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玩弄姐姐的小穴
玩弄姐姐的小穴

面觉得应该再拿个文凭,比较好找工作,所以北上台北,白天上补习班,晚上则借住姐姐家。


姐姐叫张佳雯,今年二十七岁,说起我那个姐姐,从小性情就文静,清秀可人是她给人的印象,五专毕业後就
在私人公司担任会计工作。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身高,长发披肩,皮肤白皙,再配上34C 的胸部,修长的双腿,加
上富有弹性的臀部,不知道是多少女性梦寐以求的身材。平时上班,姐姐总爱穿着着套装,十足的女人味,总叫我
着迷。


小时候,我总爱溺在姐姐身旁,姐姐常说我是跟屁虫。随着时间过去,姐姐三年前上台北工作,与姐姐见面的
时间变少,加上我去当兵,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但是我相信我跟姐姐的感情,不会因为这样就疏远,姐姐在一年
前嫁给姐夫,姐夫因为公司最近在大陆设厂,所以常要至大陆出差,家中只剩姐姐一人。所以,爸妈一方面希望我,
就近有姐姐管教,一方面姐夫也希望我可以给姐姐作伴,这样生活上也有个照应。


那天刚好是礼拜日,我与几个同学出去玩,本来要去基隆和平岛玩,由於下雨所以提早下午四点多就回来。我
回到家中没看到半个人,也就回房睡觉,不知睡了多久,等我醒来已是晚上八点了。


这时我觉得口渴,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汽水,就咕噜咕噜的喝光。这时,我听见姐姐的房里传来声响,我直
觉以为是小偷,顺手拿了根棍子,轻轻的走到姐姐的卧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男女一阵一阵嘻笑声……我耳朵贴在
门上听。


原来是姐夫回来了,姐夫说:「老婆你想不想我。」「老公当然想了,你不要一直摸人家吗,你在大陆有没有
跟别的女人乱来?」姐姐撒娇的说。


「当然没有,我日夜想的都是你的身体,你的奶奶,你的小蛮腰,你下面的……」这时我有点好奇,趴在地上
由门缝往姐姐房间看,我看到姐姐正赤裸的坐在床上,姐夫则仰卧躺在床上,他们下面身体连在一块,姐夫双手握
着姐姐尖挺如笋般的乳房,上下不停的抚摸,而姐姐的口中则发出不断的呻吟:


「哦……老……公……太……棒……了……快……快……用……力……啊……啊……我……快……高……潮…
…了!」而姐姐的臀部则不停的前後摆动。


过了一会,姐夫一个翻身将姐姐压在下面,将姐姐雪白的屁股抬高,双腿抬到肩膀上,用他的肉棒强力的撞击
着姐姐下面,乌黑阴毛包覆的阴穴,经过一、两百下的抽插,姐姐的脸颊上发出红润的光彩,姐夫的速度越来越快,
终於在一阵抽慉下,气喘吁吁的紧紧的抱在一起。


对於毫无任何性经验的我来说,第一次看到男女交媾的画面,着时震撼了我久久不能释怀。我起身赶紧回到房
里,我躺在床上,脑中不断浮现姐姐那美丽的胴体,尖挺的双峰,粉红如婴儿般的乳头,雪白的臀部,白皙如月的
肌肤。手不由得的握住我下体的肉棒,坚挺如钢的肉棒不断的上下套弄,脑中幻想着我那白天端庄贤淑,清秀佳人
的姐姐;晚上在床上却此如风骚的、犹如荡妇的姐姐。我手的速度越来越快,终於在一阵又一阵酥麻後,我的龟头
射出了浓黏白稠的精液。


过了几天,姐夫又到大陆出差,我开始留意姐姐每天作息时间。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回到家,用完晚
餐,晚上八点洗澡,洗完澡後他总是喜欢泡一杯花茶,一边看电视,一边与朋友讲电话聊聊天。每天大概是十点左
右就睡觉,姐姐总说睡眠是女人最好的美容。而我总在姐姐洗完澡後才洗,为的是到浴室找到姐姐换下的内衣亵裤,
闻一闻那留在胸罩上的乳香,这时我的肉棒通常很快的站起来,拿起内裤在我的肉棒上,不断的套弄,每天都要射
一次才过瘾。


随着慾念的增加内衣裤已不能满足我了:我一定肉棒插入姐姐的阴道内发泄才能满足我的肉慾,只要一次就好
了,我的心中总是这样想。但是另一方面,我心里总是碍於道德观念,理性告诉我,我不可以对姐姐做出这样的事。


随着日自一天一天过去,慾望的的火苗在我的心中,一点一滴的燃烧起来。又因我在色情网站上,看到许多色
情图片与乱伦文章,而姐姐也因为夏天的关系,喜欢在家里穿着无袖T恤,超短热裤。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让我
看到她那T恤下美丽丰满、尖挺如笋的乳房,热裤底下内裤的颜色。再在挑逗着我内心中,男性深处的慾望。


面对这样的冲击,我心中开始计划着,如何才能得到姐姐那美丽的胴体,终於我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趁姐姐
不注意将安眠药掺入花茶中,等药效发作,我便可以为所欲为的享受姐姐那婀娜多姿,美丽又白皙的胴体。


於是,我找来了安眠药,磨成粉末,再将它融入水中,装入小瓶子中,伺机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这天晚上机会终於来了,我趁姐姐上厕所时,我将小瓶子中的安眠药,偷偷的倒入姐姐的茶中,等到姐姐回来
时,我则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看着电视,这时客厅时钟指着八点五十分,姐姐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喝着我掺有安眠
药的茶,这时我的心里紧张的砰砰跳。


我起身假装跟姐姐讲说我要回房看书,我回到房里将门打开一小缝,偷偷躲门後观察姐姐在客厅的一举一动。
九点四十分时,姐姐这时哈欠连连,我望了一望桌上那杯花茶,里面早已空无一物,姐姐这时将电视关上,睡眼惺
忪的走回房里睡觉。我想等姐姐睡熟了,再潜入姐姐房间,我回到床上躺着,按耐着心中高涨的性慾,想像着等一
下便可得到,姐姐那充满女人韵味的丰满的胴体。


十一点左右,我起身走下床,心想姐姐应该熟睡了吧!我先到衣柜拿了一条大毛巾,我轻声慢步的走出我的房
间。


当我走到姐姐的房门口,为求保险起见,我先敲了敲房门,过了二十秒後我见姐姐没有答声,便从我的短裤里,
拿起我之前偷偷预先打好姊姊房间钥匙,对准钥匙孔插了进去。


「逗!」了一声,门锁应声打开。我轻轻的转动喇叭锁,从门缝中看到姐姐闭着双眼沉睡。我迅速侧身闪入房
中,轻轻的将房门带上,蹑手蹑脚的* 近床边。窗外的月光如银粉般的透进来,房里只剩冷气机发出嗡嗡声响。


我轻轻的将姐姐的被子拉到旁边,姐姐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丝质睡袍,这时我正站在姐姐床尾。我静静的爬上
床,将姐姐的腿拉开三十度左右,沿着大腿将粉红色丝质睡袍拉至肚子,粉橘色的蕾丝内裤映入我的眼中,那内裤
的底部包覆着姐姐饱满阴阜。


这时我跪在姐姐双腿中,我的双手隔着粉红色丝质睡袍,伸至她那丰满34C 的柔软玉乳上,我上下左右来回不
断的抚摸她那尖挺如笋的双乳,那种触感令我下面的弟弟,直挺挺的站起来,我见姐姐不会醒来,心里不由得大胆
起来。


过了一会,我将姐姐的臀部抬高,将粉红色丝质睡袍掀至胸部的锁骨,这时她那完美胸型的玉乳呈现在我眼底。
我俯身将我的脸在她那迷人的双乳,用我的舌尖在她右边粉红如婴儿的乳头上,来回不停的画圈圈、吸允着。


我的左手则轻抚她左边的乳房,右手则伸入她粉橘色的蕾丝内裤里的阴唇肉缝中,玩弄着她下面最私密的禁地。


我贪婪玩弄着姐姐美丽充满女人韵味的胴体,鼻子里充满姐姐那带着清香、乳香的的肌肤。这时我将身体撑起,
将我的双手放在姐姐蕾丝内裤两旁,将她的内裤沿着大腿、小腿褪了下。


这时我看到了她阴阜的上方有乌亮浓黑的阴毛,两片鲜红阴唇包裹着她那饱满阴穴,散发着女人韵味。可能是
因为她还没有生育过的关系吧,她的小穴还是十分紧窄和充实性的,我把中指紧贴在她肉缝中来回拨弄,再用手指
轻轻拨开姐姐的阴唇,然後用舌头不停的舔弄她的阴核!


「嗯……哦……噢……啊!」此时姐姐的口中传出了低声的呻吟。


我把姐姐的屁股翘起来,然後将她的双腿呈M字型张开,并将大毛巾铺在姐姐屁股下面。让我的肉棒前端龟头
抵着阴唇,慢慢的滑入她温暖的阴道中。


「噢……太舒服了!」我的肉棒正插在姐姐的阴道中,我忘情的叫出来。


我摆动臀部抽插着,龟头一下下地刺进着姐姐的子宫……大概抽插了五、六十下。


「唔……好姐姐……我爱死你的小穴……啊……唔……爱你……」我的龟头一阵酸麻……咕嘟一声,我的精子
射入姐姐阴道里最深处。我气喘嘘嘘的趴在姐姐身上,久久不能自己。


过了一会,我将我那软掉的肉棒滑了出来,当我看到自已浓黏白稠的精液慢慢地从姐姐阴道里慢慢流出来时,
真是激动不已!


我清理完精液之後,望着姐姐那雪白的胴体,下面弟弟又不由自已的挺了起来,我将姐姐的双腿抬到我的肩膀
上,这样一来她雪白肥美挺翘的臀部,整个地都裸露了出来,我将我的肉棒朝着姐姐阴穴用力的插下去。


「啊!」全身并震了一下,姐姐口中吐出一口气。


「啊……啊……!」渐渐的姐姐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叫了起来。胸部上的乳房,也随着我腰部的摆动,像画圈圈
的上下摇动。


「啊……好痒……嗯……啊!」我将肉棒插入成熟美妇的肉穴,只见姐姐此时似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乐趣,我
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开发这块宝地,小小的肉洞内充满了湿热的液体。


「哼……好姐姐……我爱死你小肉洞了……啊……啊!」我一边享受姐姐阴道带给我的快乐。


「啊……不要……老公……」姐姐竟以为是在和我姐夫做爱,却永远不料到会是我吧?拂乱的长发,淫荡的神
情,摆动的臀部,以及丰腴的双乳,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姐姐的身裁实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
有想死在她小穴内的感觉。


我伏在她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姐姐的下体磨擦着,「啪……啪……啪……」的作响。爱液将我的肉棒弄得
湿润了,我将肉棒插入姐姐阴道,直抵子宫!然後就开始用力地前後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剧响的穿刺,使
得她全身几乎融化了……「啊……啊……不……」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回荡整间卧室里面。


「好美的骚穴啊!」我一边称赞着,一边奋力地冲刺。


「啊……不……啊……喔……」我被姐姐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而她则是无觉地沈醉在被干
的快感当中。


阴道异常的收缩,姐姐的阴道夹的我好不舒服,子宫紧咬着我的**不放,使我抽不出来。姐姐身体一紧,好像
抽筋一样。


「啊!我要死了……」姐姐的阴道内射出了滚热炙烫的阴精,我感到龟头一烫,脑筋一片空白,我身体一阵抽
慉下,我把姐姐紧紧的抱住,我将我的肉棒尽量的挺入姐姐阴道里面的最深处,下体一股热精直射进入姐姐的子宫。
我全身放松的趴在姐姐充满女人韵味的胴体上,气喘嘘嘘闭着眼睛休息。过了一会。等我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已
经是凌晨一点,我居然奸了姐姐两个小时。


啊!绝对不能让姐姐知道,当时我只想等精液流出後擦乾净,而姐姐那迷人光滑的阴部,被我奸的阴唇和阴道
都淤淤红红的。


当我看到自已乳白色的精液慢慢地从姐姐阴道里流出来时,真是激动不已!清理完精液之後,我把姐姐的衣服
穿回去,替姐姐把被子盖好,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上还回味着奸姐姐的阴穴的情形。


第二天,我跟平时一样吃早餐,而姐姐的样子好奇怪,我心想不知姐姐是不是已经知道被人奸过。我假装走入
厕所小便,我找姐姐昨晚那条内裤一看。


哎哟!原来还有精液留下来,完了!怎办呢!唯有抵死不认!我随便吃了早餐,急急忙忙的出去补习班。


自从那天晚上迷奸姐姐以後,有一段时间家里的气氛变的有点怪异,姐姐似乎有意无意的与我保持距离,姐姐
是不是知道我迷奸她?我该怎麽?可是姐姐好像若无其事?一连串的问号使我不知道应该怎麽面对姐姐。


我的模拟考成绩退步了,姐姐问我怎麽了,我只是苦笑,不知如何回答她。


我发现我已经不自觉的爱上自己姐姐,不是因为肉慾的关系,而是因为她那温柔贤淑的性情,无唯不至的关爱。


我开始忌妒起姐夫了,娶到这麽好的女人,却让姐姐一人独守空闺,我开始觉得对不起姐姐,我居然用卑劣的
手段迷我深爱的女人,真是不应该啊!


之後,我开始努力读书,准备大学考试,而姐姐似乎感受到我的转变,常常叮聆我要注意身体,不要过度的操
劳,也要有正当休闲,不要给自已过大的压力。我们俩又恢复到以前的关系,感情也回到以前……不,更甚从前了。


两个月後,一个礼拜六下午,时序已进入秋天。姐姐突然拉着我要我陪她去发廊,说要我帮她出主意,她想换
一个比较好整理的发型。来到发廊姐姐左挑又选加上女设计师,你一言我一句,我哪有出主意的份;难怪有人说:
「三个女人就像是一个菜市场。」我选了本杂志,坐在角落看,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直到有人摇醒我。


「睡猪还不起来!」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我伸了伸懒腰,等我定了定神,眼前突
然一亮。


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短发俏丽,配上水汪汪富有灵性的眼眸,散发出青春洋溢的少女情怀;姐姐今天穿着圆领
无袖淡蓝色连身短裙,更显出她那嫚妙的好身材,姐姐似乎变了一个人,这时我不得不佩服设计师那魔法般的双手。
我呆呆的望着她许久……「不好看吗?」姐姐笑着脸对我说。


「不是,很好看!」我以一种诧异的表情看着她。


「那是哪里不对?你好像不是很……」姐姐疑惑的看着我。


「我是太惊讶了!没想到姐姐你居然变的如此……不同!」我试着把我的感觉,用形容词表达出来。


「其实应该说是另一种风情,另一种感觉吧!总而言之是更年轻,更漂亮吧!」我想了很久,才说出口来。


「我以为不好看,害我担心的不得了。」姐姐终於满足的笑着说。


这时姐姐眼中闪耀着自信的光芒,与充满诡异的眼神。我们离开了发廊,坐上姐姐开的轿车,姐姐口中直啷嚷
着肚子饿了。我们一路开着车,往北投阳明山上开去。我们找了一家餐厅,大快朵颐的填饱肚子,等吃完饭後我们
才发现餐厅有附设温泉浴池。


姐姐提议我们俩去泡温泉澡再回家,於是姐姐到车上拿了两条大毛巾。回到餐厅,服务生领着我们到餐厅後面
的澡堂,里面是隔着一间一间的小房间。由於是周休假日,里面几乎客满,好不容易才等到一对夫妻洗完出来,服
务生催促我们俩赶快进去,我和姐姐尴尬的互相看了一下,一动一也不动的站着。


「你们俩夫妻赶快进去,要不然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服务生从後面一边推着,一边说着。


一下子,我们就到了小房间的门口。


「先生、太太对不起今天人较多,每间澡堂限时五十分钟,请你们遵守规定,四十分时我会敲门提醒你们,祝
你们愉快,谢谢!!」说完便将门带上。


「请你们将门锁好。」服务生说完便离开。


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气味,小房间内只有一个大概容纳两个人的小浴池,及两张塑料小板凳,墙上则左右各有
一排挂勾,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姐姐涨红的脸庞。


「服务生真是的,居然把我们当作夫妻,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姐姐首先开口说。


「谁叫你剪了那麽年轻的发型,也难怪服务生误认我们是一对小夫妻。」「你真的那麽认为吗?我本来就很年
轻,年轻又不是我的错。」姐姐娇滴滴的说。


「那现在怎麽办啊?」我接着说。


「我想想看……那就我们背对着背脱衣服,背对背将身体冲乾净,再一起进入浴池泡澡。」姐姐居然想出了这
个办法,我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只好照姐姐的话去做。於是我们俩背对背将身上的衣服一一褪去。我们坐了
下来拿水杓将身体清洗乾净,於是我们俩便一同进入浴池背着背泡澡,而姐姐滑嫩的肌肤不断摩擦着我身体的时候。
我那下面的小弟弟,一点一点的膨胀起来。


「欸,我帮你搓搓背吧!」姐姐说完便转过身来帮我洗。噢!真是舒服,姐姐的那双玉手,在我的背上来回的
搓洗,使的我肿胀的、坚挺的肉棒,真想找一个洞钻进去,才能将我熊熊的慾火浇熄。我脑中不由的回想起,上次
迷奸姐姐的画面。


姐姐帮我洗完便将自己的身体转了回去:「欸,该你帮我。」这时我转过身来,双手则是来回不停的,在姐姐
滑嫩肌肤上抚摸着。


「嗯……嗯……」姐姐喘的气低声的呻吟。


我的脑海中则浮现姐姐那美丽的胴体,尖挺的双峰,粉红如婴儿般的乳头,雪白的臀部,白皙如月的肌肤。我
闭着眼睛陶醉在她那阴阜上方乌亮浓黑的阴毛,两片鲜红阴唇包裹着她那饱满阴穴。


姐姐突然开口说:「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你是不是有偷偷的进入我的房间……」这时我的内心震了一下,难
道……姐姐早已知道吗?我故作镇定的不说话,时间彷佛停住;我的心,砰砰的像要跳出来;我心中一直在闪过几
十、几百、几千谎言,但是似乎无法找出一个完美的谎言。


我心中暗自大喊着说:「这下完蛋了!!!」咦!不对啊,如果姐姐早就知道我迷奸她,为什麽那时候不揭穿
我;又为何不隔了那麽久才说出。而且忍到现在,在我们俩赤裸全身共浴的……我想不透,我也不想想。算了,我
还是看姐姐怎麽说吧!


姐姐缓缓的转过她那雪白的裸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洁白,我的手不小心碰触到她那柔软的乳房,我赶紧将
双手伸了回。我与姐姐相望无语,姐姐似乎有话对我说;过了一会姐姐终於开口说话。


「其实……你那天晚上对我做的事,我都知道。」姐姐面无表情的说出。


我从姐姐的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麽,所以我心里有点心虚,但心想又没有证据,乾脆来个抵死不认,心里既然
打定主意,我故坐镇定的开口说:「什麽事,姐你说的我怎麽听不懂!」「你自己做过的事,你心里最清楚,别急
着否认,我可不会冤枉你的!」「我做过什麽事……你倒是说个明白!我都不知你在说什麽。」我硬着头皮回答,
但心里已是六神无主。


「别以为我是傻瓜,女人的心思可是细腻、敏感,况且我手上可是握有真凭实据。」姐姐还是冷冷的回答。


「什麽证据!你拿出来啊!」其实我心里可是七上八下,不知所云的说着。


「你虽然把我的身体擦过,但是我那件粉橘色的内裤上,还是留下……」姐姐似乎说不出「精液」两个字,她
满脸通红的望着我。


「我拿去给我在医院上班的同学,请她做检验,证实是精液。」姐姐脸上似乎显露出生气的神情。


这下子我可是明白了,我倒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低头不语。我只有等待姐姐要如何处置我
;我想姐姐应该不会原谅我吧!死就死吧;我不知道当时我哪来的勇气,不等姐姐开口,我一口气的说出连我自己
都不知有何後果的话。


「姐姐,我从住进你家的那天起,我终於知道,我为什麽从来不交女朋友;那是因为我其实深爱着姐姐你啊!
我也是最近才了解这个事实,只是姐姐你已嫁人,而我还是你眼中那个永远的长不大的小弟弟;好几次,我在梦里
与你缠绵,想着你是我的美丽的情人,只是那毕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姐姐平静的,听我说出我心里的话,
脸上的表情也从生气、惊讶,转而陷入沉思的表情。


「那你也不可以偷偷的迷昏我,趁我昏迷之际,强行玩弄我的身体啊!你不知道这是强暴、乱伦吗,你就不怕
我去报警吗?」姐姐气呼呼的说。


「忌妒使我丧失理智、道德,当我不小心看到你与姐夫忘情的做爱,我克制不住我内心中渴望的慾望,我只想
好好的疼爱我最深爱的女人。你可以怪我迷了你,但我并不是玩弄你;我与你做爱时,就像一对情人间的甜蜜,只
不过回到现实,却是世俗所不容的犯罪行为。」「你什麽时候,看到我和你姐夫做爱。」姐姐涨红了脸,睁大她水
汪汪的眼睛说。


「姐夫上次回来,我本来说要去基隆玩,因为下雨所以提早下午四点就回家睡觉,却看到你和姐夫……」「我
们以为你很晚回来,没想到……」姐姐大概想起那天与姐夫激情的画面,却被我看到她那美丽的胴体,如A 片般私
密房事。不由得害羞的低头。我见姐姐似乎不再生气,也好像原谅我了,心中如释重负的放松情绪。


我毕竟只是凡人,在这小小的房间里,有如此美丽的裸体美女,虽然姐姐锁骨以下皆浸泡在温泉中,虽不是全
身都可以看清楚,但我是与姐姐是有过肌肤之亲的人,她身体的一切皆印入我脑海中,我下面的肉棒悄悄的站立起
来。


小房间外传来服务生敲门的声响,把我们拉回现实中。剩十分钟了,我和姐姐同时从温泉池内站了起来,温泉
水从我们赤裸的身体滑落下来,我坚挺的肉棒顶住姐姐的肚子上,由於我身高比姐姐高大概十公分,我反射动作的
把眼睛视线往下面看,姐姐的动作也一样。姐姐看到我那大概有五、六寸的阴茎,我也刚好看到姐姐 34C丰腴的乳
房。


「快去穿衣服吧,我们赶快回家去吧。」「嗯!」我拿起大毛巾擦乾身体,快速的穿起衣服。


随後,姐姐羞红着双颊,尴尬的离开浴池,身上裹着大毛巾,一一将衣服穿上。


离开餐厅後,姐姐开着车子下了阳明山。对於刚刚我真情的告白,我不知道姐姐心里怎麽想?姐姐是不是不怪
我?一向保守的姐姐能接受被疼爱的弟弟的事实吗?车内只有西洋抒情音乐声。


「其实……」姐姐首先打破沉默。


「我并没有找人检验那件内裤。」「那你怎会……知道的。」「其实你在我阴道内射精的时候,我已经醒了过
来。当你在清理你留在我阴道内精液,我咪着眼看着你的一举一动,我当时不知道将我如何面对我最疼爱的弟弟。
等你离开我的房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报警。後来,我偷偷的观察你发现你因这件事功课一落千丈,况且你已
有後悔的心,坦白从宽,我原谅你。」「姐,谢谢你!」我不敢转过头去,看着窗外景物,一一的抛向後方,太阳
也跟着我和姐姐一同下山回家去。当轿车快回到家前大概还有十分钟的车程时。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你指的是……哪件事?」我抓不着头绪回答。


「和我做爱时的感觉,真有那麽好吗?」「姐你不要再开我玩笑!」「我是说真的啦!其实你上次迷奸我的时
候,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体一样有感觉,头先我以为是在跟你姐夫做爱,虽然我像是做了一场春梦。当我醒来时,知
道是你时,起先我也很生气也很痛苦。两个月来我反覆的在心里思考後,我在最近终於想通一些事。」「你想通什
麽样的事?」「那就是……」姐姐深深的呼吸後,接着讲了下去。


「我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已不再是姐弟之间的亲情,我发现我渐渐的把你当作是男人看待;你已经长大了,不再
是小跟屁虫,最近我的梦里,常常出现你的身影。」我发现姐姐脸上的表情是很认真的。


「你的梦里……?我们都在做什麽。」姐姐羞红的脸说:「还能做什麽!当然是做……那档事啊。」「什麽事
啊!我们都做些什麽事。」「情人之间的好事啊,你不要再假装不懂了。」「是真的吗?你真的梦到我们……」「
对啦!对啦!」姐姐打断了我想说的话。


我终於了解到姐姐内心深处的想法,我有点不相信我听到的话,没想到姐姐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刚刚在山上我
豁出去,不计後果的告白,居然打开了姐姐内心深处最私密的秘密,这真是我意想不到的结果。有了姐姐这番话,
我按奈不住我心中的激动,我想我应该继续采取攻势,瓦解姐姐内心中最後的屏障。


於是我开口说:「姐,你不是不赞成乱伦行为,那又为何跟我说这些事呢?」「本来我也是不认同乱伦行为,
但是自从和你姐夫结婚以後,我享受到的快乐,只可惜他近来常到大陆出差,无法常常陪我。自从上次被你……虽
然你是我的亲弟弟,但是我被燃起的情慾却与日具增的被挑起。我曾经想要一夜情,但是一想到跟陌生人做那档事,
我想我是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加上你刚刚在山上你那段冲击我内心的告白,我想我应该跳脱你我之间的关系,更何
况这样对你我都好。」「姐,我没听错吧!你真的不介意跟我做爱。」我喜出望外的回答。


「与其跟陌生人,我想我比较能接受跟的你,算是便宜给你这只大色狼。」听完姐姐这麽说,我想姐姐已经将
世俗抛到脑後,这时我们的关系已从姐弟,转变成为男女之间情人的关系。转眼我们的车已经回到家门口,我跟姐
姐面对面相望,此时我们眼神交会,已不需任何言语。


我们俩皆期待即将发生的事,我们不再抗拒我们俩心里与身体的感受,我仰望天空今晚夜色更加美丽一回到家
里,姐姐建议我将身上浓浓硫磺味清洗掉,姐姐说这样会破坏气氛。一想到可以跟我心仪已久的姐姐做爱,我当然
听从姐姐的讲话。


我回房拿了衣服,立刻来到浴室门口,姐姐已经在浴室里,浴缸里的热水正慢慢的在浴缸升起,在朦胧的水气
里,我看到姐姐正要将今天穿的那件圆领无袖淡蓝色连身短裙褪下,姐姐见我站在门口,她把头转过身来。


「弟,快来帮我把後面的拉炼拉开,你还站在待门口干什麽!快把门关上,有点冷啊!」「知道了!」我边将
门带上,走进浴室来到姐姐的後面。


「唰……」了一声便将拉炼拉到姐姐那小蛮腰,我将衣服向两旁肩膀推开,淡蓝色连身短裙随着姐姐雪白的肌
肤,一下子便滑到脚下。我转身将衣服放入换洗的衣篓,顺便将我自己衣服一一的脱掉,这时我过转身来,看到姐
姐身上只剩一套粉红色的内衣裤,胸罩上面绣着蕾丝花边,丝质的内裤上包覆着她那饱满的阴阜。在灯光照印下,
姐姐那成熟美丽胴体完美的呈现在我眼前。


而我那健壮的身体,赤裸裸的让姐姐欣赏着,我下面的阴茎正直挺挺对着姐姐,姐姐吞了吞口水。


浴缸里的水已经满了出来,姐姐转过身弯下腰去将水龙头关上,我则来到姐姐身体後方。


「啪!」了一声,将她胸罩後方的扣环打开,胸罩沿着双手滑下。姐姐吓了一跳,用双手将胸罩环抱在她胸前,
把弯下腰的身体往後挺直起来。我站在身後,下面直挺挺阴茎正抵在她那富有弹性的臀部。右手则沿着她的小蛮腰,
往前伸去,环抱住她胸前那对丰腴的乳房,左手则是绕到她内裤前方的阴阜上,上下齐手抚摸她那丰腴的乳房与阴
阜,脸则贴在她的耳朵後方,用我的舌尖舔弄她的耳背、耳垂,不一会儿,她便娇喘连连、气喘嘘嘘,口中发出细
细的呻吟声。


「嗯……噢……呜……!」这时我把我那硬的发烫的肉棒,移至她两块富有弹性臀部中间的凹陷处,摩擦在她
那粉红色丝质内裤外的底部,下面的身体因这个奇妙的触感,自然的前後摆动起来。


这时候姐姐想避开我这一连串的攻击,将她的身体不停的左右扭动,却使得我性慾更加高涨。


「欸,你不要这麽猴急,先洗澡啦!」「你的身体太美妙了,我一接触就停不下来了。」「你还怕我跑了嘛!
你再这样子我不理你了。」听到姐姐这麽说,我停止了动作,姐姐趁机将身体狼狈的逃离我,闪到我的身体後面来。


我乖乖的听姐姐的话,姐姐这时在我身後,将她身体上最後的衣物去除掉,我转过身来两眼发直的盯着看。


姐姐被我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双手急着将身体重要部位遮盖起来。


「姐,你这样怎麽洗澡,我又不是没看过你没穿衣服的样子。」「你还敢说,大色狼!」「不色怎麽做那种事
……」「你还说,我生气了!」姐姐举起手想要打我,双手却被我抓住。望着姐姐那红的发烫清秀的脸庞,我将我
的初吻,凑在姐姐那性感的嘴唇,轻轻的点了一下。我们俩同时像触电一样,同时身体震了一下,那种感觉真是甜
蜜,我想姐姐一定跟我有同样的感觉。


接下来姐姐来到浴缸旁,我也侧身过来,她拿起了水瓢洮起水将我的身体弄湿,我示意姐姐将水瓢给我,我也
帮姐姐弄施身体;接着我们互相帮对方抹沐浴乳,从前面开始由上而下,白色的泡沫渐渐覆盖住她身体,我贪婪的
双手,在姐姐的身体每一寸肌肤上不停的来回游移;姐姐也帮我的身体抹上白色泡沫,当她的手在我的身体游移时,
那情慾的电流,在我的体内到处流窜。


我想姐姐应该跟我有着相同感受吧!


姐姐闭上眼睛,享受着我带给她身体不断的爱抚,再在刺激着她的身体最深处的慾望;最後,我将双手停留在
她那丰腴的双乳上,而她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她似乎陶醉在性奋的高潮中。


而姐姐的双手,则是不断的套弄着我那充满泡沫、坚挺如钢的肉棒,真是太刺激了,害我差点就射了出来。


姐姐娇喘的开口说:「弟……弟……我……们……快点……冲……水……吧!我们……快……点……回……房
间……去……好不……好……吗?」「好……好……好……都……听……你的……都听……你……的……」「那…
…你……还不……还……不……松……手……」我放开了手,姐姐似乎松了口气。接着我们开始冲掉我们俩身体上
的泡沫,姐姐示意要我先到她房间床上等她。我擦乾了身体,来到姐姐的房里,在姐姐那柔软的大床上,静静的躺
着;身上覆盖着充满女人体香的被子,内心满怀期待。隔壁的浴室里,传来吹风机「嗡……嗡……」的运转声。


姐姐进到房间里,走到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姐姐身体里面穿着浅香槟色丝质睡衣,蕾丝的小裙摆刚好遮盖着雪
白色大腿的一半,外面则罩着同色系的小睡衫。姐姐伸手拿起了保养乳液,在她的脸庞、脖子、手臂上涂抹;过了
一会,姐姐站的起来,侧身将的左脚曲起放到椅子上。在灯光照射下,刚好让我隐约看见粉蓝色内裤底下,饱满的
阴阜。


我悄悄的下床,走到姐姐的对面;这时,姐姐正低着头,将保养乳液均匀涂抹在她的右脚上。当我走近时,姐
姐抬起她的头,脸颊在灯光照射下,更显红润娇滴;俏丽的短发底下有着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明亮双眸。


我从未如此近距离,仔细的欣赏过姐姐的容貌;瓜子般的脸型,不算太高挺的鼻子下,有着性感的双唇。我醉
了,如此貌美如花的美人,我竟然从未发现到,如果不是我和她关系,起了微妙变化,我想我不会发现姐姐是这般
的美丽。


秋天的夜里,透出一丝丝的凉意,在这房间里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因为,姐姐和我俩人炙热的身体,在这房间
里,早已一点一滴的燃烧起来。


姐姐见我发呆的看着她,便开口说:「弟……弟……弟……,你又怎麽了?」姐姐连叫了好几声,我都没有反
应。


她见状,将右脚放下,来到我的前面,用手拉了拉我;把我欣赏入迷的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姐,你真的
好美,跟仙女一样的美!」「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别哄我啊!」「我没有骗你啦,我只是从未如此近距离的、
仔细看着你,刚刚我才有机会欣赏你那花容月貌般的面容。看得我如此的陶醉,也该相信我所言不假吧!」「真的!」
「骗你干什麽!」姐姐偷偷的、笑嗤嗤的心满意足开怀大笑。


「没想到你的嘴巴,居然这麽甜,你是不是常常这样对女孩这样说啊?」「天地良心啊!我第一次对女孩这麽
说,你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边说,边将右手手举起,做势要发誓。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啦!」姐姐将手举起,摀住我的嘴。一股甜蜜的暖流,流进了我心底。姐姐像少女般
羞滴滴的涨红了脸,像怀春般的少女低下头去。


「你知道我为什麽今天要剪掉一头的长发吗?」「我不知道,你为什麽剪掉留了那麽久的长发?」「我不是跟
你说了,我这两个月来内心不断挣扎,挣扎着要不要告诉你,我心里的话。但又怕你只是把我当做姐姐,无法接受
我内心里剧烈的转变,我怕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所以我……我……我将我一头长发剪去,一方面我希望自己可
以抛开以前的一切,一方面希望能引起你……注意到我……」我双眼凝视着姐姐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想到姐姐这段
日子内心里的挣扎,心中不由得起了爱怜之心,我将姐姐环报在我的怀里。想到姐姐也是如此深爱着我,我将她的
脸轻轻托起,将我那火热的嘴唇,贴上她那温热的红唇。


甜蜜的爱意在我们俩的心里滋长;爱慾在我们俩的身体里,如同烈火般熊熊的燃烧开来;湿润的双舌,浓浓密
密的交缠在一起。经过一连串的法式热吻,围绕着我们两人的是,窒息般的感觉;四只臂膀交错着,不断的爱抚对
方发烫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俩才将彼此浓密般交缠的身躯分了开来。


我们彼此拉着手,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我将她罩在外面小睡衫,往肩膀旁分开来脱了下来。我望着她里面细肩
带丝质睡衣上,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的胸部,一一呈现在我眼前。姐姐将我白色宽松的T恤脱下,将我推倒在她
那柔软的床上。


姐姐她起身将她那富有弹性的臀部,跪坐在我那大腿上;她弯下腰来,将她的头埋入我赤裸的胸膛上,以她的
舌尖,挑逗起我身体里面,每个细胞的慾望。同时,将她的双手伸入我下面的短裤里,搓揉着我那坚挺如钢,发烫
的阴茎。


我不由自主向上摆动着我的臀部;龟头的前端,流出了少许的体液。


我的嘴里发出「噢……噢……噢……」的声音。


我将双手缓缓的由脖子底下,伸入她的丝质睡衣内,直到双手握住她那柔软的乳房上,来回不停的抚摸。


「哦……噢……嗯……嗯……嗯……」姐姐口中也忘情呻吟。


接着,我挺直身体,由下往上的将她丝质睡衣脱去;她那对丰腴、尖挺的乳房,将我内心底最深的爱慾,通通
激发出来。我将双手绕到她滑嫩的背部,嘴巴则舔吸她身体前面,充满女人香气的肌肤上;姐姐把我的头按在她的
胸部,头发则随着她高涨的情绪,前後左右的不停摇晃。


「噢……喔……嗯……真……真……真……是……太……舒服了!我……我……太……高……兴……身……体
……快……快……受……受……不……了……!」「噢……姐……姐……你……你……的……身……身……体……
真……是……太……美……妙!」姐姐和我像是久旱的大地,下了一场大雨,及时滋润姐姐和我乾枯的心田。我们
不断的在对方身体上,找寻、探索彼此身体里,最深层的男女慾望。


我一个翻身,将姐姐压在我的身体下,我将姐姐的双腿用我的脚将她撑开。隔着我的短裤,我那硬直的阴茎抵
住她的阴部;爱液已将姐姐那件粉蓝色的内裤底,彻底的湿润呈现透明状,把姐姐那乌亮浓黑的阴阜,全部印在丝
质内裤上。


我起身将我身上的短裤、内裤脱掉,暴怒的肉棒呈现上扬状态;这时候姐姐起身,一伸手将它一把握住,并将
她的嘴巴一口含住它。肉棒在姐姐嘴里,随着姐姐身体前後不停的吸允着、套弄着。


「嗯……嗯……嗯……」我性奋的想要大叫出来,我的姐姐居然在帮我口交,这是我不敢相信的事;啊!真是
太舒服了,我曾听当兵的同僚说过,口交的经验,他们眉飞色舞的描述着,都远不及姐姐现在在我身上所做的一切。


这使我我想起几年前,美国白宫所爆发的丑闻:柯林顿与吕文斯基在白宫办公室内,吕文斯基帮柯林顿口交的
情况;柯林顿在性奋极点时,将白稠的精液,喷洒在吕文斯基的套装上。那个一画面,此时正在我脑海中闪过;但
是後来,这一件套装却成为柯林顿日後,伏首认罪的铁证。


柯林顿後来还狡辩说:「口交不是性交!」企图脱罪。


在我现在看来,口交如果不算性交,那我现在身体底下的感觉,不都是假的吗?我现在觉得,口交的感觉并不
亚於性交,我替柯林顿感到难过;为了替自已脱罪,居然把这样美好的事情,说的无关痛痒,违背了自己心理、身
体的感受,真是悲哀啊!


後来我曾问过姐姐,姐姐说:「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的人,她才不愿意嘴里含住别人的排泄器官,那多尴尬啊!
又不卫生啊!」所以我觉得姐姐说的非常有道理,就像那天晚上我迷姐姐时,如果不是我内心爱慕姐姐时,我面对
别的女人时,是否会毫不考虑,就把嘴巴,凑在人家的排泄器官上吗?我想我是做不到吧!真搞不懂外国人是怎麽
想的……?


我身体继续感受姐姐充满技巧的口交,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旋转,每转一圈,就更加深我龟头上酥麻的感觉。我
将我的屁股往後退去,我那充满姐姐唾液的阴茎,由姐姐的嘴巴里抽了出来,姐姐似乎意犹未尽;我转过身来,将
我的脸埋入姐姐大腿底部,隔着内裤,我将两根手指,放在她的肉缝上来回摩擦;手指沾粘的到处是,姐姐因为性
奋,从密穴中流出的润滑液。


姐姐持续将我的肉棒含着,每当我的手指在的底下滑过,她的身体总会性奋的,如同蛇左右般的扭动。


「弟……呜……噢……弟……别再……嗯……玩……了……快……快……」姐姐口中因为含住肉棒,讲起话来
含含糊糊、咿咿啊啊一点也听不清楚。


我将身体转过来,跪在姐姐的大腿内侧,将双脚架起将肉棒顶在内裤底上,来回不停的磨蹭着,;姐姐则陶醉
在,一阵一阵的高潮中,整个人像失去意识。姐姐迅速的起身,将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当我的上半身则随着,姐姐
身体的引导,缓缓的落下时,我的双手则撑在床上,此时我和姐姐四目交会。


当姐姐把嘴唇贴近我的脸,我的双臂则绕到她身体後面,紧紧的将姐姐上半身环抱住;我们的双唇缠舔在一起,
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姐姐和我体内那股火热的情绪,在我和姐姐的体内四处流窜;此时,我和姐姐身体、心理已融
合为一体。


而我也已到了性奋的顶点,如果肉棒还不找一个洞钻进去,则将无法消灭我身体里面翻腾不已的慾火。我把屁
股翘起,我的右手伸到她的内裤底下,将姐姐的内裤拉开一边,我的手可以感到,姐姐的下面已经湿润的一蹋糊涂。


我迅速把我的阴茎落下,抵住姐姐肉缝中的阴部。


此时,姐姐两块阴唇肉瓣,正含着我阴茎前端。我趁姐姐不注意,将臀部一沉,阴茎已经一半滑入姐姐的阴道
中。此时姐姐才发现我发烫的肉棒,已进入她的身体里;姐姐深深的吸了口气,嘴巴则失神的张了开来。


「噢……!」的一声叫了出来。


「你怎麽这样就进来了!我都没准备好,而且我的内裤也还没脱掉啊!!」「好姐姐我已经忍不住了,小弟弟
它想找个地方钻进去,要不然它难过死了!!」「没看过这麽急的人啊!哪有人穿着内裤在做爱,真是奇怪啊!」
「不管啦!我已经受不了啦,都已经进去了,我才不要出来啊!」「快点啦!这样会弄坏我的内裤。」「不要……
不要……不要,我才不听你的话欸!」「你坏……你坏……你最坏了!」姐姐似乎有一点生气,但她又拿我一点办
法也没有,因为我趴在姐姐的身上紧紧的将她压住;姐姐开始扭动她嫚妙的身躯,由於我的力气比姐姐大,所以姐
姐还是无法挣脱。过了一会,姐姐终於放弃了在我身体底下的挣扎。


我见状,开始将我下面的肉棒,慢慢的滑入姐姐阴道的最深处。不知道是内裤缘松紧带的关系,还是姐姐阴道
内壁本来就紧实,当我的阴茎整只进入姐姐体内里时;前端的龟头像被箍住,整只阴茎被姐姐滑润的、温暖的阴道
紧紧包裹住。


而我进入姐姐阴道的肉棒,像是打火石般的互相敲击出的火源,引爆了姐姐身体内那颗最深处慾火炸弹。在我
肉棒进入姐姐身体里面最深处时,姐姐的眼睛则是突然睁大,倒抽了一口气,两眼发直的望着天花板。


「嗯……嗯……嗯……哼……哼……哼……噢!」我开始在姐姐那紧实的阴道内,用我那坚硬如钢阴茎,由慢
逐渐的加快速度;我撑起上半身,姐姐的双手则是放在我结实肩膀上,紧紧的扣住。


而姐姐那雪白的的肌肤,在灯光照射之下更显白皙。姐姐胸前那对尖挺圆浑、丰腴的乳房,在我下体逐渐加快
速度的撞击下;胸前的那双乳,也跟随着节奏,上下起伏、不停来回震荡摇晃着。


「啊……唔……啊……哦……嗯……快……快……快……」姐姐在我不断的冲撞之下,忘情的叫喊着。


「姐……姐……你的阴穴太美了!啊……啊……啊……姐你舒服吗!嗯……嗯……嗯……」「弟……!弟……
你那……里……弄……弄……的……我……好……痒!快……快……」「真……真……真的……吗!我……我太…
…舒……舒……舒服……啊!」「弟……你……你……你……弄得我……我……我……骨头……骨头……都……酥
……酥……掉……掉……了……身……身体……都……都散……散……了……」房间里,只剩下男女间的淫荡声,
我和姐姐在床上忘情的交欢着;姐姐清秀的脸庞上,随着我卖力的抽插下,只有流露着淫荡的笑嬿。我臀部的摆动
越来越大,姐姐的身体弓曲起来,双手则伸到我剧烈摆动的臀部上,迎合我的下体的冲击。


「啪……啪……啪……啪……啪……啪……」随着姐姐阴道内的皱纹和我龟头上凸起的一环圈,来回不断摩擦
;我和姐姐交合声响愈趋加快、加大,姐姐嘴中发出的叫床声,也由娇喘嘘嘘,转变成放浪淫叫。姐姐阴道里异常
的收缩,阴道夹的我好不舒服,我想姐姐已经达到高潮了;我的肉棒也渐渐酥麻起来。


姐姐阴道内突然喷射出滚烫、炙热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


我被姐姐阴道内异常收缩与阴精的双重刺激下,肉棒一阵酥麻,我将我那浓稠的精液,射入姐姐子宫里;我的
肉棒持续在姐姐的阴道中,一阵又一阵的抖动下,将所有的精子,全部灌入姐姐身体的最深处。


我内心中掩不住的激动情绪,心中大喊着:「我终於真真正正的得到姐姐的身体,与姐姐那柔情似水的情意,
我真是太幸福了!」我在姐姐满足红润的脸庞上,轻轻一吻。随後将脸颊贴在姐姐发烫的脸颊上,我的双手则是轻
轻抚摸姐姐那光滑的双臂;不知过了多久,我和姐姐满足的进入梦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