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淫荡少妇白洁之交通肇事
淫荡少妇白洁之交通肇事
今天上午没课,白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边玩儿着铅笔,一边浏览着报纸上的新闻。这时,包
里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老公王申的号码。「喂,什么事儿?什么……在哪儿呀?」白洁刚才
还春意盎然的俏脸立刻没有了血色。「好,嗯,我马上过去。」白洁匆忙地向教导主任请了假,拎起小
包。「怎么了?白洁老师,有事儿吗?」李明老师关切地问道。「是王申,开车出了点儿事儿,我去看
看」白洁也不愿多说,急匆匆地出去了。今天天气不错,九月的天气秋高气爽。白洁穿着一件白色浅花
衬衣,下身穿一条低腰牛仔裤。虽然遇到了烦事儿,心情不好,但是,走在街上,高雅的气质还是自然
流露。饱满的前胸,圆润的屁股,每走一步都能颤动出一种美的韵律。她招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去交
警队。」原来,王申在电话中说,他开着老七的捷达车,在街上撞了一个电三轮,现在被交警扣押了,
叫白洁过去办理相关手续。白洁一听头就大了,王申什么时候学的开车呀?谁办过这种手续呀,也不知
道伤到人没有?胡思乱想中,出租车停在了交警队的大门前,白洁付了车钱,来到了交警队的大院里。
大院的西半部分停着好多的破汽车,都是被撞坏的,简直像废品收购站。东部的北面是一个三层的小楼,
南面靠近大门处是一排平房。表情严肃的警察和满脸沮丧的司机们出出进进各个部门。白洁挨个看着门
上的牌子,找到平房中的一间事故组,敲门进去。屋里几个警察正在办公,「请问你找谁?」一个戴着
眼镜的年轻交警问道。

「刚才在小北街撞三轮的,王申,他在哪儿?我是他爱人。」

「哦,那个王申呀?他就在隔壁。你拿着几张表格,一会把它填好。」年轻警察递给她七八张表格。
「嗯,好,谢谢。」白洁在诚恐中也不失礼貌。白洁来到隔壁,只见王申正坐在墙角的椅子上抽烟。「
到底怎么回事儿?伤着没有呀?」白洁几步上前,拉着王申的胳膊,一边观察一边问,俏目中满是关切
之情。「嗨,今天真是倒霉。」王申懊恼地说:「老七出差去了,临走时把他的捷达车放在了咱们楼下。
平时我和老七开车出去玩儿,高兴了也学着开了开车,感觉挺好的。这次正好也过过车瘾,谁知道刚走
到小北门一拐弯,突然从胡同里出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孩子,我赶紧打方向盘躲他呀,谁知,就把另
一边的电三轮给撞了。」人呢?把人撞伤了没有呀?」慌乱中白洁的头脑还是理智的。」人好像没事儿,
那个三轮是在哪儿停着的。只是把三轮撞烂了,老七的车大灯、保险杠也都撞坏了。「」只要人没有伤
着就好,大不了咱们赔钱了事。「白洁长出一口气。可是,我没有驾照呀,他们说要拘留我。」王申可
怜巴巴地望着白洁。?」啊?这么严重呀?那可怎么办?」白洁也没有主意了。「你先把这几张表格填
好,回去想想办法,最好不要让我们学校知道。」到这时王申还顾及到脸面,真是的。「也只好这样了,
我先回去,找找门路,中午我给你送饭来。」白洁手拿表格,低头来到大门外。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
在了大门口,从车上下来了一位高大的警官,和司机一摆手,车就一溜烟的开走了。「白老师,怎么是
你呀?」高大的警官看到低头走着的白洁,满脸的惊喜。「你是…?」白洁抬头看着这位警官,似曾相
识。「我是祁健呀。我们应该很熟悉呀!」祁健看着这位曾在自己身下销魂过美女教师,裤裆里的东西
蠢蠢欲动,眼中流露出猥亵的目光。「是你,我……」白洁也认出了他,俏脸立刻变得通红。那天的淫
乱舞会上,就是他把自己干的欲仙欲死,他的家伙儿,是白洁所经历过的男人中个头最大的。「来,到
我办公室来。」祁健来到了白洁跟前,用手轻轻地碰了白洁一下。

白洁表现的很顺从,她想起来了,这个祁健就是交警队的,此时很需要他的帮助呀,在他强烈的阳
刚气质面前,她自己有种说不出的被征服欲望。两人来到北面三楼的办公室,祁健随手把门一带,自动
门锁很好用,轻轻的就锁上了。祁健拉着白洁的手,「来,请坐。」两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但是,拉
着的手却没有松开。「怎么了?白老师,有事儿吗?」

白洁任由祁健握着自己的小手,抬眼可怜巴巴地说:「我老公出车祸了,正在你们这儿关着呢。」
「哦,怎么会这样?你说仔细点。」白洁就把王申说的经过,又说了一遍。祁健往白洁身边凑了凑,「
白老师,你不要着急,这事儿我能帮你。」说着就把白洁的娇躯拦在了怀里。「如果把你急坏了,我会
心痛的呀。」白洁象征性地推了推祁健厚实的胸膛,「可是,现在怎么办呀?」V 祁健在白洁的俏脸上
亲了一下,「好,咱们马上就办。」说着他坐到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随手拨了一个电话。「喂,小
李吗?今天小北门撞三轮的事儿清楚了吗?怎么处理呀?嗯…嗯…是这样,那个王申的爱人是我的表妹,
对,你们看着处理好了。嗯,就这样吧。」「OK,一切搞定。」祁健又回到白洁的身边,再重新把白洁
搂在了怀里,「白老师,还不谢谢我?

白洁有些茫然地看着祁健,举了举手中的表格,」什么搞定呀?这个还没有填好呢。「祁健」哈哈
「一笑,接过表格顺手放在了办公桌上。」这一切你都不用管了,你哥哥给你办还不行吗?下午就可以
让你的老公回家,怎么样?」一边说着,一只大手就急匆匆地攀上了白洁挺拔的乳峰。白洁还是不敢相
信,刚才还愁得不知如何是好,好像遇到了这辈子最犯愁的事儿,可转眼之间就没事儿了,这怎能让人
相信呢。」那撞坏的车、三轮怎么办?」白洁还是想到了一些细节。祁健又是呵呵一笑,双手一用力,
就把白洁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使白洁肉乎乎的大屁股坐在了自己硬鼓囔囔的胯间,好像哪里不用东西
压着就会顶破裤子一般。白洁只是象征性地扭了扭,其实她也知道,这事儿已经妥了。祁健用脸蹭着白
洁的嫩脸,双手各自握着一只乳房,在白洁的耳边说道:」还不相信你哥哥吗?我的白老师,我已经安
排好了,你老公开的车有保险,我们已经通知了保险公司,一切费用都是保险公司承担的。「白洁听了
激动地扭过身子,双手搂着祁健的脖子,」真的呀?这可太感谢你了。「说着伸嘴亲了祁健一下。祁健
用手捧着白洁的俏脸,」这就算谢了吗?白洁小嘴一撅,屁股一扭,「那你还想怎么样?要不我和我老
公请你大挫一顿吧。」祁健看了一下手表,上午十点一刻,又把白洁往怀里搂了搂。「白老师,像你老
公出的这件事,其他的都好说,只是有一样:无照驾驶。就这条比他撞三轮本身要严重得多,我看这样
吧,我和你回你家,找两张你老公近期的照片交给我,我回来后给他补个驾照,这样就稳妥了,你说好
吗?」白洁明白祁健想干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心情不错。于是,她咬着下嘴唇点了一下头,娇
嗔地说道:「照你说的做好了,我们走吧。」两人站了起来,各自整理了一下衣服,一前一后出了办公
楼。来到院子里,白洁对祁健说「我想给我老公说一声。」祁健微笑着点点头,「去吧,我开车在大门
外等你。白洁又来到王申待着屋子里,王申一见白洁就愣住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表格都填
好了吗?有门路没有呀?」白洁压抑着内心的喜悦,故意绷着脸说:」表格还没有填,不过门路倒是还
有一个,我一打听呀,我有一个远房的表兄就在这个交通局里,只是现在他不在,我打电话给他了,他
说这事儿他还能办,也许下午就能让你回家。「真的吗?哈哈,那可太好了,只要不拘留我,我们陪个
钱都行。白洁」哼「了一声,」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我表兄说,你无照驾驶,罪过很大。到底你能不
能出去,要等下午表兄回来再说。「王申一听白洁有一个在交通局的关系,把心早就放下了,具体到什
么时候出去,他到不怎么在乎,大不了多请几天假有了。于是,王申说,」那你快点再联系他呀。「

白洁说:」这样吧,我回去马上给他联系,看看能不能让他早些回来。哦,对了,中午我要是来不
了,我让别人给你捎点吃的吧。「王申的心情也舒服了,也就不再愁眉苦脸了。」行呀,吃点什么都行,
你还是抓紧时间办正事儿吧。「他做梦都想不到,白洁确实要办」正事儿「。祁健没有开警车,怕给白
洁带来不便。白洁出来后,坐到了后排,她不是怕祁健骚扰她,而是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祁健开车很快,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白洁家的楼下。停好车,白洁在前,祁健紧跟在后面,由于还不到中午时间,楼道里
静悄悄的也没有行人。看着白洁上楼时扭动的大屁股,祁健浑身燥热,紧走几步,大手捂在了白洁的屁
股上,中指很准确地按在了屁股沟里。白洁吓了一跳,急忙窜开,狠狠地白了祁健一眼,压低声音说道
:」找死呀!「紧走几步,来到自家门前,开始掏钥匙开门。祁健也来到她的身后,用胯下硬物顶着白
洁的屁股,鼻孔里闻着她头发里的的幽香,嘴里嘟囔着:」快点儿吧,我的白老师,你再不快些,我就
把你就地正法了。来到屋里,门一关上,祁健就把白洁抱了起来,「白老师,我的小宝贝儿,你想死我
了。」张着大嘴就在白洁的脸上亲着,鼻子、脸蛋、耳朵、眼睛都亲了一遍,亲的白洁「咯咯」直笑:
「你先放我下来,亲的人家满脸都是你的口水,你讨厌呀!」祁健不说话,一张嘴,又把白洁红嘟嘟的
双唇含住了,一条大舌头不容分说就闯进了白洁的小嘴里,与白洁的香舌纠缠到了一块。白洁也不扭动
了,很投入地与祁健吻在了一起。这一吻,便吻了个天昏地暗,吻得白洁口水直流,不过一点儿也没有
浪费,都被祁健吸到嘴里吃了,真是琼浆玉液呀。直到两人都吻累了,白洁才挣脱开祁健的拥抱,「好
了,我要找王申的照片了,找到后你拿回去,顺便给我家王申稍点儿吃的。」白洁并没转身,一边向着
卧室方向后退,一边冲祁健调皮地眨着眼睛。!祁健已冲动的气喘吁吁了,「离中午时间还早呢,我们
先办点正事儿吧。」白洁眯着媚眼,挺了一挺高耸的胸脯,嗲声嗲气地说:「正事儿不是已经搞定了吗?
还办什么正事儿呀?啊…?我的祁哥哥。」这一下可把祁健诱惑的控制不住了,他一下子把白洁扑倒在
席梦思床上,把头扎在白洁怀里,使劲摩擦着她的胸脯,呢喃道:「我的小宝贝儿,你不知道吗?我想
操你呀。自从上次我们聚会后,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你的乳房又大又香,你的屁股又圆又白,你的小
逼又热又紧,还有你的俏模样,已经铭刻在我心里了。」白洁听着他的表白,虽然粗俗,却表达的真切,
因此也很感动,温柔地抱住了他的头。祁健的左手握着一只乳房,右手伸到了白洁的双腿间,在那鼓鼓
的阴丘上按压着,由于隔着牛仔裤,只能感觉到那里的温热,但依然让两人感到了强烈的刺激。尤其是
白洁,双腿扭动、夹紧,鼻中直喘粗气。

简单爱抚就使白洁性欲高涨了。虽然职业和性格造就,白洁仍然保持着强烈的羞耻感和虚荣心,但
是经过八九个男人的性爱洗礼,现在的白洁早已是真正的淫荡少妇了。不管在什么地方,任何事情在白
洁的头脑中都能引起性的幻想,走在大街上,喜欢用余光偷看男人的胯下。在乘公交的时候,不管男人
有意或无意,只要和她有身体接触,其下身都会湿润。这种强烈的身体反应时常困惑着她,她有时觉得
自己非常下贱、可耻。也因此在平时的公共场合,又表现出优雅、高贵、矜持。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
闷骚型」少妇。今天在自己家的卧室里,和自己有过鱼水之欢的祁健这样抚摸调情,你想,白洁她能不
春情荡漾吗?

「噢…祁健,不要…不要再摸了,窗帘还没拉上呢。」祁健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没事儿,你的窗
外空旷,对面没有其他建筑,不会有人看到的。白洁一想也是,不过,大白天的在家和男人偷情,她还
是有点儿不好意思。她抬头亲了祁健一下,」祁健,快中午了,我还要给老公送饭呢,我们下午在做好
吗?」激情中的白洁还是想到了老公。祁健一边抚摸着白洁柔软的身体,一边说道:」要不这样吧,我
打个电话,让小李给他打饭,你就不要去了,我们下午一起接他出来,你看怎么样?」

」不太好吧?我怎么向我老公说呢?」其实白洁心里已经同意了,嘴上还在犹豫着。」你就说正在
联系熟人呢,这个时候他不会多心的。「祁健说着,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小李,中午你给那个王申
买一份工作餐,就说是他老婆交代的,嗯,就这样。祁健放下手机,开始很温柔地给白洁脱衣服,「宝
贝儿,你快让哥哥想死了,今天多好的机会呀,让我好好地爱爱你吧。」上衣的扣子解开了,露出了里
面浅粉色的乳罩和光滑的肚皮。白洁虽然心里特想,但还是放不开。她用手推拒着「别脱衣服了吧,我
们简单地做一下算了,大白天脱光了多不好意思呀。」不,我要爱你的全部。「祁健脱着白洁的衣服,
自己的衣服很利索地就脱光了,一条硬邦邦的大鸡巴直直愣愣的特显眼。白洁在扭捏中碰到了祁健的下
体,立即惊呆了,」啊?这么大呀?祁健让白洁柔嫩的小手握在自己的大鸡巴上,张嘴把白洁小巧的乳
头含在了嘴里,他用手抓着另一个,尽情地抓弄着,划着圈,还在小樱桃上捏弄着。白洁的奶子是很敏
感的,又吸又摸的感觉跟刚才不同,她的小乳头很快就硬了。

祁健还没有玩够,又将奶头含在嘴里,轮流吮吸着,比淘气的孩子还过分。白洁嘴里迷乱说道:「
祁健…祁哥别再玩了,别再欺侮我了。我…痒死了,我快要被你给折磨疯了。」一边叫着,一边四肢乱
扭着。祁健吐出一个奶头,只见那奶头沾着口水,已经硬了,就笑道:「这不是折磨,这是享受呀。白
老师,我一定会叫你快乐得象神仙,这辈子都离不开我,日日夜夜想着我,时时刻刻念着我。」说着话,
又将另一个奶头含进嘴里。大手则在那只奶子上把玩着。如此玩弄,使白洁激动极了,她感觉自己下边
的水越流越多。当祁健的手又伸到她的胯下时,发现裤衩的那一处已经湿了。祁健大乐,说道:「我的
白老师,你已经浪起来了,水还蛮多的。」说着,手在她的胯下摸索着,抠弄着,刺激着她的焦点部位。

白洁哦哦地叫着,娇喘不已,说道:「我痒死了,我要疯了,祁哥,你快点停手呀,我要不行了。」
祁健一边玩弄着她的下边,一边欣赏着她的表情。她的脸上有喜悦,有兴奋,也羞怯,也有慌乱。但祁
健知道她一定是快乐的,因此,就说道:「白老师,一会儿,你一定会求我操你的,你信不信。」说着
话,那手指活动得更频繁了,随着手指工作的展开,她的浪水也越流越多,慢慢变成一条小溪。那裤衩
遇水处都已经湿透了。当此情况下,祁健两手一伸,把裤扣揭开,将牛仔裤连同裤衩一起给褪了下来。
此时的白洁已经一丝不挂了,光滑的小腹下是肉呼呼凸丘,白白净净的只有一小丛绒毛,祁健激动得眼
珠子都要冒出来了。白洁惊叫一声,将腿并得紧紧的,伸手捂住自己的下边,保护着自己最宝贵的部位,
不让祁健看。

祁健并不着急,津津有味地看着,虽说是第二次和白洁亲热,但是第一次在聚会的时候很匆忙,并
没有好好的欣赏。于是说道:「宝贝儿呀,不要怕,也不要害羞呀,让我好好看看你。上次只顾得操你
了,没有好好地欣赏你。你的脸蛋漂亮,小逼也应该很漂亮的吧。」说着话,就去分白洁的大腿。白洁
叫道:「不要…不要看。」但她的抵抗是无力的,微弱的。祁健还是不费劲儿地打开了她的双腿。当他
的目光看到那里时,都忘记了眨眼,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只见那几十根绒毛卷曲而精致,一根根发亮,全部长在凸起处。下面则是一个白馒头,一条细缝微
微裂开,缝隙中是粉色的,嫩嫩的。下边的小口正流着口水呢,将屁眼都弄湿了。那屁眼了也同样娇小,
细嫩,令人惊艳的一圈皱肉。即使将嘴凑上去吮吸,也不会令人反感。

祁健看得有些发呆,不由得跪在白洁的身边,从她的小脚、大腿、小腹,到胸部,然后再将目光移
到她的俏脸上。他心里暗暗赞叹,这淫荡少妇的长得真美。白洁不但长相好看,而且眉目含春,有一种
内在的骚劲,真让人受不了。

白洁羞得捂起脸来,她知道祁健在干什么。她最隐密的地方已经被人看到了,她羞得说不出话来,
想并拢两腿也做不到。

祁健称赞道:「白老师,你这嫩屄长得跟脸蛋一样好看,我爱死你了。」说着话,他将白洁的玉腿
分得大开,然后兴高彩烈地俯下身,把嘴凑了上去。他要把全部的热情都倾注在这闷骚少妇的下身。

他用手指拨弄着小豆豆,那是很娇嫩的一个点。他伸长舌头,在她的花瓣上津津有味地舔着,不放
过任何一个角落,偶尔还用嘴唇夹一下。那新鲜的感觉,以及白洁的下体略带骚味的气息使他发狂。他
象吃面条一样,大口吸着,亲着,品着,轻咬着,象是发了疯。他有时还把舌头伸进去顶、搅,这一系
列的动作使白洁同样难受。她受到的刺激之大是可想而知的。她双手使劲抓着床单,纤腰使劲扭着,红
唇张开,啊啊地叫着:「祁大哥,那里脏,不要再舔了,再舔下去,我都喘不过气来了。」她的声音里
透着兴奋和不安。祁健自然不会放弃,他抬起湿淋淋的大嘴,说道:「白老师呀,既然是玩嘛,那就要
玩个痛快。你这嫩屄一点儿都不脏,这是我吃到的最好的大餐呐。」说着话,又低下头,继续猥亵着白
洁的胯下。白洁颤抖着,浪水流了个一塌糊涂。她和高义玩儿的时候,高义很少舔她的阴部。她经过的
男人里只有她的公公舔过她,其实她也很喜欢男人舔她的下面,只是作为一个教师,在和男人做的时候,
怎么好意思说呀。祁健把她玩得全身发软,那滋味儿真是又痒又舒服,她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
玩到后来,白洁叫声都有点沙哑了。祁健自己也受不了,又在她的菊花上亲了几口,亲得菊花直收缩。
然后他直起身,两眼发红地瞅着白洁,说道:「白老师呀,来,让我操你吧,我已经想了好久了。」白
洁合着美目,右手攥着祁健的大鸡巴,嗲嗲说道:「祁哥,快点儿吧。我要……你玩儿的我都受不了了,
快…

祁健呵呵一笑,挺着个大鸡巴就趴了上去。当他压在白洁的身上后,那硬得跟大棒槌似的阴茎就顶
在了白洁的胯间。白洁睁开美目,哼道:」祁哥,这是你的东西吗?怎么这么硬呀

祁健亲吻着她的粉脸,说道:「白老师呀,如果不硬怎么给你插进去呀。」说着话,手持肉棒,顶
在了白洁的阴门上。白洁柔声说:「祁哥,你要轻轻的,你的鸡巴太大了,一下插进去很疼的。」她的
眼里含着春情,当说到「鸡巴」两字时,脸蛋绯红,一看就知道动情了。

祁健说道:「我的白老师,你就好好地享受挨操的滋味儿吧,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说着话,鸡
巴在那屄口滑动一会儿,等沾满了粘液之后,往里一挺,「咕唧」一声,二十公分长的大鸡巴就进去了
一半,白洁的绣眉一皱,还没有哼出声来,祁健一使劲,就全部插进去了。祁健今年三十岁了,身高很
高,体格强壮。平时在家和老婆做爱,总是把老婆干的死去活来。然而,家花不如野花香,由于身体强
壮,性欲旺盛,几年来在外面也没少尝鲜。但自从在那次淫乱的聚会上,操过了白洁之后,脑子里就总
是索绕着白洁的影子。那风骚的少妇,不但模样端庄秀丽,骨子里还透着淫荡,那热乎乎、紧凑凑的嫩
屄,插进去夹得鸡巴发麻;那鼓囊囊的奶子、肉鼓鼓的屁股,搂在怀里那叫一个爽。祁健平时一想起操
白洁就格外兴奋、格外冲动。现在自己粗大的鸡巴就插在白洁的嫩逼里,能不叫他激情万丈吗?

同样,白洁也很亢奋。她本是一个自尊自爱,又很娴静保守之人,可是在被高义弄过并成为他的情
人之后,特别是又经过后来一系列的男人的操弄,她现在已变成一个热情如火的荡妇了。每当男人的阴
茎插进自己的阴道,平时的顾忌与矜持就通通抛到了九霄云外,这时候的她,最需要的就是性爱。祁健
趴在她的身上耸动着屁股,使大鸡巴快速进出着,每次进去都顶到最深处,长着胸毛的胸肌紧压着白洁
的嫩乳,不断地按压、摩擦使乳头顽强地挺立着。白洁感到很爽,那种涨满、撞击所产生的快感是语言
无法描绘的。她一边呻吟浪叫着,一边扭动着腰肢,两条玉腿不时屈伸踢动着,两只手在祁健的背上、
屁股上乱摸,显示出极享受的状态。`

祁健见自己干的白洁这么激动,俏脸红得像晚霞,美目半眯着发出喜悦之光,自己的心里别提有多
高兴了。一个男人能操得女人快乐销魂是值得骄傲的、自豪的,更何况是心慕已久的白洁老师呢?祁健
喘息着,在白洁的耳边问道:「白老师,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爽、特舒坦?」白洁的红唇张合着,
呻吟般地说:「求你不要在这时候叫我老师……我…我感觉自己就要融化了,就要飞到天上去了。祁
健听了直笑,说道:」那叫你什么?叫老婆?叫宝贝儿?」白洁哼哼唧唧地说:」你…你随便,快快动
呀!「祁健直起腰来,双手抱着白洁的两个腿弯,把大鸡巴都抽了出来,只留下个大龟头还卡在阴唇里,」
好吧,我叫你老婆,你叫我老公吧,怎么样?」白洁挺了挺屁股,想追随大龟头让其插入,」不好,我
又不是你的老婆。「祁健的胯部一躲,只让龟头在逼口处研磨,」你不是我的老婆,怎么让我操你的嫩
逼呢?说呀。「白洁急的屁股直扭」不要闹了,快插进来呀!「媚眼发红,好像要哭了白洁今年二十多
岁了,祁健看着比自己小五六岁的美女少妇在自己的胯下婉转哀求,心中得到了极大满足。腰部慢慢使
劲,眼看着自己粗大的鸡巴被白洁的阴唇吞没,白洁也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祁健匀速地抽插着,白洁那对丰乳在祁健的动作下摇摇晃晃,犹如波涛起伏。她的洁白、圆润、细
嫩、滑腻、挺拔,教人百看不厌。还有那两粒樱桃和樱桃立足的浅红乳晕,都使这奶子更多了几分诱人
与可爱。祁健看得眼馋,便伸手去抓。那奶子真好,若不认真去抓都无法抓实,滑溜得像抹了油一样,
那种触碰的手感之好,使人惊喜交加。当你抓实了,又像摸到两团棉花一样,但又有温度、有硬度,弹
性好极了。祁健像玩玩具似的贪婪地玩着,他时而触碰,时而抓实,时而将她按扁,时而将它拉起,对
两粒奶头更是不遗馀力地挑逗,使奶头涨得老大,不但用手,而且还把大嘴凑上来吸允着大奶子,而底
下的大鸡巴则噗哧噗哧操个不停。

这双重的攻击使白洁欲死欲仙,她娇喘吁吁,彷佛随时都会飘到天上去。她哼叫道:」亲爱的……
祁哥……你要把……我……害死了……白洁要上天……天了……「

祁健吐出一粒奶头说道:」叫好听的,叫声老公,我陪你上天。「说着,又把另一粒奶头吃到嘴里,
伸手玩另一只奶子。下面的插弄的虽说不那么快,但是绝对有力量、够激情。

白洁呻吟道:」祁哥,好老公……别玩……别玩奶子了……我要痒得死掉了……「

祁健哈哈一笑:」这才是我的好老婆,看我怎么操死你吧。「放开奶子,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
加快速度,呼呼地干了起来。那两个刚被玩过的大奶子欢快地舞动着,幻化出更迷人的光影,使祁健大
感过瘾。底下的大鸡巴则更为凶猛,铿锵有力地干白洁的小嫩屄,白洁的爱液也不知流了多少干到一
定程度时,白洁更激动了。她四肢缠住祁健,使劲挺着下身,脸上流露出强烈的需要和亢奋,那种美由
高雅矜持变为艳丽放纵,但仍有她固有的气质,因此,在祁健心中她还是与众不同的。

祁健太快乐了,那根大鸡巴插在小嫩逼里享受着少妇的暖紧,他觉得全身无一处不爽,每根神经都
在欢叫。白洁也到了高潮,嘴里的呻吟声逐渐高亢。祁健两眼发光,威风凛凛地操干着,像是要把白洁
操死似的。又干了几百下,白洁就坚持不住了,大呼道:」老公,我要不、不行了我要……死……死了
……快点:…快点啊……「

祁健也知道她高潮了,便将速度提到最快,就像汽车换档一样,又抽插了十几下,祁健便感觉一股
暖流浇到龟头上,使他脊梁骨一个激灵,把大鸡巴死死地顶在白洁的逼心上,大量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白
洁迷人的小屄里。)

之后,他趴在白洁的身上不动了,像一条乾涸的鱼。白洁紧紧抱住他,好像怕他会突然消失似的,
这个时候,她感觉时间都凝固了。两人很久都没有说话,听着彼此的呼吸声渐渐变小、变轻,然后都听
到了对方的心跳声。

这一番激情,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两人起来一看表,快下午一点了。白洁温柔地说:」饿了吧,
我给你做点吃的去吧?」

祁健又把白洁楼到了怀里,恋恋不舍地说:」白老师,只要搂着你,不吃不喝不睡觉,死了我都愿
意。「白洁听了这话也很感动,轻轻地吻了祁健一下:」不要说傻话了,祁哥,快穿上衣服,我给你做
点吃的,你下午还要上班呢。「两人简单地吃了点东西,收拾完了,也快两点了。到了车上,磨磨蹭蹭,
又打情骂俏。到了交警队,白洁又恢复了以往矜持的摸样,领着祁健和王申见了面。」王申,这就是我
表兄祁健,是这儿交警队的大队长。要不是出了这个事儿,我们还不认识呢。「王申连忙上前握住祁健
的大手,一个劲地说谢谢……祁健呵呵直笑,对王申说:」妹夫呀,要谢你也要谢我表妹呢,她为你的
事儿,忙活了一中午,饭都没有吃好。「一番话说的白洁俏脸通红,在背后直捅祁健的后腰。 Z王申也
是嘿嘿一笑:」晚上我做东,去豪华大酒楼吃饭,以表达我对表兄的感激之情。「

朝中有人好办事,在祁健的帮助下,很多事情变得十分简单。不到4 下午点,所有的手续就都办完
了。白洁和王申先回家,订好了下午6 点在豪华大酒店碰面。回到家里,王申免不了发一通感慨,什么
三轮车乱停乱放呀,小孩子骑车不懂规矩呀,最后又说道祁健:」看人家祁大哥,办事就是利索,这就
是权力的作用。「白洁的心情不错,也没有和他争辩,只是劝他以后注意一点,伤到人就不好了。白洁
洗了个澡,下身换了一件短裙,长长的秀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发髻。让人看着清新、靓丽。差二十分钟六
点,白洁两口子就来到了豪华,他们订了一个五人间,坐在里面等祁健。不一会儿,祁健就到了,高大
的祁健穿着一身休闲便装,谈笑中显得很随便。祁健主座,白洁在左,王申在右。三人点了五个菜,要
了一瓶泸州十年,白洁则要了一瓶红酒。三人唠着闲话,推杯换盏。本来王申不能喝酒,但是今天大难
不死,心里高兴,非要陪着祁健喝几杯。可是两杯酒下肚,话就多了,舌头也大了。」祁大哥,我我敬
您一杯,今天要不是您帮忙,晚上就要在拘留所过夜了。「」不要客气,我的好妹夫,有我妹妹在,我
能让你吃亏吗?再说了,你在拘留所过夜,我妹妹怎么办呀?」祁健看到王申有点儿高了,也就没有什
么顾忌了,说话间和白洁眉来眼去。」以后你要常来我家,我让你妹子多炒几个好菜,好好的伺候伺候
你。「第三杯酒喝了,王申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祁健一看有机可乘,大手就伸到了白洁的大腿上,轻
轻地抚摸着。」那是自然,我会经常去的,我到底要看看,我妹子的技术有多高呀,呵呵。「说着还用
手在白洁的裆部按了按。为酒劲还是被祁健摸的,表面上装作不知,桌下用手轻轻一拍祁健的手,」技
术虽不是很好,但一样会让你吃饱的。「说着还用那迷人的媚眼飞了祁健一下。祁健简直受不了了,他
站了起来,把自己和王申的酒杯倒满:」来,王申,今天咱们初次见面,干一杯加深一下感情。妹子,
你也表示表示,陪陪哥哥,来,干!「白洁先站了起来:」谢谢祁哥!「王申也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
眼镜后瞪着一双已经无神的眼睛,和祁健碰一下杯,说道:」祁大哥,我不胜酒力,快不行了,让白洁
陪着你吧,不过,这杯酒还是要喝的。「说着一扬脖,杯中酒全干了。刚一坐下,王申就趴在了桌子上,
说什么也抬不起头来了。白洁看了王申一眼,责怪道:」又不能喝,还逞能,祁哥又不是外人。祁健心
中暗自得意,道:「看来妹夫真的不能喝了,妹子,妹夫说让你陪我,我们俩再弄一下吧。」话语中带
出了挑逗的味道。7

灯光下白洁的脸更红了,酒后的美少妇真是风情万种。她娇嗔地白了祁健一眼:「还是回家吧,我
可陪不了你!你还吃点儿主食吗?」祁健虽然是欲火中烧,胯下的老二硬的难受,但是现在也没办法。
一会儿再相机行事吧。于是,他站了起来,故意把鼓囔囔的下部向白洁一挺:「我也不吃了,你看都涨
得难受了,还是回家吧。」白洁冲着他那儿只看了一眼,就把头扭过了一边,低声说:「那我们走吧。」
和祁健一起把王申搀扶起来。在这过程中,祁健的大手没少在白洁的身体上擦油,惹来几缕羞恼的白眼。
白洁买过单,祁健扶着王申来到门外,招手叫了一辆出租。白洁故意地说道:「祁哥,你也忙了一天了,
回家吧,不要送我们了。

有租车司机在一旁,祁健很正经:」还是让我送送你们吧,妹夫喝成这样,你们小女人搬不动他。
「此时王申已经口吐白沫,站立不稳了。白洁一看也是,就没有说什么。来到白洁家的楼下,白洁在前
面先去开门,祁健半搀半抱着王申上了三楼。进了门,把王申扶到床上,白洁给他脱了外衣、鞋袜,又
拿了一条湿毛巾弯着腰给王申擦了擦嘴。」王申,喝水吗?」白洁还是很心疼人的。迷糊中的王申喃喃
道:」我不…喝,白洁,你要把祁大哥…陪好……「话没说完,头就一歪,睡过去了。身后的祁健用硬
鼓的下身紧顶着白洁肥厚的屁股,手摸着白洁的纤腰。」放心吧,妹夫,白洁妹子会把我陪好的。「后
面的一句说的声音很小,只是为了让白洁听道。安顿好王申,白洁推着祁健来到客厅。」祁哥,你先坐,
我给你倒水去。祁健坐到了沙发上,顺手也把白洁拉到了怀里,一手搂着她的细腰,一手捧过她的粉脸,
在那红嘟嘟的小嘴上亲了一下:「不要倒水了,这里不是有吗?」说完就亟不可待地把舌头伸进了白洁
的嘴里,尽情地舔吸着白洁的香舌。还真是的,白洁的小舌头够湿润,源源不断的口水香甜味美。早在
吃饭的时候,白洁就被祁健挑逗的春情勃发了,薄薄的小内裤早就让祁健扣摸的湿淋淋的。现在自己的
大屁股就坐在祁健坚硬的大腿上,乳房被他的大手揉搓着,嫩舌被他吸允着,加上少量红酒的刺激,白
洁几乎就骚浪的失控了。_ 现在的白洁已不是一年前的白洁了。就在自己的家里,也是有老公在场的情
况下,赵校长干过自己,东子也干过自己。虽说是老公喝多了,不省人事,就和现在一样。因此,白洁
今天表现的很从容,一点儿也没有怕老公看到的那种恐慌感。倒是祁健,在人家家里,当着老公的面,
搂抱着人家的老婆调情,从心理上多少有些障碍。白洁也看出了祁健的心理,一边脱着自己的上衣,一
边说:「没事儿,他喝多了,今天晚上不会醒过来的。」祁健见白洁这样热情,心想自己一个老爷们怕
什么,总不能辜负了美人的心意呀!于是,祁健帮着白洁脱掉上衣,解开乳罩。鲜桃一样的乳房刚一露
面,就被祁健含到了嘴里。两只乳房轮流吸允,只恨少生了一张嘴。在祁健连吸带舔的拨弄下,两个小
乳头很快就挺立了起来,就像小草莓一样。白洁的皮肤非常细嫩光滑,摸在手里就像缎子一样,爱不释
手。吃了一会儿奶子,祁健让白洁离开自己的,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长满胸毛的身体。白洁则蹲下
帮着祁健脱裤子,连同内裤一起退下。粗长的大阴茎立即弹跳出来,晃晃悠悠,张牙舞爪,就像一个小
生命。白洁看在眼里,爱在心头。不由得跪在祁健的胯间,用小手轻轻握住硕大的阴茎,上下撸动。没
几下,马眼里就渗出了一大颗晶莹的液珠。白洁伸出舌头,用舌尖很虔诚地舔掉液珠,弩起红唇,吸住
了大龟头。看着这个骚情少妇,光着上身,挺着两只白生生的奶子,跪在自己的胯下玩弄自己的大鸡巴,
祁健的心里很是满足。特别白洁红嘟嘟的双唇裹住自己的龟头吸吮时,简直就爽到了天。祁健的屁股向
下滑了一点,伸开毛茸茸的双腿,把白洁肉乎乎、滑溜溜的上身夹住。白洁正吃得过瘾,被祁健的大腿
一夹,不知道怎么回事,抬起了一双迷茫且又春意荡漾的大眼。祁健抓住白洁的双手,轻轻向怀里一带,
白洁温顺地伏在了祁健的胯间。嫩脸贴在了祁健的小肚子上,丰满的双乳则夹住了他直立的阴茎。祁健
挺动了一下大鸡巴,白洁立即会意,双手握住自己的双乳,先用小乳头拨弄大龟头,然后就用两只乳房
夹住了大阴茎,上下套弄。每当大龟头从乳沟中探出时,白洁就伸出舌尖舔一下。两人很默契,都能从
对方的眼睛中看出陶醉。旖旎的风光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用的都是肢体语言,没有说一句话。得到暗示,
白洁站了起来,背对着祁健,把裙子卷到了腰间,脱下了早已湿透了的小内裤。弯腰时,闪着水光的鲍
鱼不时从两瓣丰满的屁股中间露出,馋的祁健如同老猫遇到了咸鱼。伸手就把这对肥屁股揽到了自己的
嘴边,伸出长舌,在屁股沟中舔祗,寻找着自己心中的美味。

白洁很体贴,知道祁健的舌头要找什么。重新慢慢地弯下了腰,双手拄地,把一个肥美无毛的嫩鲍
鱼贡献到了祁健的嘴边。祁健好不开心,又吃又添,嘘嘘有声,连屁眼也不放过,还不时地在白洁的屁
股蛋子上轻咬一口。白洁撅着个大屁股,本来姿势就很累,又被祁健舔得浑身发软,直喘粗气,强坚持
着没有呻吟出来。从双腿间轻声地向祁健哀求道:「祁哥…不要再舔了,我里面痒死了…快给我插进来
吧。」祁健抬起头,脸上都是水泽:「好吧,妹子,来,骑上来。」祁健半躺,屁股坐在沙发沿上,硬
邦邦的大鸡巴和肚皮形成了一个锐角。白洁撅着屁股向后退,想坐在阴茎上。祁健却把她的身体转了过
来,使之与自己面对面,让白洁双手搂着自己的脖子,自己扶着白洁的纤腰。白洁的两条腿分跨祁健左
右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屁股慢慢移动。手扶阴茎,当大龟头对准了自己的阴道口时,轻轻地向下一坐,
「噗」的一声,硕大的阴茎全部插了进来。

哦……「白洁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把一个娇小的身子完全贴在了祁健宽厚多毛的胸脯上。祁健一
手搂着白洁的细腰,一手托着她的屁股,两条腿一张一合。两腿合拢时,腿骨把白洁的屁股顶起,使自
己的阴茎从白洁的阴道中抽出;两腿张开,白洁的屁股自然回落,阴茎又全部没入其中。而且,白洁柔
软的乳房在自己的前胸轻轻摩擦,真是回味无穷,妙不可言。祁健低下头,用脸蹭着白洁的秀发,鼻中
闻着白洁肉体的幽香,在白洁耳边轻轻说道:」妹子,舒服吗?」白洁全身心地感受着这美妙的时刻,
也轻轻地答道:」舒服。「」妹子,哥哥的大鸡巴插在你的嫩屄里,感觉又热又紧,你的小逼里面就好
像有一张嘴一样,嘬得我的鸡巴只想射。妹子,你的小逼怎么这么紧呀?」哥哥呀,是你的鸡巴太大了
呀,所以才感觉紧的。」「妹子,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吗?」「喜欢!」喜欢让哥哥的大鸡巴操你的小逼
吗?嗯,我喜欢!喜欢让哥哥用大鸡巴操我!「白洁身为教师,平时文明惯了,每当做爱时一说粗话,
阴道内的肌肉都会下意识的收缩,这对于插在里面的阴茎来说,那种感觉是绝对美妙。祁健并不着急,
搂着白洁肉呼呼的身子,不紧不慢地抽插着。又说道:」以后想哥哥的大鸡巴了,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嗯,以后只要哥哥想操妹妹了,妹子的身体随时都为你准备着。「白洁也动情地说道。妹子,我太爱你
了。来,让哥哥嘬嘬你的香舌头。」两人下面动着,两条舌头又搅在了一起。突然祁健想起了一件事情,
性交姿势不变就站了起来,腰上挂着白洁的身子,向卧室走去。他想看看王申是不是还睡着,若是王申
突然醒来,看到自己搂着白洁操屄,那可不太好。来到卧室的门口,隔着门玻璃向里一看,只见王申大
字仰卧,鼾声正响。祁健放心了,「啪」在白洁脸上亲了一口,鸡巴向上一顶,说了句「大功告成。」
就挂着白洁伏在了沙发上,把白洁的双腿扛在了肩上,双手搂住白洁的大腿,大力抽插起来。高速的抽
插快感来的特别强烈,白洁把一缕头发咬在嘴里,即使这样仍从鼻孔中发出了诱人的哼声。眼中盯着少
妇高潮时的媚态,耳中听着少妇「嗯……嗯…」的呻吟,再加上下面抽插时发出的「咕唧…咕唧…」声,
祁健的阴茎暴涨,快感一浪接一浪地传遍全身。祁健越插越快,身下的白洁再也坚持不住了,带着哭腔
说道:「哥…哥,我…快死了……受不了了……啊……饶了我吧…哦………」随着白洁的一声长吟,祁
健感觉到一股热流冲在了自己的龟头上,知道白洁达到最高潮了。受其影响,祁健最后冲刺了几下,把
大鸡巴深深地插在白洁的阴道内,畅快淋漓的射了。和中午一样,两人都没有动。细细地感受着对方性
器在余韵中的脉动。

最后,白洁的阴道一次大力的收缩,「啵」的一声,连同大量的精液淫水,把祁健软绵绵的阴茎挤
了出来。两人穿好衣服,一看表,已经十点多了。祁健拥抱着白洁,说道:「妹子,我回去了,你也早
点休息吧,刚才累坏你了。」白洁温柔地点了点头,「嗯,你也累了,快点回去吧,我爱你!」说着又
在祁健的唇上吻了一下。白洁把祁健送到门口,没有下楼,两人恋恋不舍招手告别白洁简单地的洗漱了
一下,就上床了躺下了。看着身边酣睡的老公,白洁心中产生了少许的内疚。不过也习以为常了,白洁
翻了个身,背对着王申,在性爱高潮的余韵中睡着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