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的幸运性事
大学的幸运性事
约在四年前,我还是一位大学生,是大四的时候,我不住在宿舍中而在外租房子住。

那是一个新秋雨後的晚上,蔚蓝的天空,明净像洗过一般,几点疏星默默伴着一轮凉月;我躺在凉
椅上,对此寂寞的自然界,感着人生的烦闷很无聊的幻想着长了这麽大,还未涉足花街柳巷,只从朋友
同学所收藏的花花公子,及一些黄色书刊中,约略明白男女之间的一些事,可惜从未尝试过;我胡思乱
想,毫无目地在花园走来走去,不知不觉已来到房东的房边。

咦!如狗吃水,啧啧有声,我不由惊疑的停下来。

「哼哼!……快活死了!亲……心肝……我不知道了……」一阵模煳断断续续的妇女叫唤声。

「适意吗!痒吗?……」一个男子气喘喘问着的声音。

「适意极了!好哥哥,你再重些……」又是一阵吱吱格格震动的声音,咦!我感到很奇怪、很惊疑,
一走近窗前才知道原来是房东夫妇俩人正在翻云覆雨,我想自己既未尝过这乐趣不知味道如何,今有这
机会好不容易才能偷看别人在干这档事,便把纸窗挖破了一小孔,放眼一望只见室中灯光明亮,房东太
太赤裸着身仰卧在床而房东张生财一丝不挂,立近床沿,掀起了夫人的两条腿,正在那里云情雨意,他
很有兴趣的抽送了百余次,便伏在太太身上一连接了几个吻。

当他们兴致正浓时,站在外面的我早已是全身浑麻裤子顶的高高的,甚至有点湿。

「心肝!太太!你肯把你的宝贝给我一看吗?」生财一面接吻一面模煳的要求他太太答应。

「死人!穴都给你干了,还有什麽不肯给你看?」他的太太在他肩上轻轻一拍,表示十分愿意。

生才笑嘻嘻的站起来,拿了台灯蹲了下来,把那阴唇仔细端详,他的太太更是把双腿分开,站在外
面的我,只见黑漆漆一撮毛儿,中间一条小缝,好不奇怪呀!生财忽然张开了嘴,把舌尖伸在阴唇中间,
一阵乱舔乱擦,不用说他的太太骚痒难当,就是站在门外的我,也觉垂涎欲滴,不知其味是甜是辣,是
酸是咸,恨不得冲进去分他一杯。

他太太被他舔的,只见缝中流出白色的淫水出来,在痒到无法忍受时忙叫生财将鸡巴插进去,全根
尽没,生财用力抽送,他太太哼哼不停的呻吟。

「心肝!为何你今晚这般有兴呢?」他夫人很满意的说。

「你大声浪叫,我再弄的你更痛快。」生财笑着说。

「啊呀!你插死我了!」他太太果然大叫起来,生财亦是很卖力的抽送,一连抽送几百回,他太太
渐渐的声音低下,眼睛才闭了,只有那唿唿的喘息声。

我这时再也站不住,只得握住下面坚硬直挺的阴茎,一步一步,难受的走回园中,坐在椅子上,满
脑子全是刚才那一幕活春宫,滋味究竟如何使我这在室男难过异常。

这夜翻来覆去,心神难安,老想着那一幕,那阴茎也奇怪的很,老是高高挺起,久不复原,最後没
法就手淫了一回,才将那阴茎打消了。

原来张生财是个木匠,今年年初刚结了婚,和他的新婚妻子买了这一栋房子,由於房子大,加上靠
近学校,所以就让我租了一个房间,住了进来。生财是个粗鲁的男子,满脸土气,他的太太,却生得花
容玉貌,眉如山,眼如水,真是「痴汉偏骑骏马,美娇娘伴老头」 .

生财每天早上八时左右出门,通常到晚上九时左右才回来。白天只有他的新夫人一个儿,我有时碰
见常叫她张嫂嫂,她都叫我锡坚弟。

由於上次看了他们夫妻玩了一次之後,我常翘课回去,那房东的卧房我平时不常去,现在有事无事
每天必光临几次。白天常常藉机与张嫂嫂谈谈笑笑,无非藉机亲近,到了晚上,又跑去看他们演好戏。

已是九月季节,但还是充满了热浪的气息。这天傍晚我在房内闷的发慌,於是走到花园里,信步的
走,不知不觉又走到生财的卧室旁边。

只听见一阵哗哗啦啦的划水声,传自她的卧房中,「哈秋」我无意的打了一个喷嚏。

「我在这洗澡,外面是那一个,不要进来。」生财的妻子说着。

「是我啦!美香嫂!」我在想他那一句话,分明是暗示我此处没有其他人,你可以进来。但理智告
诉我不可冲动,我只好偷偷站在窗口,眼睛向里边看,以饱眼福。

「锡坚!你一个人在外面吗?」美香笑着问。

「是的只有我一人。」她起先背向外,胸膛朝里,这时掉转身来,把两颗大奶,一口阴户,正对着
窗户,那媚眼似有意无意的朝我笑笑,忽然她将身子倒下两脚张开显露正面,使那阴户、阴毛显露无遗,
忽然又用手去捧住阴户,自己看了一会儿,用手指捻扣起来,又微微的叹了口气,好似奇痒难耐。

血气方刚的我可不是柳下惠,见了这个光景,自然欲火上升,不可遏止,并且知道美香这个少妇风
骚到了极点,淫到极点,要是不进去赴会,反而会被她笑我不领情,於是我将学位、身份、理智抛到一
旁,不顾一切破门而入。原来门是虚掩的,并未上锁。

「你来做什麽?」她见我闯了进来,原是意料所及之事,神情并不惊惶,反而故意装出奇怪的询问。

「张嫂嫂,美香姐,我……我本有意亲近你,只是没有机会,诉我的衷情,今天偶然走过,见到你
那雪白的娇躯,实在熬不住,所以冲了进来只求张嫂嫂原谅我……只一……一次就好……」我很惶恐也
很幼稚的恳求她。

「你要什麽……」她故意不知的说。

「我要……」平日的口才,在此时真是不知跑到那里去。

「这个……嗯……」美香头一低。

我一看此种情景,马上将一服脱下,跳进浴池中,迫不及待的,手指已伸到阴户里去扣了。

由於那个浴池是双人用的,正好适用於夫妻,我将美香的大腿略抬,她用手扶着我的阳具顺利插了
进去。

「哇!你的好大!」美香笑着。

「大才好!」我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竟说出这种话。

「美香!舒服吗?」我问着。

「我觉得底下那个空虚的阴户,已被你的鸡巴塞的满满的,正结结实实地顶住子宫,锡坚,你动动
好吗?」「当然要动!」於是我一手搂着她的臀部,一手抱着颈子,勐力抽插,水面浮起阵阵的小漩涡。

突然!我不小心把那鸡巴抽了出来,美香不慌不忙的用手握住我的鸡巴,送入她的穴中去。

女人!就是女人,起先要男人追她,但是到了这个时後,她便要祈求男人的恩赐。

鸡巴在水中实在很难全根到底,虽然已送进阴户中,但没到底,美香这时真是奇痒难耐,於是她奋
力的挺屁股,扭腰摆身,好不容易才触到了底,此刻的美香真是如鱼得水,那般的兴奋。

可是,由於在水中的缘故,不一会儿,我的鸡巴又滑了开去,她急着大叫道「啊!用力……千万不
能离开……离开我……我……很……需要对……锡坚……用力……」美香淫乐的浪叫着。

我也奋不顾身的努力工作,抽抽送送,浴池里的水,随着我俩的震动而波动。

「锡坚,我真痛快,用力吧!……」她的心似已提到了心口,一阵阵,从下部的穴儿所引发的快感,
这滋味就是人生的乐趣。

由於我第一次和女人玩,所以支持不多久,我忽然感觉全身肌肉收缩双腿伸直,龟头一紧,一股热
烘的阳精从我快感的龟头喷射而出。

这出精的滋味真是太美了,尤其是泄在女人的子宫里,更具另一番滋味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