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代幼文
古代幼文
柳州寺侧有花圃,曰:「清晖」,宋慈福宫别墅也。一仆守之,日见妇女入寺烧香,有礼佛即出者,有迟留半
日而出者,有晨而入、暮而出者。诸妇女出寺之时,体态端严、云鬟修整者,固有其人;而鬓乱翠欹、眼垂面赤、
轻佻跌荡者,十有八九。仆习见为常,殊不介意。

戊午夏,仆移舟纳凉,垂钓圃外,偶见肩舆到寺前,一少妇招摇入寺,寺僧迎揖者若亲识然,欣欣有喜色。仆
呼隶问以谁氏,隶曰:「是六一坊王中奉宅眷也,其父系贾人,死于远方,其母请僧招魂,埋葬已毕,循城中旧例,
七七做,八八敲,常延缁流诵经,超度其夫 .寺僧明悟者,奸徒也,素不守戒律,见其母之美,时时往来,撩挑之,
其母为悟明勾引,情甚相合,约与悟通。悟故饶于具而有意媚其母,复觅淫乐传之。其母久旷无聊,一旦通悟,已
惬素心。不料悟复善战,一接至通宵不倦,反恨得悟之晚也。嗣是认为姑表兄弟,恣意取乐。其时此妇方十二岁,
悟因其幼,不敢掩迹与通。

一日,携其徒广觉,来拜其母为乾娘,盖欲藉觉传递消息,以便走动耳。迨晚,悟留其家,并留广觉。母见觉
未蓄发,即命与妇同榻,讵知觉情窦已开,情事已熟,方上床,即露其秽以示妇。妇曰:「此为何物,系我独无?」
觉曰:「此名为屌,姐腰下者便名为屄,以我之屌,肏姐之屄,姐亦有屌矣。」妇曰:「我娘亦有屌否?」觉曰:
「乾娘屌生在我师父腰下。」妇曰:「叔屌与弟屌一般否?」觉曰:「大小不相同。」妇遂以手捏其屌,细硬有如
笔杆。觉曰:「姐见屌矣,弟试与姐肏屄何如?」妇曰:「以屌肏屄,人共知否?」觉曰:「肏屄之事,只好你知
我知,不可与他人知也。」妇曰:「我与弟肏,倘娘与叔得知奈何?」觉曰:「师徒一家,娘儿一体,不比别人,
知亦不妨害。」妇曰:「我向来不曾见叔与娘肏屄,今闻弟言,同往窥之何如?」觉曰:「我与姐肏就是样子,何
必看他。姐如不信,且待我肏了屄再往看可也。」妇首肯曰:「小屌小屄二小,今宵好合。」觉推妇仰卧于床沿,
曰:「一男和一女,两人此夜成双。」

调和之间,一灯荧然,两视微笑,觉遂挺腰一耸,进入少许,猩红渍在衣裙,妇痛不能当,滚身立起,睨视血
痕,羞而却之。觉曰:「姐不知此味乎?肏屄之快人,如消息取耳。初捻不见爽然,再捻便有少异,三捻之后,遍
身通畅不可言。谚又云:「黄花女儿遇情郎,头一次苦竹轮,第二次吃辣姜,第三次爷死由他娘。」我如今肏了姐
屄,姐得爱我,为何立了起来?」妇曰:「肏进一分一分痛,进二分二分痛,有何快活?造此孽根。」觉曰:「姐
试听之,若果疼痛,师父乾娘如何肏得钩蒜振响,床里动摇。」妇侧耳一听,其母果娇声颤作,气喘吁吁,只得又
卧于床,任觉做作。

觉以唾润之,又进少许。妇茹痛忍疼,不复起立矣。抽送未几,沉沉欲睡,觉便拔出其屌,妇曰:「塞亦痛,
不塞亦痛。」觉曰:「塞而动则通,塞而不动则不通,姑塞而再动之,庶通而不痛也。」妇曰:「姑且塞之,未可
动也。」乃相搂而睡。

中夜,悟与其母毕事,尚未安寝。悟曰:「今日误矣!广觉虽幼,实谙风流,奈何与姐同宿,姐身心为所破矣。」
母曰:「胎发尚存,乳口尚臭,难道晓得肏屄趣事。」悟曰:「同往看之,便见虚实。」母与悟蹑足至其房,见觉
与妇相搂而卧,悟拍手大笑,两人梦中惊醒,见悟与母在床前,便知事露。妇仓忙以被蒙首。觉曰:「师父乾娘深
夜至此何干?」悟曰:「来捉奸耳。」觉曰:「师父乾娘弄得山摇地动,没人来捉奸,我两个稳睡安眠,师父何出
此言?」悟曰:「尔休白赖,只等乾娘一看姐屄,便知端的。」母扯悟曰:「你且出去,待我看看女儿。」悟曰:
「我从来不曾有见黄花女儿的屄,趁便舍看一看。」母曰:「岂有表叔好看表侄女儿屄的理?」悟曰:「嫂溺援之
以手,权也;你的屄我且从常肏得,侄女儿的屄权且看看何妨?」母不肯,曰:「世间再没有像你不要脸的阿叔。」
悟曰:「也没有像汝不舍手乾娘。」母曰:「女子妇人家,总是一屄,只有小大紧宽深浅别。」悟曰:「孩儿男子
汉别无二样,只有短长粗细软坚分。」

母只得曰:「要看许你,不许你抚胸摸肚。」悟曰:「肯肏凭他,恁凭他伸手淌脚。」母乃扯被视之,妇羞涩
百端,拥被不放,悟助母拽开其被,见妇体莹如玉,而一种腻香扑鼻撩人,神魂飞越,手舞足蹈起来,提开两股,
睨视沟中,则玉簪点破鸳鸯窍,挑浪横沾翡翠衾,非复豆蔻之含苞矣。

悟曰:「不意孺子生有造化。」母曰:「害我女矣!」妇曰:「娘以我嫁觉何如?」母曰:「尔误矣!世间哪
有和尚娶亲之理?」妇曰:「娘何为媾叔?」母曰:「我与叔叫做偷情,不是正经交易。」悟曰:「不必远忧,大
家且随时戏乐,待姐长大嫁人,那时两下开交。若是遇得好人,姐被打了回关,又作计较。」母扯悟回房,觉见其
去,便又与妇玩弄一番,妇勉强承受,竟不作难。

自后悟来则觉亦随至,母女各占春房,最称快活。无奈悟思妇心切,每欲挑之不凑一便。一日,觉患病不起,
悟遂独往妇家,值母不在,乃搂妇接唇,妇不之拒,悟慌忙中,举肉具要与之交合,妇见悟肉具粗大坚硬,有如棒
槌,惊喊欲走。悟拽住曰:「尔将何之?」妇曰:「弟屌杆细硬如笔杆,肏我痛不可当,今屌如此大,若屌进我屄,
即肏杀我矣!」悟曰:「妇人女子遇著小屌的人肏屄,便一些趣味也没了,得施大的屌肏进极小的屄里头,疼过了
一阵,其爽快难以形容。姐不必十分怕我,只略肏进一二寸,待姐爽快,方才直肏到根,决不教姐疼痛何如?」

妇听言,半推半就,悟遂脱其裤,以手摸之,似有淫水流溢,而窍仅容指,乃轻轻以屌抵其屄口,竟不能进。
悟又以唾涂于龟头,强向屄口研擦,始没龟头。妇矫啼畏缩难状堪描,悟搏弄已久,不觉精泄,直射其牝屋。妇承
受一阵气来,冲得满身酥软热颤,忙问悟曰:「这一阵来的是何物?」悟曰:「精也,」妇曰:「广觉原何再没有
这一阵?」悟曰:「男子十五而精,遇交媾方有精来。女子十四而天癸至,方有月经流出。广觉年只十三,那得有
精。况肏屄虽是爽快,到精来时,那屌又比初肏时粗硬长大,塞满屄内,更翕翕然畅不可言。如不遇我,今日亦不
得这一阵快活也。」

妇正笑而不言,母已归矣。见妇与悟并坐谑笑不胜,捻酸而不敢出声,只以手掴悟颈抚之。妇慌忙跑入房去,
悟诡曰:「我见姐姐通了广觉,戏问其苦乐耳,何作酸也?且姐姐终要嫁人,尔娘儿两个合我一个,更见情亲意热,
大家有趣。」母曰:「女儿的屄,怎当得你那一根屌肏进去,你再休提这话。」悟曰:「若论未开黄花时,便是广
觉的球肏进去也是难的;如今被广觉肏了许久,便是再大些的,也肏得进去,你不必替他忧。你若不信,趁你面前
我肏一个与你看。」母再三不肯,悟跪在地下,千求万告,只不起来。母曰:「就是我肯,女儿也不肯从你。」悟
曰:「只要你肯,他若不肯,我就住了手。肏将进去,怕他推了出来?」

母不得已,同他到妇房中。妇正闷坐在那里,见母与悟进来,便问:「来做怎么?」悟曰:「我来与姐戏耍一
番,姐意何如?」妇假骂曰:「没廉耻的秃贼,你拐了我娘,又来拐我。我叫喊起来,你就该死了。」悟凭他骂,
只把他手来压住了,扯落裤子便要肏. 母曰:「不要性急,肏坏了他,待我看个端正,才肏进去。」悟曰:「你不
要慌,我自有处。」连忙把唾抹了龟头,对著屄口只一抵,「突」的一声,球头抵进去了。妇叫将起来,悟急拔出
时,已抵进了大半截,鬓翠斜歌,猩红满榻,悟见之,又惊又喜。

母曰:「你今番弄坏了他,徒弟也要怨你。」悟曰:「再过两年,徒弟的屌也与我一般粗大了,何曾肏得坏他?」
呵呵大笑而罢。母竟不知妇之先与悟通也。后来,恣悟淫狎,不复骂矣。

觉病既愈,依先与妇交媾,妇讶其小,觉讶其宽,两下苟完,默然不畅。觉知师卖已,无可奈何,而妇与悟益
密。两年前嫁王中奉,恐怕露丑,用计灌醉了王中奉,方瞒得过。不知今日又有何事来到寺中,想是广觉长成,来
寻旧好尔」。

仆闻言,疑信相半,急从墙头窥之,正见一僧挟妇而啮其颈,妇迷离喧笑、回首接唇。须臾间,酒馔备陈,两
僧翼坐,少妇左顾右盼,情不能禁,凭僧欢谑。一女两僧千般嬲弄,独身任双屌比赛抽添。仆目睁口呆,半晌不语。
翌日,访王中奉,问曰:「令合昨到柳州寺乎?」中奉曰:「家间有小缘,妻躬往耳。」仆具曰其事,兼悉前因,
中奉惊怒,入诘其妇,妇见说之吻合也,默然不敢对。中奉乃闻于官,时府尹赵师睾逮僧鞫之,乃僧讶妇爽约而啮
其愿也。僧坐徒,妇人杖流。

看起王中奉来,别人的缘事都是假缘事,果是小缘事;他的才是真缘事,果是大缘事。不然那得这般糊涂喜舍,
终日睡在鼓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