」

此刻我明显感受到她的双腿颤抖得很厉害,她很紧张,我感受得到,插她已经有点不忍,看着自己
的肉棒插入她的阴道,在没有前戏,而且一切都是这麽的突然,她的阴道内乾燥无比,就这样硬是被我
插入肉棒,阴道孔外明显红肿,让我看得有些心疼。可是龟头前端传来的是学妹的体温,在她温热的体
温下,我的肉棒只有更加硬挺,又看着学妹凹凸有致的身裁,一对大奶苞隔着她的浅色上衣而清晰可见
她的胸衣,更加难以自拔,加上的诱人的红唇趋使下,太多的诱惑让我不想抽出只想硬干下去。

我没多说什麽,用双肘及腋下夹住她的双腿,手将原本褪去的深蓝色裙摆下摆,她的裙摆已在我的
腹间,并遮住我的肉棒插入她稚嫩及新鲜的阴道的视线,让我减少一些抽插学妹的罪恶感。我的手用力
抵住她下体的三角地带,身体用力向前挺入,此时学妹的双腿被我身体用力向前的力道而带向前,她一
阵惊呼及痛楚地尖叫道:

「啊……………啊…啊…啊…」

接着对我哭诉道:

「学长…你怎麽可以这样…」

我此刻的肉棒已全部进入学妹的身体里,此刻感受到她阴道里有湿润的液体喷出,我掀开了她深蓝
色短裙,并将我的肉棒稍外向抽出一些,发现她的阴道口外沾满了红色的鲜血,我明白那是她的处女之
血所让我感受到的湿润,为了让她仅有的湿润不要太快流失,我将她的双腿再次抓住向她的头的方向推
去,我的肉棒仍是紧紧的插在她的阴道内,我的身体跟着向前,整个人也跟着对向她,此刻她的阴道在
我肉棒的正下方,我迅速地扭动我的腰,用力地插她,每插她一下她就嗯一下痛一下,我看到她痛苦地
叫声发觉她实在撩人的可爱,越觉得插破她的处女膜非常值得,我兴奋地亲吻她的唇,让她的声音不至
於太大声,以免吵到其他的邻居和室友。

就这样维持这样的动作插了三分钟,狂抽猛插几十下後,忽然学妹没经过我的允许便放下,并向内
缩夹紧我的腰间,她的动作反应很激烈,原本我的唇紧贴在她的唇上,她头一偏便离开,嘴里一直喊道


「疼……疼……不可以了,学长……呜……别再插了……」

她的手不住要推开我,脚也不断地拍打我的腰,此刻我发觉肉棒有磨乾的感觉,她的阴道内处女之
血经过抽插後已滨临乾枯的阶段,虽然我的龟头前端也分泌出液体,但这对於初出房事的学妹来说是非
常不舒服的,让她痛到对我的抱怨。不得以,我停止了抽插学妹的动作,肉棒直挺挺地用力插入我学妹
的阴道内直至根部不动,接着,我极力安抚她道:

「学妹,会痛啊!我看了好难过喔!!」

学妹忽然恶狠狠地盯向我道:

「你少来,臭学长!烂学长!鸡巴学长!没事乱插我,我一定会告你告到吃牢饭。」

原本我还想好好地爱抚她,让她的阴道增加湿润度再抽插她,此刻见她嘴里不但不饶讨,还说要报
警,心里老大超不爽,手抓住她的双脚,用力向内并拢并向前推至到她头边,她又啊了一声喊疼,接着
我的身体再度向前并向下用力加深插她的深度後,开始扭动腰力,迅速抽插,她又开始求饶:

「啊……啊…啊啊啊…不要…学长…痛痛痛…啊…」

我再也不疼惜她的阴道,不管有没有湿润,乾插就乾插,反正先插了再说,用力用力再用力,抽插
抽插再抽插,接着两手便放在她的肩上,身体快速向前,再度前後前後的用力顶。

「喔喔喔…学长…不要……喔…放了我吧!…只要你不干我,我就不告你了…喔喔…」

我才没理会她,看她上衣还完整,就觉得不爽,双手在她上衣一扯,一对大乳房弹了出来,我没多
想什麽,口已经对准她的乳头迅速咬了下了吸吮,吸完了左边再换吸右边,腰上的力量始终未加平息,
不断用力猛抽,我脑袋里只想插穿我的她,越插越深入,越顶越快速。冲冲冲!!!

当我发觉我的龟头已经抵挡不住刺激时,我扶住她的腰,再度掀回她的深蓝色短裙,在这裙子下,
我正抽插她的阴道,兴奋到最高点,双臂压着她的裙子在她的腿上,并向内抱住她的双腿,用身体将她
的双腿带向前,她又痛得开始高呼道:

「啊……不要啊……」

我发觉前倾已至极限,开始加足了马力,又力加速度向前抽插,并对着学妹耳朵道:

「我要射了,学妹,我要让你做妈妈。」

学妹哭泣地道:

「不要!学长,求你别射在里面,我不想生孩子啊!」

「那你还想不想告我啊!」

「啊…不告了不告了…啊…,啊…只要你不…啊…射在我体内啊……,我就不告你了…啊……啊啊
…」

我满意的点点头,心里做了另一个盘算。

终於,我顶到她的阴道最深处的同时我的精液已经从我的龟头前端迅速喷出,此时我的肉棒并未依
学妹的要求离开她的阴道,我满足停顿了五秒钟,龟头前端的精液已大部分朝她的子宫内射出,她花容
失色地喊叫道:

「啊………」

接着五秒钟一过我又在她的阴道内快速猛插,此时不少精液已在这抽插间不断流出并留在她的阴道
内,我大概又抽插了二十下後忽然对学妹高喊,满意并且装腔作势地大叫道:

「喔喔喔!!!出来了出来了,学妹!!!」

然後,我的肉棒从她的阴道内迅速拔出,她又是一阵惊呼道:

「啊……」

随即就是不断地嘘息着,

「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

我站起来走到她的胸部前方,我用手在我的肉棒上搓揉了几下後精液又流了出来,流到她的胸部上
面。

当我射到乾净後,我拿了卫生纸擦了我的肉棒,肉棒迅速萎缩,我拉回拉链,看了看学妹,学妹她
似乎被我累到。我蹲了下去,到了学妹还未紧闭的双腿间,看她的阴道口正不住紧缩又张开,而周围是
那早已乾涸的红色处女落红,我看见有白色液体似乎正要流出来,深怕学妹发觉到我将精液射入她的阴
道内,赶紧迅速将她的阴道再度抬起,学妹这时又惊恐起来问道:

「学长!你又想干嘛!」

「没什麽,学妹!刚才对你的阴道太粗暴了,我想爱抚你。」

还没等她回答,我的舌头已经伸入她的阴道内,在她的阴道四周狂舔,并防止我的精液外泄。

学妹此刻并未抗拒,她感到一阵舒麻感,此刻她任由我对她予取予求,我也很温柔地回应。

之後,我用卫生纸将她阴道周围擦乾净,并将她的内裤拨回去,裙子及上衣都归定位後,我又抱不
自觉地抱住她,她此刻也没拒绝,头一偏便在我的怀中。

这个时候,我才发觉,我的肉棒不再痒了。

我看着学妹有些疲累不堪的双眼,心里涌出一阵阵感激,激动地抱住她,并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的
说:

「学妹!你将我的肉棒治好了。」

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