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裸体岛
裸体岛
(一)

半夜十分,王公子正蹲在茅房里拉肚子,突然发现个白影一闪而过,他就着月色仔细一看,是一个年轻美貌的
女子,穿着一身白纱,那白纱非常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出那年轻女人美丽的裸体轮廓,她里边什么也没有穿,她每
走一步甚至能看到乳房的颤动。

她走的很快,微风吹拂着她的白纱衣裙,那透明的白纱全都贴服在了她的身上,一个美丽的裸体女人的剪影呈
现在了王公子的面前,那高耸的乳房,那平坦而微微隆起的小腹,那前后迈动着的浑圆的大腿,她身上的每一个部
位都吸引着王公子的目光。

这年轻女子头上墨发如云,高挽的发髻梳理的井然有序,发髻上别着一个醒目的金簪子。她每走一步,那金簪
子就闪闪发光,特别耀眼。只见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径直朝王公子妹妹的秀楼走去。

月光下,纱裙内,这女人那不大不小的屁股上下抖动着,非常好看。特别吸引人。

王公子心想:深更半夜,在这知府院内,周围壁垒森严,高墙大院,怎么会出现如此奇怪的女子呢?王公子屏
住呼吸,不敢出声,呆呆的望着。他被那个年轻女子性感的穿戴和轻盈的身姿吸引了。

眼看着那个女子上了他妹妹的秀楼,而且一点脚步声都没有,那白色的身影在她妹妹的门口一晃就不见了。消
失得无影无踪。

王大勇突然醒悟过来,呀,是不是进了妹妹的卧室了呀?她能不能是妖怪什么的啊?五更半夜,怎么会有一个
单身的女人出现,她是怎么进来的呢?她的脚步为什么如此轻盈,无声无息?

他不能再想了,急忙的擦了一下屁股,提上裤子,就往妹妹的楼上跑。由于是他习武之人,他的步子也非常的
大,而且非常的轻,也是落地无声,速度飞快。

这个王公子名叫王大勇,他就是这个城池最大官员(王知府)的公子。王大勇年轻英俊,身材健美,是全城武
艺最高的人,而且方圆百里就没有人能比得过他。他不但相貌英俊武艺高强,而且胆子也特别大,生死不怕,胆大
包天,敢作敢为,无畏无惧。人称王大胆。

王大勇快步跑到妹妹秀楼前,嗖嗖几下就跳上了妹妹秀楼的房顶,他又来了个「金钩倒挂」的功夫,两腿勾着
屋檐,轻轻把身子探垂了下来,顺着窗户缝往屋里看。

因为他不敢确定那个白衣女子是不是就进了妹妹的屋子,深更半夜如果他冒然推开妹妹的房门,感觉有所不妥。

他对着窗户缝隙往屋里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看到,他急忙用舌头舔破了妹妹秀楼的窗户纸,对准窗户纸的破
洞口往里再看,就发现那个一身白色的女人正站在妹妹床边用一块白布包裹着什么,然后就拿着那个白布包一闪身
出去了。

大勇感觉奇怪,因为没见那女人开门,也没有看见那女人关门,她是怎么出去的呢?她手里的那个白包里包的
又是什么呢?是不是她偷了妹妹的什么东西。

王大勇用眼睛在妹妹的屋子里环视一周。

当他的眼睛扫到妹妹的秀床的时候,大吃一惊。

月光下,他发现妹妹的被子已经被人掀开,他看见妹妹是赤身裸体的躺在哪里。

他知道妹妹是这个城里的第一美女,他知道妹妹的体型最好。以前很多时候,他都是透过妹妹的罗裙,偷偷的
去看妹妹的身体,那抖动的乳房,那摇摆的腰肢,那微微颤动的屁股,特别诱人,要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他真想上
去摸一下。

可此时,妹妹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他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她美丽细腻的酮体,他感觉是出事了。他想一定是妹
妹耳朵、脖子、或者是手上佩戴的珍贵首饰被那女人全都偷走了。他轻轻的敲打着妹妹的窗棂,低声的喊着:妹妹,
妹妹,快醒醒,看看是不是丢了什么。

他连续喊了几声,妹妹也没有回应,他索性把妹妹窗户上的纸洞撕大,然后随手掰了一块瓦片,抛向妹妹,正
好打在妹妹的身上,妹妹还是没有反应。他感觉有些不妙,就用手弄开妹妹的窗户,然后旋转身子一个翻越跳了进
去,双脚落地无声。

他一步就跨到了妹妹的床边,发现妹妹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安详的躺在那里,像是还熟睡着。那脸庞还是那
样清秀美丽。

他的眼睛首先落到了妹妹的乳房上,以前他总是隔着妹妹的衣服偷偷看妹妹的乳房,现在他是第一次看到妹妹
那没有遮拦的乳房,那乳房,高高的挺起,就像是两座山峰。美丽极了。

慢慢的他的眼睛移动到了妹妹的腹部。妹妹的腹部是很平坦的,由于是仰卧的姿势,此时腹部多少显得有些塌
陷。

虽然说是自己的亲妹妹,可必然是异性,而且妹妹是年方十八的成熟诱人的季节。所以此时,王大勇也还是按
奈不住好奇和冲动,就想趁此时机仔细看看妹妹的阴部。他心里想,无论是哪个正人君子身处这特殊的时刻也都会
再所难免的。

所以他的眼睛在妹妹的腹部就没有停留,也没有仔细看,很快就把目光锁定在了妹妹的阴部。妹妹的阴部很丰
满,圆鼓鼓的,像一个馒头被砍开了一个口子,里边像玫瑰花瓣一样层层叠叠的翻露着一些杂乱的肉片。

大勇曾经和妹妹的丫鬟(莲花)发生过性关系,他曾经仔细观察过莲花的阴部,知道女孩子阴道口处那些翻露
着的玫瑰花瓣一样的肉片其实就像是一个能够自由伸缩能松能紧的口袋,一旦男人的那个东西插进去,那些花瓣就
开放了,伸展了,松弛了。

由于妹妹皮肤白皙,所以她的阴毛不是很浓密,稀疏细软,错落有序,看的王大勇欲望升腾。此时他真想伸手
去摸一摸妹妹的阴毛,摸摸妹妹的阴阜,他真想把手指头插进去,真想用手指头打开妹妹阴道口的那些玫瑰花瓣

他继续观看妹妹的大腿,那两条腿也非常好看,长长的,浑圆的,白晰的,细腻的,光滑的,大勇看着看着就
感觉自己的身子一阵阵发热,火烧火燎的,他真想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趴到妹妹的身上去,他真想扑过去抱住妹妹
那光滑的裸体……

可他转念一想,那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啊,如果他醒过来突然睁开眼睛,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男人是自己的哥哥,
那是多么难堪多么尴尬多么荒唐的事情,自己不就是牲畜了吗,自己的名声不就彻底完蛋了吗?一个男人,活在人
群中,必须要有自己的形象啊。

王大勇用力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努力让自己的大脑和眼睛都清醒一些,他努力克制了自己那不该有的欲望,
然后开始用手推妹妹的身子,轻声的呼喊:妹妹,快醒醒,快醒醒。

看看你屋子里什么东西丢了。方才你的屋子进来人了。

因为王大勇是练武之人,力气非常的大,他用手推着妹妹的肩头,妹妹的那一丝不挂的身体便开始在床上晃动,
那乳房也来回不停的摆动。

这一晃动不要紧,妹妹那本来平坦的腹部突然分裂开了,竟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口子,肠子也露了出来,王大
勇大吃一惊,急忙把手放在了妹妹的鼻子和嘴上,这一试才发现妹妹已经断气了。已经死亡了。

不用说,一定是方才那个女人干的。王大勇此生是怒从心头起,恨向胆边生,他飞身跳下妹妹的秀楼,急忙就
去追赶那个白衣女人。

此时他真想回到自己房里去穿上那身习练武术的兜裆滚裤薄底快靴,再带上自己那把心爱的折铁钢刀。可那根
本已经来不及了。他知道如果等自己武装好了再出来,那白衣女子恐怕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事发突然,刻不容缓,他只好穿着睡衣和那双不太跟脚的布鞋,疯狂的往前追赶,他估计这个女人不一定敢走
知府的大门,因为那里有很多卫兵,他猜测这个女人一定会从后花园的小角门逃跑出去,他就往花园小角门那里飞
奔。

他脚步飞快,瞬间就来到花园的小角门门口。可是怎么也没有发现那个白衣女人的影子。

他飞身翻上高墙,站在知府大院的墙头上四周搜索,突然发现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知府大院,正骑着一头黑色
的毛驴,走在城里的大街上了。那毛驴一身黑,这女人一身白,那女人头上的金簪子随着她身子的晃动闪闪发亮。

那女人手里还抱着那个白色的小包。

毛驴每跑一步,那女人的腰肢就晃动一下,两个屁股蛋在毛驴的背上左右摇摆着,像是两团肉在滚动。

王大勇以为她是要奔向城门,就紧紧尾随其后,他想如果到了城门,就大声招呼卫兵,也好让城门卫兵截住她。

可是,走着走着那女人突然转了一个弯,骑着毛驴往城墙那里跑去。月光洒到了她的身上,那女人美丽的乳房
在不停的上下抖动着。她的神态冷静的出奇,不时的眯缝着眼睛,扬起那美丽清秀的面孔,感觉像是在游春。

王大勇加快脚步紧紧追赶,恨不得一下子扑过去抱住那个女人。

可无论他怎么追,就是追不上,总是和那毛驴女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他的步子要是加快,那毛驴奔跑的速度也
加快,他要是脚步放慢,那毛驴奔跑的速度也会放慢,王大勇只怪自己没有穿上那套平时练武的衣服和鞋子。此时
只有暗暗叫苦。

那女人骑着毛驴,来到城墙根处。只见她翻身下驴,用手拔下头上的金簪子,在城墙上画了一个门,然后把那
头毛驴牵到墙根,接着用手在毛驴的屁股上用力一拍,那毛驴就穿过了城墙,出去了。那女人也一闪身就跟了过去。

王大勇大吃一惊,倒吸一口凉气,就觉得自己的脊梁骨都冒汗了。看来这个女人非同小可。

王大勇来到城墙下,仔细查看,方才眼看着那女人在此划了一个门过去了,可现在这里城墙完好,什么也没有
了。王大勇感到不可思议。

王大勇运足了劲,用了一个「燕子钻天」的轻功,飞身上了城墙。

他站在城墙上用眼睛往下搜索,发现那个白衣女人已经骑着毛驴子过了护城河,走在原野上了。

王大勇又来了一个「燕子投水」的功夫,纵身跳下城墙,继续追赶。

可任凭他怎么着急,就是追不上,他快毛驴就快,他慢毛驴就慢,一直保持一定距离,他暗暗感觉奇怪。脚上
那双鞋也不跟脚,总是往下掉,他索性脱下鞋子用手拎着,光着脚跑了一会,还是不行。

荒郊野外,杂草丛生,非常扎脚,他只好把鞋子又穿上了。顽强的跟踪。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也忘了跑过了几座山,也不知道过了几道岭,就感觉四周云雾缭绕,阴气冲天。

转眼来到一大片树林。王大勇盯住那个白色的透明的近似裸体的女人的身子,一刻也没有放松。

突然间那个白色的女人消失了。王大勇心急如焚,几步就冲到了那个女人消失的地方,他敢肯定,那个女人就
是在这里消失的。

原来这里有一座青砖坟茔,坟墓前还有一座石碑,上写着:先考:张天中先妣:张吴氏之墓。看样子一定是个
有钱人家的坟墓了。

王大勇在这个坟墓的周围仔细观察,也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他又往四周搜索了很久,也没有发现什么。

他最后还是肯定那个白衣女人就是在这坟地消失的,他索性横下一条心,就坐在了这个坟边,靠在一颗大树根
部,静静的等着,他希望会听到什么动静,他更希望那个女人会再从这里出来,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他又困又累,竟然坐在坟边睡着了。可见胆子之大。

一阵唧唧喳喳的鸟叫声把王大勇弄醒,他睁开眼睛一看,天已经大亮了,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

他感觉那女人肯定还是没有出来,因为他相信自己的耳朵,相信自己的功力,他睡觉的时候,即使有一只箭射
来,即使是有一把刀砍来,他都会听到风声,及时躲避,所以这里如果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会醒的。

他索性又等了很长时间,还不见有白衣女人出来,他来了掘劲儿,真想在这里久等下去,不信她一辈子不出来。
此时他心里想的就是要抓住那个女人,给妹妹报仇。

是啊,妹妹死的太惨了。她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可是现在……

想到妹妹,他突然想起家里那边,妹妹已经死了,家里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候一定是乱套了。想到这
里,他拔腿就往回跑,一边跑,一边记住这条路线,他知道,回去处理完了妹妹的事情,马上就得带领人马到这里
来挖掘坟墓找那个白衣女人的。

话说大清早上,知府小姐的丫鬟莲花端着一盆洗脸水走上了小姐的秀楼,她一边轻轻的用洗脸盆的边缘顶开了
小姐的房门,一边说到:小姐呀,该洗脸了,今天天气不错,知府大人说要领着咱们出去……

她嘴里叨咕着,来到屋子猛一抬头,发现小姐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已经死了。肚子上一个大口子,
肠子已经冒了出来。她惊叫一声,水盆子掉到了地上,那水全都泼到了小猫的身上,那只小花猫吱哇乱叫着跑了出
去。

丫鬟莲花连哭带喊的跑下楼去,一直奔向知府大人的书房,她推开知府大人的书房门大声喊叫:知府大人,可
不好了!小姐让人给开肠破肚了。肠子都冒出来了,快来人那,快来人那。

知府大人及其家丁们听到喊声,以为是丫鬟疯了。

知府大人大声呵斥到:莲花,你胡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竟敢胡说八道,想我府内,戒备森严,院墙高耸,
小姐怎么会出事呢?

老夫人也闻讯赶来怒声说到:你再敢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丫鬟莲花噗通一声跪倒在知府大人面前,哭声说:是真的,老爷夫人,我上楼去给小姐送洗脸水,就发现小姐
一丝不挂赤身裸体,肚子被人给豁开了,肠子都出来了。小姐真的死了,千真万确呀!

老爷夫人这时候才知道情况不妙,众人快步奔向小姐秀楼,来到楼上,老爷和众人都惊呆了。夫人竟然昏了过
去。

知府让家人把夫人扶下楼去,好生照顾,便及时布置下人去找验尸官前来检验尸体,也好确定死因,以便捉拿
凶手。

那验尸官很快就到了。他对老爷和家人说,你们最好都回避一下,让我也好仔细验尸,给女孩子验尸,别人不
宜观看。老爷挥挥手,人们都退了下去,各自回屋等候。老爷是知书达理的人,更不能看自己女儿的裸体,也跟着
下去了。

验尸官来到小姐床边,仔细打量,他早就知道知府小姐特别漂亮,全城第一,今天这个美女竟然是一丝不挂的
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不免有些动心。

以前他看见过小姐,就曾被她的花容月貌所吸引,今天看到了她的身子,更是心中暗自称赞其身体是天生缔造
的标准,虽然说她已经死亡,虽然说她腹部有一个口子,可却没有出血,他感觉奇观,这是用什么东西割开的呢?
什么人干的呢?

他扒开小姐的眼皮看了看,又扒开她的嘴唇看了看,然后又摸摸她的脸,他心里想,如果不是死了,他这辈子
恐怕也无法摸到她的脸庞,他的欲望逐渐上升,开始用手触摸小姐的乳房,虽然是死了。可那乳房依然是那样丰满,
那样富有弹性,那样美丽,他用两只手捧着小姐的乳房,抚弄了一会,又去摸小姐的大腿。

小姐的大腿是光滑细腻的,摸上去非常舒服,他的手沿着小姐的大腿,摸到了阴部,他用手指拨弄着小姐的阴
毛,那阴毛不是很密,到是毛茸茸的,小姐的阴阜很高,很丰满,肉很多,摸上去肉乎乎的。他用手掌反复按压了
几下,感觉弹性很好。

他用手指分开了小姐的阴唇,把眼睛贴近小姐的阴道仔细观看,那阴道完好无损,处女膜也是完好无损,阴道
周围也没有精液,看来是没有被人奸污过,如此看来,问题就在腹部那里了。他用手扒开小姐的腹部,仔细检查里
边的脏器。

终于发现里边缺少了心脏。最令他感觉奇怪的是小姐竟然没有流血。

验尸官走下小姐秀楼,来到老爷书房,向知府禀报说:启禀老爷,小姐的腹部乃是被人用利器刨开,心脏被盗
走了。此乃死亡之唯一原因。其他各处没有问题,名节尚存。

知府老爷问:你知道凶手用的是什么凶器么?

验尸官说:目前还无法确定,我猜测,好像是用女人头上的簪子将小姐的腹部划开的,奇怪的是没有出一点血。
可见作案者手段高明非同凡响。

老爷思索了一会说: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的仇家干的,来人,把那些曾经和我有过节的人都给我抓了,挨个审
问,严刑拷打,我一定要抓到凶手,为我的女儿报仇!

老爷命令守城的李将军带领士兵立即出动,全城大搜捕。凡是和知府有过摩擦的人全都抓了起来,一时间把这
个城池闹的鸡犬不宁,人哭马叫,乱作一团,怨声载道。

知府大堂之下跪满了疑犯,知府老爷已经情绪失控,他大声喊叫着:那个胆大包天,害死我的女儿,快快从实
招来,如若不招,大刑伺候!

大堂之下,众人不停喊冤:知府老爷,冤枉啊,冤枉,这可不是我们干的,希望老爷明察!

知府老爷大喊一:来人,大刑伺候,给我挨个用刑!不给你们吃点苦头,你们是不能招供。

就在这时,王大勇箭步冲进知府大堂,高喊一声,慢动手,快把他们都给放了。

知府大人这才发现儿子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才出现呢,他大声骂道,小兔崽子,你干什么去了,
这府里的天都要塌了。

王大勇当众把昨天半夜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众人这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向知府表示体谅,示
意关切,并决心帮助知府一同去捉拿妖精。

于是知府指挥官兵和群众带上了勾杆铁齿,发掘工具,和刀枪武器,以及滑车箩筐等工具,一路人马浩浩荡荡
由王大勇引路,向那座坟地出发了。

来到坟地,大家很快就查出这是附近一个张员外父母的坟茔,兵丁们很快找来了张员外,说明意图,张员外很
不高兴。

大家也都知道,要挖人家祖坟,那是天下最可恶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能让别人动自己的祖坟的。

但是王大勇一口咬定,说这下面有妖精。必须挖掘,为民除害,安抚众生。

以绝后患。

张员外深思半晌突然说:好吧,既然你们说这下边有妖精,你们就挖吧,不过我可把话说到前边,如果挖不出
来妖精,我就把你们家的祖坟给掘了。这还不算,你们要给我重建祖坟,你们全家要给我父母戴孝跪拜,守坟三天,
还要赔偿银子一千两。

你们现在可以挖了,但是必须把棺材一点一点的掀开,把骨头给我仔细捡好,一快也不能少。

听了他的话,王知府有些犹豫了。挖还是不挖呢?

王大勇大喊一声,动手。

众人开始挖坟。人们挖开坟头黑土,扒开四周青砖,很快掀开了棺材,里边是狰狞的髑髅和骨架,还有头发也
没有完全腐烂。散落在头盖骨的下边。

众人仔细查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妖精。

王大勇让下人把所有的骨头都清理上来,两具并骨的棺材很快就清理的干干净净了。也没有发现什么痕迹。

张员外开始有些愠怒了,王知府也有些冒汗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出声,这坟地上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王大勇大喊一声:你们几个都给我上来,让我下去看看。他说着飞身条进棺材里边,这一跳不要紧,脚下立刻
出来一个大洞。

他俯下身子仔细观看,那个洞深不见底,他命令大家把洞口扩大,于是众人一起动手,不多功夫那个洞口就像
水井一样大了。

他指挥兵丁在洞口架上滑车,然后用绳子吊上一个大罗筐,这个大罗筐里面起码能坐上一个成年人了。

一切准备完毕,可让谁下洞呢?没有一个人敢下,大家盯着阴森的洞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后退。

王知府大声喊道:谁敢下去,我给他十两银子!。

在当时的经济情况下,十两银子就能买一匹好马,可是知府大人话落半天,却没有人回应。

王知府又喊道:谁敢下去,我给他二十两银子!

还是没有人答应。

很快,这银子由二十两到五十俩,最后是一百两,还是没有人下去。

王知府望望那个守城的李将军说到:要不李将军你下去看看?

李将军低头看看洞口,半天沉默不语。

王大勇急了,开口说到,算了,别问了,他们谁也没有这个胆子。我下去吧。

王知府看看自己的儿子,心里很不情愿,他不知道儿子此去是否还能回来,但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回,王大勇可是穿好了短打搏斗的服装,薄底的战靴又轻又灵,贴身的衣服纽扣从袖口一直排到腋窝,宽裆
的裤子上的纽扣也是一个挨着一个,他把自己的折铁钢刀从腰中解了下来,抱在怀里。

要说这折铁钢刀,那钢口非常好,不但飞快,削铁如泥。而已平时能像裤腰带一样盘在腰上。携带非常方便。

王大勇跳进箩筐盘腿坐下,怀抱着折铁钢刀。大喊一声,放绳子。

兵丁们一看有人下去了。就都来了劲儿,呼啦啦把箩筐顺着滑车放了下去。

不知道放了多久,箩筐终于到底了。王大勇晃动了一下绳索,示意大家不要再放了。众人都围到了洞口,争抢
着往里边看,王知府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否还能活着回来。

洞里的王大勇起身走出箩筐,一手握着钢刀,一手摸索着洞壁往里走去,这洞穴里阴森恐怖,冷风飕飕,寒气
逼人,黑暗阴凉,伸手不见五指。王大勇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他知道这个城里不会有第二个人敢进这个洞穴。唯
独自己从来就不怕死。

他走着走着,发现前边出现了一点光亮,而且是越走越亮。虽然是没有阳光,就像平时的阴天一样,可什么都
能看得清楚了。

他继续往前走着,眼前更开阔了。在一片开阔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四合院,黑漆的两扇大门半开半闭。他一
闪身就从门缝遛了进去。

院子里空空荡荡,什么动静也没有,什么动物也没有,许多鸡、鸭、鹅、狗、猪、马、牛、羊、骡、牛、驴等
动物都是在墙壁上画着,而且栩栩如生,他发现那墙上画着的那头黑色的毛驴,就和昨天晚上那个白衣女人骑的一
模一样。

再往里走是一个门洞,他悄悄的靠近门洞往后院里看,发现后院里边还有一排房子,中间有一个房门是开着的,
门口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洗衣服,她穿着一身黑纱的衣服,也是透明的,里面什么内衣也没有穿。

那浑圆的肩膀,那颤动的乳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她头上的头发非常规则,发髻卷的很高,上边有一个东西
在闪光。他感觉那东西非常眼熟,仔细一看,是一个金簪子。他立刻认出了她,这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女人。

此时她在水盆子里正在涮洗着昨天晚上穿过的那身白纱衣服。他发现这个女人不论穿什么衣服都非常好看,昨
天那白色的,今天着黑色都非常的漂亮,

他看清楚了,那女人身下是一个木制的洗衣盆子,盆子里有一块搓衣板。她身子一弯一弯的在搓着衣服,她身
子一起一俯,黑纱里边的乳房在一起一落的抖动着。这么漂亮这么年轻的女子怎么就是一个妖精呢?

王大勇偷偷活动了一下筋骨,开始发力,他知道自己运足了力气,两个箭步就能冲到到那个女子身边,手起刀
落,就能把她的头砍下来,然后就把她的头带回去给大家一个交代。

说时迟那时快,大勇憋住一口气,嗖的一声就冲了过去,挥刀就砍。

谁知这刀举起了之后,就再也落不下来了。而且身子也不能动了。就像僵硬了一样,可是眼睛好用,嘴能说话。
可此时自己又能对她说点什么呢。

大勇感觉非常难堪,心如刀绞,脸色发红,汗也下来了。他知道自己是中了这个女妖精的「定身法」了,没办
法,只好等死了。看来妖精没有捉成自己反而要被妖精给吃了。

眼看着那女子伸手把头上的金簪子拔了下来,慢慢回过头来。大勇知道是坏了。看样子他要给自己开肠破肚了。

死就死了吧,男子汉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

刚刚被定住的时候,他有心里非常难受,有些承受不了,现在很快就平静了。

他横眉冷对,一脸刚毅,丝毫没有胆却。准备慷慨赴死。

不料那个女子又把那个簪子插了回去。继续洗衣她的服,没事似的说:「你的胆子不小啊。」那声音到很温柔,
也非常好听。

大勇生硬的说:胆子小我就不来了。

那女人说:难道你就不怕死?

大勇说:怕死我就不来了。

那女人说:我真佩服你……要不……你收我做媳妇吧。

大勇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急忙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那女人说:我想给你当老婆。我这个辈子还从来没有爱过一个男人,现在我就相中你了。

大勇说:你是一个妖精,我怎么能要你。

年轻女人说:我不是妖精。虽然我杀了很多人,摘了很多心,可我也是出于无奈,我也不想这么做,我早就厌
倦了。我有我的苦衷。

其实我的名字叫白絮。是从裸体岛上来的。原本是想出来玩一玩。没想到被人控制了。我早就想离开这里了。
苦于没有机会,没有人帮助……

大勇问:什么裸体岛,我怎么没听说过,

白絮说:这个问题我现在不能回答你,我就问你能不能收我做老婆?如果你能收我。我就能救活你的妹妹,如
果不收,你就是死路一条。我随时可以把你的心摘出来。而且还要继续去摘别家女孩子的心。

大勇说: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谁知道你是人还是鬼,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能要你。你把我杀了吧。

白絮继续洗衣服,慢悠悠的说:那你就先在这里站着吧,等会我洗完衣服就掏你的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