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那一抹东北的风情
那一抹东北的风情

(一)


我若有所思的跟着岳母去艳红家,慢慢的我落在岳母的后面,我想看看穿着衣服的岳母背影。


" 小剑,跟上呀,磨蹭什么呢,还嫌耽误的时间不长" 岳母好像发现了什么,催促我说道。


" 啊,没有、好的" 我像被猜透心事的小孩一样,支支吾吾的跟上。


" 你不是又憋着什么坏呢吧,好好的,这是去别人家" 岳母小心的警告我,但是看得出我们之间通过几次的亲
密接触,已经没有什么隔阂了,而且女人超强的第六感让她很快了解了我的行为。


到了艳红家,岳母也脱了外套上了炕,这是一幅怎样的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啊,三个各具特色的妇人,均穿着
紧身的保暖衣,将自己身体的曲线无限放大着。


小薇自不用说,本身的条件就已经相当过硬了,又经过我一段时间的滋润,初为人妇的她已相当诱惑了,艳红
随跟小薇同龄,但由于结婚早,而且生过小孩,比之小薇来说,更丰腴些,不管是奶子还是屁股,均透着一股子欲
望,岳母就更不用说了,艳红的升级版,丰腴到滴水的水蜜桃一般,我早已垂涎已久了。


" 看傻了吧,没见过这么多美女同时出现吧,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艳红笑嘻嘻的说道。丝毫不顾及有岳母和
小薇在场。


" 看你个小浪蹄子,成天着说话没分寸" 岳母及时的护短,化解了我的尴尬。


" 呦,呦,呦,小薇都没说啥呢,您急了,看来真是丈母娘看女婿啊,越来越喜欢" 艳红大喇喇的含笑看着岳
母说道。


" 撕了你的嘴,一天没大没小的,跟你阿姨也逗闷子" 岳母急促到,但是脸上已经泛起淡淡的红晕。


" 您哪像我阿姨啊,跟我一起,倒像是姐妹儿,我妈经常说,看看小薇妈,该不会是妖精吧,怎么不见老啊"
小薇不依不饶的说道。


" 你在逗阿姨,阿姨升起了哦,在我女儿女婿面前也不说老实点" 岳母佯装生气道。


" 呦,这么快就承认女婿了,我还没通过呢,你问小薇,她能要么" 艳红毫无顾忌的直直看着我说道。


听她们的对话,艳红好像跟岳母家关系极其密切啊,而其跟岳母说话也是毫无忌惮,我突然就想起了《沙家浜
》里的那句经典台词-"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当然,不简单的还包括艳红的身体,初始我没有很注意,这次在艳红一
次次的走进穿出,端碗端菜,拿这拿那的肢体活动中,我对她的身体又有了新的认识,她的丰腴是那种很恰到好处
的,由于年轻,例如腹部还是很平坦的,而胸部和臀部却极力扩张着,是那种满含欲望的、剑拔弩张的,仿佛要吃
人般,以我的经验,这种女人性欲极强,而且是那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型的,她跟岳母的最大不同就是少了些温
婉,但是多了些侵略。对待这种女人,你要是没有" 金刚钻" ,千万别招惹,否则你吃不下的。


中饭就在艳红大喇喇的不停的吆喝,让酒中度过,艳红的酒量是我目前接触过的东北女人当中最好的,一两的
杯子,还没开饭呢,就跟我连干了三杯,美其名曰说看看我作为东北女婿何不合格。我也拿出我" 毕生所学" ,以
不变应万变,来者不拒,这很对艳红的胃口。


" 我就喜欢老爷们这样,看着白白净净,却极能喝酒,而且不用劝,够劲" 艳红边说边拿眼睛瞟我,眼神极其
的火辣。


我担忧的朝岳母和小薇看去,她们娘俩丝毫不为所动,仿佛毫不在意艳红的举动一样,我更加疑惑了,深感一
定要了解其中的奥秘。


中饭吃到一点多,期间艳红还是不时的用眼睛瞟我,当然比之相前来说,收敛多了,但是时不时用她在炕上的
腿碰我,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不过最后还是喝多了,小薇留下照看她,我则跟岳母回家了。


我这时心里最大的疑问就是怎么都感觉艳红跟岳母家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也急切的想从岳母这里知道究竟。


" 妈,艳红怎么在你们跟前看玩笑好像没什么顾忌一般,这个女人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即是她跟小薇关系
好呢" 我带着疑惑,看着岳母说道。


" 没有啦,她就是一大嘴巴,口无遮拦的,你别理她" 岳母有点不自然的说道。


" 不是的,我能感觉到,你们好像都很纵然她,你就给我说说呗" 我死缠烂打的说道。


岳母放下手中的活计,坐在了炕上,我知道迷惑要解开了,干净也上得炕来,并且给岳母倒好了茶,且听她细
细道来。


" 哎,说来话长,艳红她妈- 荷花,其实是我五福一个门里爷爷辈的老闺女,过继给我们这里一对无法生育的
夫妻,按辈分讲,我应该叫她姨的,虽然她只年长我三岁,我们从小关系都很好,虽然在旁人看来,我们已经没有
亲戚关系了,但是血浓于水,她总欺负我叫我叫她小姨" 岳母深深的回忆道。


" 那我不是应该叫她姨奶奶了" 我插口道。


" 真聪明,你把艳红也应该叫姨呢" 岳母含笑打趣我道。


" 那她应该管你叫姐,怪不得对你说话没大没小,小薇还不敢在旁边说什么" 我不依不饶道。


" 是啊,我们俩当时一块上学,一块下学,出落成我们临近最漂亮的两个姑娘,说媒提亲的都能把门槛踢破,
别提多风光了" 岳母陷入深深的回忆当中,丝毫没有造作之态。


" 要怪就怪文化大革命,铺天盖地的上海学生来到农场,由于我俩当时年轻,漂亮,很快就成了他们追逐的对
象,而且我们又对他们来自大城市的新鲜所好奇,总是跟着他们唠嗑,看电影等等。从开始的一大群,慢慢变成了
只有两个小伙,一个就是你岳父,一个就是学生里的头,最后还成为革委会副主任的林立" 岳母陷入深深的回忆当
中,悠悠的说道。


" 他们俩当时同时追的我,林立高大英俊,风流倜傥,而且还是革委会的头头,开始我是很喜欢,但是听说他
为人不行,很花心,很奸猾,已经睡了好些个寡妇、小媳妇的。我不喜欢,相对来说,我更喜欢你叔叔那样比较老
实的。林立知道后,虽然气急败坏,但是由于你叔叔跟他是最好的朋友,他转而对荷花下手,荷花一眼就看中了高
大英俊、风流倜傥的林立,不久就怀孕了,我后来也接着怀了孕,但是不同的是,在荷花生下艳红后,林立回了上
海,许诺过两年要接荷花的,但是杳无音信,当荷花拼命托人打听的时候,得到的确是林立已经在上海成家了,荷
花一直认为当时如果我跟林立,就不会造成她这样了,哎……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自私,特别是看见你叔叔留下来
了,她更加不平衡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变成了跟陌生人一样,我这些年不停的瞒着她托人给她介绍,但是她好像
死了心似地,这么些年就带着艳红一个人过" 岳母默默的说道。


看得出岳母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多么朴实、可爱的农村妇女啊,这根她有什么关系嘛,但是我知道这么些
年都过来了,就算我开导也是于事无补,不如看看能否弥补她们两姐妹的关系,这样更实际些,不对,是两姨甥女。


" 那我看艳红好像跟您并没有什么隔阂" 我继续问道。


" 是啊,她跟我从小就亲,她妈也没有阻止,就是可能我总觉得亏欠她妈的,所以放纵了艳红,这小妮子也就
越发的放肆了,今天还是因为你在,平时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姐长姐短的,还说这是因为我显得年轻,不
过她心好,每次做什么好吃的,有她妈一份,就有我一份,索性她妈也没有阻止她跟我亲近" 岳母说道艳红,能看
得出她眼里都含着笑意。


" 她是一直努力想修复你跟荷花的关系呢,她还挺有心的" 我说道。


" 这我早看出来了,其实我在心里一直都很喜欢和感谢她的,不过哎……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她也没有更好的
办法" 岳母无奈的说道。


" 荷花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呢" 我默默的念叨,谁知被岳母听了个真切。


" 什么荷花,她是你姨奶奶,想她就去看看啊,她肯定高兴,你不知道,你多像……" 说到这里,岳母马上收
嘴,但是我听出来了,她有没说完的。


" 像什么,你怎么不说完" 我追问道。


" 没有,你听岔了" 岳母极力辩驳。


" 你说不说,不说……" 我说着一把搂上她,拉到我怀里,一把就抚上了肥乳,并且不停的捏弄。


" 嗯……嗯,别这样,你又没大没小了,有人看见了呀,我说还不行吗" 岳母轻轻推着我,看来已经打破那层
窗户纸后,她已经不是很排斥了。


" 就这样说" 我很霸道的搂着她说,不容她挣开,双手抓着她的手环抱着。


她乖乖的窝在我怀里,脸上布满红晕,一下子忘了要说什么。


" 妈,您都舒服的忘了回答了,是吗,要不要我提醒你啊" 说着我作势又要抓乳。


" 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你跟年轻时的林立长的真像" 岳母一口气说完,仿佛害怕我再有什么举动。


我听完后一下子愣了,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不会这么巧吧。


" 你想什么呢" 岳母抬起头,眨着大眼睛说道,我看着岳母的小女人态,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接
着就开启了她的嘴唇,用舌头不停的在她口腔里挑逗,岳母被我吻得浑身酥软,但仅存的理智还是让她艰难的推开
我。


" 小心小薇看见" 提到小薇,岳母害羞的低下头。


" 你现在已经上升到只怕她女儿看到的地步了,看来有进步哦,放心吧,她不会这么快回来的" 我调笑着,作
势又要亲。


" 别了,你老这么不老实的,没正经" 她理了理衣服,娇羞的嗔道。


我也知道,有时候应该适可而止,所以也不强求。


" 对了,那艳红今天怎么对我那样啊,总让人觉得怪怪的" 我又像岳母提出我的困惑。


" 那是因为你像她爸啊,她虽然没见过她爸,但是荷花那里有她们俩的照片,有一次无意当中让她发现了,偷
偷揣了一张,说有朝一日能到上海,要找那个负心汉算账呢,不成想,这次不用去了,你送上门了" 岳母看着我促
狭的说道。


" 您这是哪跟哪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急急解释道。


" 这话你跟艳红说去啊,我看那丫头对你憋着坏呢,小心她替她妈收拾你,她那丫头我都不敢招惹,有的你受
了,呵呵" 岳母幸灾乐祸的说道。


(二)


一晚上相安无事,但是我满脑子都是岳母说的关于我和荷花的老公以及艳红的亲生父亲林立年轻时相像的事情,
还有就是在艳红家吃饭,她那不同寻常的举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注定我在东北的这段时间看来不会平静了。


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特别是感受了农场清爽,舒服的早晨,所以一过七点,我就起来了,而小薇却睡意正酣,
我没有打搅他,扭手扭脚的起床,穿衣,洗漱完后,我就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去了,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岳母撅
着个肥硕、浑圆的屁股在那里喂鸡,我休整了一夜的弟弟瞬间暴涨了,我轻轻的走到她身后,一把环住她,弟弟就
盯上了她的屁股。


" 妈,让我也学学怎样喂鸡吧" 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着,嘴唇几乎贴着她的耳朵。


" 哎呀,要死啦,大清早的,就来缠人,你老婆呢" 岳母身体一颤,躲开了。


" 她还睡着呢,没有十点,根本就起不来" 我大剌剌的说道。


" 对了,艳红刚才来电话了,说你们要是没事,今天还去她家唠,反正她还是一个人,也没亲戚来的,我的意
思是你去场子门口那个商店,多少买的东西,就当是给艳红的娃买,也显得咱们有礼数" 岳母边撒着鸡食,边说道。


" 还有,就是你买了后直接去她家吧,不用折回来了,我这就去叫小薇,让她起来后,直接就过去" 岳母安排
着。


" 遵命,我这就去,我的好小妈" 我笑着看着她说。


" 就你怪话多,又成了小妈了,我这辈怎么一直往下掉啊" 岳母停下手中的活计看着我说道。


" 你误会了,是看着您太显年轻,叫妈都把你叫老了,所以小妈更贴切" 我厚着脸皮解释。


" 赶紧去,啥东西到你嘴里都有出处" 岳母害羞的说道。


到了场子口的商店一看,呦,还挺全,整个一小型超市,感觉比海星都大,现在农村真的是发展了哦。我一股
脑买了很多,包括给艳红娃的什么太子奶、旺旺的一大堆东西,还有给艳红买了一盒血尔口服液,类似于太太口服
液那种,甚至还给她妈荷花买了一盒脑白金。


但我把这么多东西一股脑铺到艳红家炕上的时候,并没有从她脸上看到很多惊喜,这也让我多少有点失落。


" 干啥买这些,来就行了,花那钱,见外得很" 艳红靠着墙说道。


" 我第一次来,应该的,哪天你娃在,我还要给压岁钱的" 我客气的说道。


艳红今天换上了一身紫色的保暖衣,不知是不是买小了,勾勒出更加诱人的曲线,我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 是不是没有小薇好看,在大城市就是不一样,看着多年轻" 艳红慢悠悠的说道。


" 没有,还是很好看" 我紧张的极力解释着,我感觉艳红对我的态度始终怪怪的,但是说不出来。


" 乃芬姐已经把我们家的事儿给你说了吧" 她悠悠的说道。比她叫岳母姐姐更让我吃惊的是她居然猜到岳母给
我说了她们家的事。


" 多少说了一点" 我不想骗她,如是说道。


" 我就是感觉不平衡,怎么什么好事都让她们家占了,我妈好不容易嫁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还跑了,小薇也找
了个这么好的男人,你再看看我们家那口子,还有你看你岳母袒护你那样,跟自己的小男人一样" 艳红有点激动。


" 艳红,你别这样极端" 说老实话,听了他说的,我多少有点不高兴,所以语气也有些冷。


" 怎么,我说说都不行了,你知道我那天吃饭,为什么那样,我就是为了气气她们俩" 艳红越说越激动。


" 可是你的目的没有达到,她们根本没在意" 我故意激她。


" 你走,把你的东西拿走,我不稀罕" 艳红说着就要扔炕上的东西。


我一把拽住她,她脚下一滑,顺势倒在我怀里了,她的胸口死死压着我,我能感觉到那里的肥美,手触在她腰
间的软肉上,我的弟弟死命的顶在她的小腹上,虽然没有完全勃起,但我相信她能感受到,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当我准备要推开她时,我发现她的手死死的拽着我的衣服。


" 别动,让我说完,你知道吗,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真的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长的这么像的两个人,我
恨他,所以我对你不冷不热,甚至于想利用你气小薇和乃芬姐,但是,我有多少个夜晚梦里都有他的影子,我是多
么的渴望他回来,我多想叫一声- 爸啊" 艳红说着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我刚才的不快已经一扫而空,多么可怜的女人啊,我突然就产生一种怜爱,我甚至有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疼疼
她的感觉,而且内心深处更加产生了一种很刺激,很超乎伦理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心魔一样,吞噬了我所有的理
智。


" 好了,闺女,别哭了,一会让小薇看见,该误会了" 我托起她的脸,逗着她道。


" 去,谁是你闺女,好意思" 她别我逗笑了。


" 你要不介意,我可以临时当你爸爸啊,当然,一直当也可以,我愿意一直守护这我得乖女儿" 我说这话的同
时又用劲搂了搂她的腰。


她仿佛被我的真情融化了,痴痴的看着我,一言不发。


" 怎么,不喜欢爸爸啊,爸爸对不起你,这次来了就不走了,一直陪着我的小宝贝" 我陷入了某种角色当中。


她的眼里已经溢满了泪水,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这么抬着头看着我,别提多心疼了。我的欲望一下子被点燃了,
弟弟已经硬成一根铁棍了,急需要释放。我一下子吻上了她的嘴,并且瞬间开启嘴唇,用舌头展开攻略,她被我的
热情一下子也感染了,搂着我的脖子,用力吻着,可是我发现她的接吻技巧几乎等于零,我像一个老师般,慢慢引
导,前后左右,她好像一个聪明的学生一样,一点就透,不一会我俩已经吻得满嘴津液,而且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
急促,身子更是软得像没了骨头。


" 小宝贝,让爸爸好好爱爱你吧" 我看着她绯红的双颊,轻轻在她耳边说道。


她已经瘫坐一团了,没有做任何的反应,只是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的将保暖衣推了上去,她居然戴的是前扣的内衣,内衣很小,几乎只能罩住那对丰乳的二分之一,一大
片白肉漏在内衣外,我恶作剧般,没有解掉,而是直接将内衣罩杯拉到双乳下面,这样更加衬托出她的丰满和挺拔。


乳头、乳晕不大,颜色也不深,双乳肥腻,而不失弹性,我把玩着一对豪乳,抬头再看她是,她早已害羞的侧
过一旁了,我用嘴直接擒住她的乳头,舌头在上面打转,左右来回换,她依依呀呀的哼个不停,感觉上很享受,我
准备再来点刺激的,我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乳头,不停的刮。


" 啊……不行了,不能那样,我要死了,快停下" 她急促的叫道。


" 你给谁说话呢,不知道叫人嘛" 我邪恶的狠狠说道,嘴上并没有停。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扭动了。


" 啊……啊……老公,不行了,不行了" 她好像几近崩溃了。


" 不对,你叫我啥,怎么这么不长记性" 我停下嘴上的挑逗,看着狠狠她说道。


她悠悠的睁开,眼睛,幽怨的看着我,好像知道了我的坏心思,但是内心的羞耻心,又让她没办法说出来。我
不等他犹豫,又用力含下去,牙齿更加的用力刮起来。


" 嗷……爸……爸爸,不要了" 说完这一句后,我发现她已经到达高潮了,身子一抽一抽的,虚脱的不成人形。


怎么这么敏感,看来老公平时的挑逗也太不及格了吧。我心里这样想。


我轻轻的吻着她,等她悠悠的清醒,她睁开慵懒的眼睛,看着我说道" 我刚才要死了,你还让我说出那么羞人
的话。" " 我喜欢,乖女儿,一会爸爸让你更舒服,保证让你情不自禁的叫" 我邪恶的笑着说道。


我把她的保暖裤和内裤一脱到底,把她的屁股放到炕沿上,双腿呈M打开,小妹妹就呈现在眼前了,阴毛很浓
密,但是全长在上部,阴道口周围很干净,她的阴部很肥嫩,大阴唇害羞的轻轻向外翻着,我用手轻轻的拨开,看
到小阴唇及阴道口,居然还是粉红色,而且已经很湿了,我贴近深深的闻着,有股子淡淡的骚味,像酒曲一般迷惑
着我,我用嘴紧紧的贴了上去,舌头反复在阴道口扫着,吃进不少她的淫液,我一点都不讨厌的咽了。


她已经被我刺激的弓起了腰,我已经听不见她叫唤了,抬头一看,她紧紧的咬住了保暖衣。


我又将舌头伸进阴道,先是做弟弟状的抽插,她双腿不停使唤的夹着我的头,不让我动弹,我用双手用力的分
开,嘴上更加勤快,而且抽出来是还用舌尖挑一下她的阴蒂,连续数十下,她的身体夸张的打着摆子,我感觉她的
阴道里热流涌动,就在她难以抑制的一声" 嗷……" 之后,我感觉阴道口一波一波的激射,像呲水枪般,连续七八
下,她被我弄潮吹了,我的脸犹如洗过一般,湿湿嗒嗒的,别提多狼狈了。


我站起身,用她保暖衣擦着脸,将她抱起放到炕中间,她含羞的不敢看我。


" 你看你多大了,还尿了爸爸一脸,是不是该惩罚啊" 我扳过她的头,故作威严的说道。


" 你把我弄得浑身没一点力气了,你想怎么惩罚我啊" 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 罚你吃爸爸的鸡巴" 我粗鲁的说道,随即脱掉裤子,把硬邦邦的弟弟送到她嘴边。


她看着我硕大的弟弟,惊讶的合不拢嘴,我就势扶着她的头,插了进去,她呕了几下后,逐渐适应了,就是这
娘们口水太多,不几下,我的弟弟已经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了,而且好多口水都流到了炕上。


我知道今天不能打持久战,拔出弟弟后,对准她濡湿的小穴,一杆到底,她发出了" 嗷……" 一声狼一般的嘶
鸣。


" 你把我插穿了啊" 她喊着。


" 谁把谁插穿了" 我便插边说道,并且说完后,又狠狠的插了几下。


" 疼,轻点,爸爸把女儿插穿了" 她害羞的喊道,无疑更加刺激我了,我对着她的小穴,打桩机一般,次次到
底,连续作业,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 啊……、啊…、太大了,涨死了,撑破了,你顶到我肚子里了" 她语无伦次的乱喊道。


我又连续重插了十几下,然后顶着她不动,感受着她阴道深处的子宫口像个鱼嘴一样有节奏的一张一合的,刺
激的龟头别提多舒服了。她身子不停的抖着,嘴也开始哆嗦着,断断续续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说道" 我要尿了,憋
不住了。" 我的弟弟刚退出,她已经一抖一抖的对着我尿开了,很有力量,都射到了我的腹部,她一下崩溃的大哭
了起来,我看着她对着我尿完,突然感觉很刺激,在还没有彻底淋漓尽的时候,我用嘴堵了上去,她抖了一头,在
我嘴里尿完最后几滴,咸咸涩涩的,并没有什么怪味,之前的强烈刺激,让我越发的变态,连我自己都吃惊。


" 脏,脏的,对不起,呜呜……" 她边哭边说。


" 不脏的,我的乖女儿哪都不脏,爸爸最爱了,你看爸爸刚才喝的多高兴" 我不停的安慰她道。


" 爸爸,女儿让你随便插吧,你赶快射吧,我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快活,快经不起了" 她哀求我道。


我轻轻的将他板起,让她跪在床上,我扶住她肥硕的肉臀,慢慢的顶了进去,我知道不敢在耽搁了,所以也没
有什么讲究了,速战速决,肥美的臀肉被我强有力的碰撞溅起一波又一波的臀浪,犹如豆腐脑般,刺激的我一下比
一下狠,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呻吟,就在一波猛烈的冲撞后,弟弟深深的抵在臀部上,龟头仿佛撑开了小鱼嘴,疯狂
的发射着,刚才还没声音的她,猛的昂起头,一声长鸣后,就跌倒在了床上,浑身筛糠一般。


我认真的清理了双方的下体,以及床上的秽物后,靠在床上吸着烟,她挣扎着窝在我怀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