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林后庭花
武林后庭花
冰天雪地,县城,县官柴老爷的卧室。

卧室里有四个大火盆把房间烘的暖暖的,柴老爷正光着身子坐在春凳上看着胯下的一位中年美妇用小嘴含弄着
自己无比硕大的鸡巴,香舌轻挑龟头之间已经将那马眼中分泌出的丝丝淫液卷进小嘴里,中年美妇一边舔着柴老爷
的鸡巴头,一边秀目轻抬看了看柴老爷,然后会心的一笑,小嘴一张干脆把整个鸡巴头吃进嘴里,好象吃荔枝一样
不停的用香舌反转舔弄。

柴老爷觉得自己的鸡巴突然进入了一个温暖无比的嫩腔之中,一条肉舌在那心痒之处不停舔吸,下下都舔在心
头上,柴老爷顿时感觉小腹之中一团欲火被勾起,鸡巴顿时坚挺如钢。柴老爷平生御女无数,也不禁佩服起这位胯
下美妇的口技。

柴老爷的身边左右分别站了两位貌美年轻的丫鬟,也都是光溜溜的,随时等待着柴老爷摸屄撩乳。这两个丫鬟
从小就在柴老爷身边,一个叫春妹,一个叫秋妹。因柴老爷只喜欢春秋两季,故起了这么两个名字。二女从小就耳
濡目染,对此种情形早就司空见惯,所以都是面含春意的看着。

柴老爷不时的伸手在二妹的胯下掏弄,直弄得二妹浪意淫淫。

柴老爷对二女说:「把我的腿抬起来。」二女忙从两边各抬起柴老爷的一条干瘦的腿,使得柴老爷的屁股直冲
着那跪在地上的中年美妇,只见瘦弱的屁股中央露出了一个黑黑的屁眼几根肛毛蓬勃的生长着。

中年美妇脸上一红,娇声说:「老爷好坏,每次都让人家……」还没说完,中年美妇便直直的伸出舌尖向柴老
爷的屁眼舔去。

温暖的舌尖轻轻扣击着柴老爷的屁眼,柴老爷竟然也象妇人挨操一样尖声的叫了起来「哦!……啊!……哦!
……哦!」

美妇人用香舌不停的舔弄着屁眼,但却一直不肯将舌尖插入屁眼,这让柴老爷很是不爽,柴老爷对春妹叫到:
「去……去。」一边还指着那个美妇人。

春妹自然会意,放下柴老爷的腿,来到美妇人身后,一只手从后面使劲的将美妇人的头按在柴老爷屁眼处,另
一只手却寻到妇人的臀后找到妇人的屁眼使劲的抽插起来!每抽插一下,这妇人就将舌尖往柴老爷的屁眼里捅一点,
原来这妇人有这个毛病,必须要有东西操弄自己的屁眼才可以。

春妹用中指插入美妇的后庭,就觉得中指马上被四周的嫩肉包裹起来,好不舒服温暖,刚刚抽插了几下便觉得
屁眼中润滑起来,春妹很纳闷,心说:难道屁眼和屄一样也能流出淫水吗?春妹把中指抽出,发现中指上满是白腻
腻的一层油脂,靠近脸一闻,竟然异香扑鼻!

正在享受美妇舔屁眼之乐的柴老爷睁眼看到春妹的疑惑,顿时一笑到:「春妹,那是你欣娘屁眼中的特有之物,
叫做『大肠油‘,这也是你欣娘的一宝呀,哈哈哈……」

胯下的欣娘正卖力的舔弄着柴老爷的屁眼,听完此言顿时抬头娇笑道:「老爷,又打趣奴家了。」

柴老爷也从春凳上站起,将欣娘搂入怀中到:「宝贝,我怎敢打趣你,你可是我的心肝,就是让我死在你身上
我都愿意。」

说完,一边搂住欣娘,一边往卧室走去,回头对两个丫头道:「你们也一起来,跪在旁边伺候着。」

春妹和秋妹马上应声答应了一声:「是。」

四人来到卧室,虽然外面冰天雪地,但卧室中却是温暖如春,春秋二妹放下了卧室中的障帘,然后从外面取来
了温水和毛巾双双跪在两旁伺候着。

此时,欣娘已经跪趴在床沿,头冲里臀冲外,两条白嫩的大腿分的开开的,裆下的骚屄尽览无疑浓重的阴毛好
象野草一样蓬勃生长,中间一条深红色的肉缝在柴老爷不断的抚摩下已经淫水长流了。

柴老爷此时也是鸡巴乱点头,往前一挺,只听「扑哧」一声,硕大的鸡巴头径直操进了欣娘的屄里,随着深入,
柴老爷顿感自己硬挺的鸡巴被一层层嫩肉紧紧的包裹起来,好不舒服,好不暖和。

在淫水的滋润下,欣娘的屄里显得润滑无比,柴老爷干脆往欣娘的后背上一趴就这么操了起来……跪在两侧的
春秋二妹,看到老爷粗大的鸡巴在欣娘柔软的屄里来回抽插,发出淫荡的「啧啧」声,随着大鸡巴的抽动,欣娘屄
里的淫水也长长的流了出来滴到了绣被上。

柴老爷双手紧紧的拿住欣娘坚挺饱满的乳房不停的揉弄,在柴老爷一下下的大力抽插下,欣娘也开始浪声淫语
的叫了起来:「哦!…大鸡巴爹爹!…哦!…

啊!……抽……抽死人了!……哦!……使劲……使劲操呀!……操呀!「

柴老爷也很兴致,一边大动着一边到:「欣娘……我的亲娘!……舒服……

舒服死了……哦!「

柴老爷觉得小腹一热,一股阳精直逼龟头,忙的把鸡巴从屄里抽了出来,大鸡巴狠狠的挺了两下最终没有射精。
柴老爷心说:「老夫玩了这么多女子,还没有一个女子能在一个回合之间就让老夫如此狼狈,欣娘真是天下奇女子!」

柴老爷用硬挺挺的鸡巴在欣娘的屁眼上蹭了两下,欣娘的屁眼竟然「豁然开朗」起来,柴老爷觉得有意思,便
把粗大的龟头放在屁眼上,稍一用力,只觉得刺溜一下,竟然滑进了半根鸡巴!柴老爷只觉得欣娘的屁眼十分柔软,
竟然比屄还要温暖还要紧!

柴老爷不觉再一用力将大鸡巴全根插入,觉得欣娘的屁眼里十分润滑,笑着说道:「欣娘的屁眼果然是天下极
品!难怪县里的人传说欣娘的屁眼是天下一绝!」

趴在下面的欣娘闻听笑道:「老爷别打趣奴家了,尽管享用奴家的屁眼,奴家会尽力伺候您。」

柴老爷也不说话,双手按定欣娘的后脑使劲的操起屁眼来,春秋二妹跪在下边仔细观看,只见粗大的鸡巴已经
将欣娘细小的屁眼挤了进去,随着柴老爷大力的抽插,欣娘的屁眼也翻来翻去,鸡巴上全是欣娘屁眼里的大肠油,
白腻腻的好象淫水一样。

欣娘一边狂浪的放声淫叫着,一边用自己的小手从前面伸出来掏弄自己的屄,柴老爷一口气操了百抽,直觉得
头昏眼花体力有点不支,急忙回头叫了声:

「春妹伺候!」

春妹忙和秋妹从地下站起来,双双搀扶着柴老爷从床上下来,秋妹马上做了个狗爬的姿势,春妹将柴老爷扶着
坐到了秋妹的后背上,也多亏柴老爷年事已高,体重有所下降,不然就凭秋妹那娇小的身体,又怎能禁受得住一个
大男人的骑承?

此时欣娘也从床上下来,一边揉弄着自己的屁眼,一边跪在柴老爷的胯间,柴老爷刚刚从欣娘屁眼里拔出的鸡
巴已经渐渐变小,欣娘也顾不得干净,小嘴一张,「刺溜」一下将半软的鸡巴头吸了进去,温暖的小小香舌不停的
吸吮逗弄清理鸡巴。

柴老爷见欣娘如此,内心十分感动,急命春妹躺在地上为欣娘舔屁眼,欣娘也高兴的改跪为蹲,让自己的屁眼
正对准躺在胯下的春妹,春妹娇羞的微张樱口伸出香舌细细的舔起欣娘的屁眼来,一时间满屋淫声不断,春妹舔屁
眼舔的津津有味,欣娘吃鸡巴也是格外卖力,柴老爷坐在秋妹柔弱无骨的背上手也不闲着,在秋妹的肥臀上用力拍
打,直打得秋妹淫声乱颤。

柴老爷一边享受着欣娘的服务,一边微笑着道:「欣娘今天如此大仁大义,老夫自然不会亏待你,你放心,你
的官司老夫心中有数了,必叫那发三死无葬身之地!」

欣娘闻听此言高兴之极,吐出鸡巴道:「多谢老爷如此垂怜!民妇今天算是见到了老爷的清廉,只愿老爷将那
李发三治死以后,能将他在县城里三个店铺判给民妇,民妇愿给老爷作牛作马!以报答老爷之恩!」

柴老爷闻听哈哈大笑到:「欣娘放心,发三死后,他的一切财产自然归欣娘所有。」

故事写到这里,小妹也不能不交代一下。

原来这欣娘是本县一个知名的寡妇,本名王欣,只因十六岁嫁到本县后连嫁三次,每次不过两三年其丈夫就
暴病而死,后来人们都说欣娘是白虎星下凡,克夫。故欣娘自从二十八岁以后就再没人愿意娶她。

这欣娘本是一个好强的女子,不肯让人可怜,更听不得风言风语,所以干脆与一些本县的巨商富甲勾搭起来,
凭借她绝美的姿色和一手后庭的绝活,也的确得到了许多有钱人的资助,在县城里开了两个绸缎庄。

本来生意也是红火,可谁知道有个叫李发三的商人依仗着死鬼老爹给他留下的一点财产竟然和欣娘对着干,而
且从苏州进的货物不但质量好得不得了,而且价钱也便宜许多,不过一年的功夫,把欣娘的店面挤的无以生计,欣
娘本想恳求其能放条生路不要作绝,可没想到李发三不但不顾情面反而出言讥讽,甚至放出话来除非欣娘能跪在他
门前叫他三声「干爹」才可以放过欣娘。

这李发三如何与欣娘有这么大的仇恨呢?原来李发三的死鬼老爹生前老而不尊,也与欣娘有过几夜的合欢,只
因迷恋欣娘的后庭绝技竟然连欢三日,回家以后又走了阴风,故而一命呜呼了。

李发三自然把这笔帐记到了欣娘的头上。可欣娘又哪里是省油的灯,一纸诉状将李发三告到公堂,说他调戏民
女,奸淫妇女欺行霸世,欺压无辜等等。县令柴老爷本知道内情始末,但对欣娘也是闻名灌耳,这样的便宜哪有不
占之理?所以两人一对眼神就弄了个八九,才有了今日这场淫戏。

欣娘将柴老爷逐渐缩小的鸡巴叼在嘴里不停含弄,柴老爷舒服的哼哼着,粗大的龟头又开始涨起,在下面为欣
娘舔屁眼的春妹也索性将小嘴全部贴在了欣娘的屁眼上吸吮着屁眼中的嫩肉,欣娘骚屄里的淫水好象小溪一样流着,
一直流到春妹的小嘴里,弄的春妹脸上粘呼呼的。

柴老爷从秋妹身上站起,将欣娘拉起来使其趴在秋妹的身上,大鸡巴一挺,「噗呲」一声,又插进了欣娘的屁
眼中,此时欣娘的屁眼已经被春妹弄的格外湿滑,再加上屁眼里的大肠油,所以鸡巴进入得十分顺利。

柴老爷也休息够了,恢复了体力再战的柴老爷是越战越勇,粗大的鸡巴次次都连根插入,抽出来的时候因为被
欣娘窄小的屁门所挡所以不能完全抽出,柴老爷只觉得整根大鸡巴都被一团团紧紧的嫩肉包裹着,十分的舒服,再
加上这些嫩肉有节奏的挤压着整根鸡巴,竟然让柴老爷有点把持不住。

欣娘声声的淫叫甚至让在场的春秋二妹都有点面红耳赤:「哦…!大鸡巴…

亲爹!……操死女儿的屁眼了……哦!哦!哦!再……再来几下狠的……操的…

操女儿的屁眼哦!……屁眼……好……好爽!……哦!……「

随着柴老爷狠狠的抽动,欣娘的两个肥美的玉乳不停的前后晃动着,打在自己的身上发出「啪啪」的响声,欣
娘将两只小手伸到后面使劲的扒开两片臀肉希望能让自己的屁眼能再扩大一些以缓解闷闷的感觉。

柴老爷一边使劲的操着,一边对跪在一边的春妹道:「给我推推屁股。」春妹忙的蹭到柴老爷的身后,伸出小
手一下下的推动着柴老爷的屁股,还不时的分开屁股露出柴老爷黑黑的屁眼舔上一两下,柴老爷享受着两个绝世美
女的前后服务,顿时兴奋无比,将大鸡巴一下抽了出来,然后回身将刚刚从欣娘屁眼里抽出的鸡巴直接插进春妹的
小嘴里狠狠的抽上两下,然后转身再次操入欣娘的屁眼。

且说柴老爷转身将鸡巴再次操入欣娘的屁眼,欣娘暗暗运起了绝技,柴老爷觉得欣娘屁眼中突然生出一股吸力,
将自己的鸡巴使劲的吸了进去,四周的软肉也同时往鸡巴上挤,弄的柴老爷好不舒服。

就着润滑,柴老爷快速的操着欣娘的屁眼,春妹在后面也大力的推动着柴老爷的屁股,突然柴老爷两眼一瞪,
觉得从小腹中升起一团热气,再也控制不住,柴老爷大大的张着嘴,死命的操着欣娘的屁眼,力求使自己达到快乐
的顶点,欣娘也觉得屁眼里的鸡巴猛的变得更加粗壮,知道柴老爷即将临点,也拼命的夹紧两条白嫩的玉腿让自己
的屁眼更有夹力。

忽听得柴老爷大吼一声:「我……我……哦!」『砰‘的一下从欣娘的屁眼里拔出鸡巴,用手拽住欣娘的头发
让欣娘跪到自己的胯下。

此时春秋二妹也同时围了上来,三女一看顿时心惊,只见柴老爷的鸡巴又红又粗,整根鸡巴上都是欣娘屁眼里
的大肠油和污物,尤其是那红通通的龟头更加吓人,已经是马眼微张,从里面正不停的冒出一丝丝白花花的鸡巴液
(精液),但冒的并不是很多,可见柴老爷还是尽力控制着。

粗长的大鸡巴不停的一挺一挺着,似鸳鸯点头一般,欣娘不顾肮脏,小嘴一张,『滋溜‘一声将整个鸡巴头吞
入口中,如婴儿吃奶一般的吸吮起来。而春妹则伸出香舌舔吮柴老爷的鸡巴茎,秋妹也不示弱从下面张大嘴将柴老
爷一个粗大的卵蛋含入小嘴里使劲玩弄。

三个美女用自己的嘴『安抚‘着柴老爷的鸡巴,柴老爷看着这情景再也控制不住激情,大吼一声:「我来也!」
终于喷射了憋了许久的一股浓重的鸡巴液!

欣娘就觉得嘴里的鸡巴头猛的一抖,好似男人撒尿一般的滋出无数的精水直接打到欣娘的咽喉,不由她不咽下
去。欣娘使劲咽了两口,忙将鸡巴吐出来,此时在一旁等候许久的春妹忙接过来将鸡巴重新含进小嘴里,继续吞咽
已经不多的鸡巴液。

轮到秋妹的时候,柴老爷的鸡巴只能挺上两挺勉强从龟头中挤出一丝丝的鸡巴液来。

原来这柴老爷已经年过六十,但依仗自己练过一些功夫以及经常进补,所以这般大的年纪仍是夜夜不空,经常
驽驾春秋二妹,虽然弄的二妹婉转娇啼频频求饶,但毕竟年纪太大,这几年下来纵是铁打的汉子也吃不消。故而柴
老爷射精以后便象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两腿发软。

春秋二妹忙将柴老爷扶到床上,打来热水将柴老爷清洗干净让他休息。欣娘也将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对春妹道
:「等老爷醒来,莫忘提醒他答应了我的事情。」

春妹点头称是。

欣娘见春妹仍未穿衣,一身的白肉好不爱人,浪笑着道:「妹子这一身嫩肉刹是可爱,如我能调教你两年也不
知道有多少男人死在你的裤裆里呢。」

春妹听完,娇脸微红的道:「欣姐姐还要时常提携小妹,小妹对于欣姐姐那后庭的绝技可是向往以久呢。」

欣娘微笑道:「妹妹如果有空,不如到我那寒舍做客,当然也要把秋妹妹带上,我让你们开开眼,看看姐姐是
如何练习这屁眼的绝技的。」

欣娘与二妹又谈了一会,见时辰不早,便告辞回去了。

一夜无话,转天便是王欣状告李发三开庭的日子,二人一大早便来到公堂之上,柴老爷也因为昨天休息的比较
好,所以神采奕奕,形式过后开始审案,我想结果大家都已经猜出,李发三罪名成立,判千里充军,一切财产官府
没收。虽然李发三高呼冤枉,但奈何柴老爷早布置了多人的假证,使得李发三平白增添了调戏民女,奸淫民女,欺
行霸市,有伤风化等一系列罪名。

欣娘看着李发三落得如此下场心中自是欢喜,案子结束以后忙来到柴府『答谢‘柴老爷,少不得又是让柴老爷
给自己来个屁眼开花。

另外,欣娘还准备了纹银一千两,得到的回报就是柴老爷手中那三张李发三门面的地契。

入夜,柴老爷卧室中,刚刚操过了欣娘骚屄的柴老爷正骑在欣娘的胸口上,将自己湿漉漉的大鸡巴插进欣娘的
小嘴里让她吮吸着残余的鸡巴液,稍待鸡巴硬了点,柴老爷便从欣娘身上下来,侧卧在欣娘的后面,将大鸡巴插进
欣娘的屁眼里挺动,两只手也不闲着,上下玩弄着欣娘这一身的嫩肉。

柴老爷只觉得欣娘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嫩的地方,白皙的玉乳,黑丛丛的屄毛,肥硕的屁股,嫩嫩的小脚,摸
上去就好象有一层油一样光滑无比,再看到欣娘娇羞的面容,更激起柴老爷征服这位胯下美妇的决心,樱桃般的小
口呼吸出的气又热又香,让这样极品的樱口去吸吮自己的大鸡巴,光是想想就能让男人产生无限欲火了!

欣娘一边让柴老爷使劲的糟蹋自己,一边娇声说:「老爷,奴家有一件事情想请老爷开恩。」

柴老爷一边挺动一边喘着粗气说:「欣娘尽管开口,就是要老夫的命都行…

哦!……哦!「说着话,柴老爷不老实的将整根大鸡巴又往欣娘的屁眼里狠插了两下。

欣娘娇喘道:「老…老爷慢点……容…容奴家把话说完……哦……啊!」欣娘放慢了动作道:「老爷,那李发
三虽然被老爷治了罪,但难保他死而复生,如果他坐满十年配军,但凡有一天出来的时候,必定望死报复,那时候
您是可以告老还乡颐养天年了,可奴家还是要长此在此居住的,还望老爷替奴家做主啊。」

柴老爷听到此心中想道:难怪人说狠毒不过妇人心,真是这样呀。

但又一想,欣娘毕竟是个女流,孤寡一人,那李发三也忒可恨了点,真是死有余辜。想到这里便问道:「那欣
娘的意思是……?」

欣娘回过头来,仔细的盯住柴老爷到:「老爷,依奴家的意思,不如在押解的半路之上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治
死也就是了。」

柴老爷虽然也想到了这个点,但真的从欣娘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他一惊,鸡巴顿时软了下去。忙道:「不行,如
果这样,那我如何向府衙何大人交代?」

欣娘小嘴一撇,生气的道:「瞧你那熊样!这有什么难的?只说李发三蓄意逃跑,被官人发现还敢拒捕,官人
为了自卫失手将其打死,不就得了?」

欣娘一番话顿时让柴老爷心宽了许多,笑道:「欣娘不愧是才色双绝哦!哈哈哈哈哈……」

欣娘见柴老爷答应了,也高兴的道:「老爷,治死那发三以后,一定要让奴家亲眼见见,奴家真是恨死他了!」

柴老爷忙道:「好,好,一定让欣娘亲眼见见那畜生的死样。哈哈……」

欣娘见柴老爷鸡巴软了下去,忙从床上爬起来为柴老爷舔吸大鸡巴,柴老爷顿时欲火高升,不一刻便又粗又长,
欣娘跪趴在床上,高高挺起肥硕的屁股,双手扒开屁眼,柴老爷大鸡巴一挺操了起来,卧室之中满是淫声浪语,直
到深夜三更才安静下来。

一连几天,柴老爷不论白天黑夜,除了有人喊冤时到外面升堂以外就是和欣娘每日厮混在床上,想尽办法做那
人间的羞耻之事,欣娘也是格外的配合,只要柴老爷想出来的点子都尽力满足。

几天下来柴老爷的身子就被欣娘掏的空了,一天三泄,直泄得柴老爷腰都软了,面色蜡黄,头发全白,好象色
中恶鬼一样,就连他从小养大的春秋二妹也开始厌恶起他来,但柴老爷见了欣娘仍然鸡巴乱挺,扒下裤子就是一阵
猛操。反观欣娘却越发的美丽漂亮起来,皮肤更加细腻柔滑,娇媚无比。

这日,欣娘陪着柴老爷在后园散步,突听衙役报告说那李发三因为蓄意逃跑并且拒捕被押解的衙役失手打死,
尸体已经运了回来。

欣娘听完暗自高兴,便和柴老爷一同去观看。两人来到停尸房,早有衙役伺候着,柴老爷命人揭开尸布一看,
只见李发三死状极惨,二目之中满是血丝,大睁双眼不肯闭上。柴老爷看了一会,忽然觉得浑身发冷,好象到了阴
曹一样,一股凉气从腰椎直至后脑,再看那李发三好象恶鬼一样满脸鲜血鬼哭到:「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呀!
……黄泉路上我也不会放过你……」

柴老爷只觉得双腿一软,心口一凉,「喔!」的一声竟然也死了!

柴老爷死后,因为他无儿无女,也没老婆亲人,所以虽然是个小县令,也就草草收拾了,至于春秋二妹早有投
靠欣娘的意思,自然也成为了欣娘的帮手。李发三一案虽然有些蹊跷,但柴老爷一死谁也不知道真相,故而也逐渐
被人淡忘。

上边府衙又调来一个县令补了柴老爷的缺便了。

时间过了三年,欣娘的生意越来越大,春秋二妹也逐渐成为了欣娘的得力臂膀,欣娘为了让她们更有『本领‘,
便将自己的后庭绝技传授给二妹。

原来这绝技并非欣娘自创,乃是欣娘祖传的一本秘籍唤作《奇淫技巧》中的后庭一篇,此书是武林中出名的魔
道淫女花无双在五十年前所着,后花无双被白道全真一百零八位高手七日追杀于绝岭之上,此书也不知道下落,也
是欣娘的祖先有缘得到,但惟恐同道抢夺也密而不宣,直到传到欣娘这一辈欣娘才决心将其发扬光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