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浅浅的月色
浅浅的月色
浅浅的月色中,一个身披绛紫罗裳的身影行走在幽幽的小径上,在月色下显得幽雅而翩跹。那似烟雾笼罩的树
木在月夜里树影婆娑,枝叶飘动。风儿迎面吹来,如丝如缕的凡尘俗事也随着风儿飘逸,那如烟般飘缈的思绪伴随
笛声远扬……无可否认,何琼是八仙中最美丽的女性,桃脸杏腮,楚楚动人,婀娜身段,羞花闭月。赢得仙子芳心
的,正是吹奏着笛子的韩湘子,他生性放荡不拘,喜酒好歌,更擅长音律。才子佳人,其浪漫情景嫉煞那浅浅明月。

坊间传说八仙为七男一女,位于八仙首位的铁拐李却不以为然,只因为个中秘辛只有二人可知。铁拐李本
名李玄,原是一个身材魁梧,体面的伟丈夫。其善于修炼,尤擅元神之术。年少的李玄生性风流,偶尔出入勾栏戏
院,其得道之法亦拜一风流道人所赐。道人言其法乃阴阳互补,天道循环之术,常年使用,可延年益寿,更甚者可
得道成仙。自古风流多少年,李家本是京中大户,自当追求门当户对。其娶妻唐氏,唐氏乃官宦之家,家父唐
已是侍郎中,其母蓝氏,闺名蓝雨荷。唐家小姐本名婷,是京中出了名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长得更如
出水芙蓉,清丽无比,显然尽得其母的遗传。

李玄自娶得娇妻后,更是夜夜风流,沉迷于妻子的美色,勾栏倒是少去,只可怜了那娇弱的唐小姐。每每于床
第间啼叫连连,其声如出云雨燕,清脆可人。她体质敏感,李大公子的坚硬又粗大,每当那杵头一触花蕊,她都丢
得溃不成军,白芷香汗齐流,更引得李玄大力讨伐。每夜,她都倘翔云间四五回,时而头晕眼花,时而腾云驾雾。
最后,不幸夭折于李玄怀中,仙去之时蜜穴间白沫吐而不止,御医诊为脱阴,对外则称病。

李玄妻子逝去两年之后,他也运用道人教的术法,参得欢喜之道,更可以元神出窍。然而,勾栏戏院终究没有
上选姿色,所以,他打起了自己丈母娘的主意。

蓝雨荷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正是半老徐娘,可怜唐已唐大官人终日忙于政务,无法给予妻子满足,或多
或少,她都有生理上的饥渴。她身材丰腴更胜唐婷,花容娇媚,娇生惯养,气质非常。李玄自然无法明目张胆
去偷自己的丈母娘,不过,他自有自己的法门。唐时喜道的人众多,唐已更是十分痴迷,而李玄又擅长道法,偶施
两三个小术法,唐已就惊为仙人。

话说有一日,李玄嘱咐唐已,自己将元神出窍,去往西方学取更加高深的法术,回来传授于他。叫他在终南山
守护自己的肉身,待七日之后唤醒自己,如过七日不醒,就焚去其肉身。唐已自然十分相信女婿的话。李玄元神出
窍之后,首先寻找的就是丈母娘蓝雨荷。蓝雨荷梦中正在自己的房内洗刷,却发现女婿推门而进。他相貌堂堂,身
材魁梧,可以说是一表人才。他双目淫光闪烁,举止风流,竟不顾有它,强行将自己压在床上等到衣裳纷飞,两人
赤裸相对的时候,她妙目瞅见他胯下挺着一根粗大银枪,那晶亮的头部甚至还冒出热气,淫秽异常。女婿很有技巧,
他吸住自己的耳垂,灵蛇偶尔深入耳道,还伴随着阵阵热气。蓝雨荷被挠得不行,身体立下起了反应。成熟的女体
体现了它的诚实,丰满肥厚的花唇慢慢舒张,那豆大嫩粒傲然跳出,而花颈蜜汁狂吐,白嫩的肌肤立刻布满红晕。
「啊!」丈母娘轻鸣一声,只因下面的敏感被一只怪手所掌握,轻挑阴蒂,慢抚花唇,猛抠腔道,她呢喃中,竟小
丢了一回。

「呼。」李玄粗大的银枪莆一没入丈母娘的肥美肉穴,立马发出一声满足的呼声。腔道肥而不松,比之闺女并
不逊色。更胜多汁滑溺,而且蠕动,吮吸力度更强。一个身强力壮,一个闺房饥妇。前戏又十分充足,所以李玄并
没有温柔挺动,而是大力抽插。细看两人交汇密处,银龙出渊入谷迅如杵桩,蛋大的枪头银亮,带出的蜜汁甚至被
快速的棒身研磨成气泡,白色泡沫混夹着粘稠的汁水,让人口干舌躁。他时而将美妇压于身下,尽情揉捏肥大双乳
;时而在其后驰骋,拍打浑圆厚实的肥臀;时而仰卧于床,欣赏美妇荡乳晃臀,上下蠢动。其间还按揉女人的敏感
阴蒂。当真是花样百出。蓝雨荷久疏战阵,蜜穴被巨枪连戳三十来下,花心一麻,花房一松,大量的花蜜就狂
泻而出,浇在枪头上,滋润了枪身。李玄继续挥动长枪讨伐,扑哧扑哧的枪林弹雨声,劈啪劈啪的肥臀撞击声不绝
于耳。待到半老徐娘连泄四五次,骄躯抽搐,颤动不已,他才恋恋不舍地把大堆大堆的白液灌入丈母娘的蜜腔。李
玄魂游只有七日之期,他自然要把握每一寸的光阴,只苦了美妇人,美穴不勘蹂虐,已经红肿不勘,而女婿的精液
更是浇满了她的全身,头发,脸蛋,胸部,蜜穴。甚至连耳空,掖窝,莲足都被玷污了。最让她羞耻难当的是,她
的红唇已经不再纯洁,白色乳液正顺着她嘴角滴落床被之上,淫荡非常。

再说守护着女婿肉身的唐已,忽闻家奴来报,夫人已经昏迷六昼夜,现今肚子忽然隆起,御医竟言夫人有喜。
大惊大悲当前,唐大官人已无心多待半日,赶紧焚烧女婿肉身,打道回府。可怜的李玄,心满意足回到终南山的时
候,发现肉身已无,大喜大悲已不顾,瞧见山角有一瘸腿乞丐的尸体,便借尸还魂。可怜一介风流倜傥的俏公子竟
变为一个老丑脏瘸的叫花子,真是天道自有循环。

光阴似箭,十六年的光景,他利用勾栏粉头苦练术法,道法更加不俗,怎耐功力始终无法列入仙班。直至有一
日,他念起丈母娘那肥美的胴体,再去一亲芳晶的时候,发现徐娘已老,在数番云雨之后,得知自己失去肉身之时
她竟生得一女,也就是神交得的野种,已被她抛弃,流落于街市之间,乞讨为活。等到他找到那个小女孩的时候,
才发现娇小如精灵的她尽得李玄和蓝雨荷的遗传,生得落落大方,精致异常。粉饰般的水晶脸蛋,丰满的娇小匀称
身材,还有一种英气,显得别样潇洒。李玄本就不是一正人君子,如此出色的女子他自然不会放过,等半强半就地
压到女孩,黑丑粗长的阴茎破开她处子的花瓣的时候,一滴接着一滴嫣红的处子之血沿着枪身滴落的时候,他有种
突悟天道的觉悟,当下狂风暴雨,丝毫不理会初尝妇道的女孩的苦楚。也许女孩遗传了他的体质,又或者是血缘相
近,她竟然耐得住讨伐,直至两人同时升上云层。

从此,两人夜夜春色,李玄更传授术法于女儿,同参欢喜佛,共悟天道。天道酬勤,终于,两人都入仙班。惟
恐天谴,他瞒天过海,让女儿乔装男儿身,化名蓝采和,共享逍遥自在的神仙生活。这秘密一直都在保持着,蓝采
和童性未泯,精灵一般,倒和男童无异,其他六仙自不会察觉。她经常捉弄他人,如汉钟离的扇子就被烧过;吕洞
宾的胡子没少被拔;果老的白毛驴子被训得只能倒着骑,谁正着骑上去非被踢不可;何仙姑的内衣没少被偷,而得
意者自然是她父亲铁拐李,只不过她还不知道那是他生身父亲而已;曹国舅看见她就绕路走;只有韩湘子例外,少
女显然对于风流倜傥的才子没有杀伤力。对于铁拐李窥视何仙姑的心思,她自然知道,她甚至有点吃醋,一是觉得
她勾引了自己的父亲,二是勾引韩湘子,所以她从来没给何仙姑好脸色看。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跟铁拐李待
在一起,他又老又丑,腿又瘸。可每次当他把黑大枪插入自己的小嫩穴的时候,她就无法自禁,只会觉得心儿都被
顶出来了,那丑东西太大太粗了。而且当两个人阴阳调和的时候,那感觉更是欲死欲仙,不,应该是羡煞神仙。此
时月色浅浅,正是苟合的好时间。远处一对壁人正你唱我和,而近处,一具精致的少女胴体正被一根大黑木桩顶着,
细细一看,那黑木粗如女孩的小腿,黑白极度的对比,让人热血膨胀。一个又老又丑的乞丐躺在花丛里,而一个美
丽的精灵则蹲坐在他的大腿上,正细心地蹲起又坐下,细细一看,那黑大棒全根晶亮异常,拳头大小的柱头把女孩
的穴口撑得老大,让人触目惊心。大量的汁液沿着黑棒,滴在他身上,研磨的细泡花飘花丛里。女孩并没有选择运
功,她贪恋肉体的欢愉,动作的速度和幅度很是惊人,以至快感如潮,喉口一干,花房一紧一松,泄得一塌糊涂。
而李玄的菇头被女儿的热精一烫,再也忍不住,一股大过一股的白汁灌入女儿的花心,多余的顺着穴口流了出来。
显然,蓝采和并没有尽兴,因为那扰人的笛声还在响着。她滑下身来,小手抓起半软的黑泥鳅,快速地套弄着,
偶尔,还用小嘴巴去含住那光头和尚。闻着那刺激的味道,她发现只有深深地把它吞入嘴内,把那菇头吞了喉内,
用食道蠕压才能缓解内心的骚乱。她几乎已经把黑大棒吞入大半,喉口那圈嫩肉一麻,她立刻呛得眼泪直流,半晌,
才恋恋不舍地吐出巨物。黑色刚枪水汁横溢,晶莹非常。

她小嘴吻上他的嘴,把嘴巴里的残留灌进去,只有这样,她才觉得他足够脏。任由他那双黑手恣意捻按自己的
娇嫩蓓蕾,她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在穴口醺些许滑腻汁液,然后艰难地挖进后面的菊花,只见两根手指慢慢撑平
那圈可爱皱纹,变成一轮红印。「喔!」蓝采和舒叹一声,手指很快便跟着笛声,时而迅如雷,时而寂静如林。慢
慢的,肛道变得湿滑,透明肛汁顺着手指,滴了出来。李玄大嘴咬着女儿如梨新蕾,舌头沿着小小乳晕打转,而牙
齿轻咬乳蒂,慢慢地,那粒坚硬葡萄就被拔了出来。而下体感觉到一阵紧凑,敏感的黑枪头部进入一个温热的所在,
那美妙不同于蜜穴的湿滑,却更加紧,更加热。看来,她又玩起后庭花了,每当这时候,她就会近乎走火入魔般疯
狂,所以,李玄仔细地护住她的小蛮腰,防止脱轨。

蓝采和仿佛感受不到肛道撕裂的痛苦,因为此时的她心魔肆乱,只有痛苦才能麻痹那发自内心的煎熬。黑龙慢
慢撕咬着娇嫩的菊穴,那粗大的龙身每深入一点,她的眉头就皱一下,而嘴里也伴随着喵喵般的呻吟。嫩肛令人难
以置信地吞噬了巨龙,而它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小腔道被拓至最大,小肚子甚至有点隆起,仿佛那小丘乃巨龙卧伏
之地,菊花口,条条血丝缓缓渗出。李玄被夹得生疼,不禁深呼了口气。女孩则在抹干眼角的泪水之后,疯狂的上
下挺动,巨龙嬉戏,血丝纷飞。那有点破裂的肛口惨不忍睹,女孩看不到,她也不想看,她随着自己内心的感受走,
那丝丝的疼痛正压过内心的煎熬,让她舒服异常,所以她的动作不慢反快。这边战火连天,恋奸情热。那边歌
曲互应,暧昧异常。何仙子终于还是被那幽雅的笛声所打动,她情不自禁地附笛高歌,优美歌声如天籁。

李玄听得那歌声可不得了,他一下把脱力的女儿翻下来,让她摆了个小狗跪趴的姿势,操起巨龙,疯狂地从后
面串入女孩的菊花,扑哧扑哧,啪啪啪,那声调拍子,竟也附和起笛声歌声。盏茶功夫,李玄也不知道顶了多少下,
此时曲终声渺,他也拼足了劲,最后一下,狠很地杵入腔道里面,枪身全入,那细孔嘶的一声,扑哧哧,一股强于
一股的滚烫热精全部冲入了女儿的肠道。蓝采和闷哼一声,晕死过去。这天天朦朦亮,正是万物苏醒的时分,何仙
子如约来到东海岸边的一座小山上,因为第二天八仙就要赴西王母娘娘的寿宴,到时,众仙将一起渡过东海。在此
之前,她要先完成自己的一个愿望,那就是学会元神之术,那样子,她才会有私闲下凡去广布雨露,造福凡间。铁
拐李为众仙之首,他的威望和道行自是无可测量。只见洞穴里布满了各种法阵,而中间的烛台中间是一白布法坛。
何仙子按他的吩咐,眼观鼻,鼻观心,道守一方,心自在。结果,完全在李玄的刻意之下,她的三魂七魄只留下气,
精二魄。(魂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
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失去二魄的仙子完全没有察觉,她在蓝采和有意的护卫下,去体验魂游
的乐趣,而因为还剩下气精二魄,何仙子的肉身倒也与平时无异,只不过,那是一具没有意识的活死人。

李玄深知时辰有限,他赶紧为何仙子宽衣解带,自己也去除武装。他架起仙子的如笋双腿,放于自己的肩膀,
然后伏身下去,亲吻她的樱唇,她硕大的高耸双峰,还有那精美异常的蜜蛤,猛吸狂咬,待到仙子花径吐汁,他抚
弄了几下枪身,然后,只见拳头大小的枪头慢慢破开肥润双唇,深入花穴,挤出一滩花蜜。

黑龙一入,他便为遇水蛟龙,上下翻飞,左右腾游。仙子花穴则不堪蹂虐,渐渐红肿,而且汁水狂飞,龙身翻
搅,水花四溅,变化为朵朵白色小花。李玄不知道自己出了多少回,最后一次,他干脆强硬地把巨龙引入了仙子的
肛道,终于,仙子菊花也失守,朵朵红梅点缀了白色的法坛。他感觉棒身开始膨胀,知道快要出了,赶紧收敛心神。
然而,就在此时,如约的一声尖哨,他知道何仙子魂魄归来,强忍住高潮的快感,赶紧动用法术,变身为吕洞宾的
样子。何仙姑魂魄归来,却发现一个白袍身影正伏在自己的肉身上胡作非为,赶紧元神归位。突然感觉到自己肛穴
疼痛无比,那撕裂的痛疼入心肺。原来是他!那男的竟然是吕洞宾!此时的他发现自己醒来,那活儿竟然又膨胀了
一倍,接着一股滚烫的东西冲入自己的肠道,暖暖的,竟缓解了疼痛。可一想到是他那丑陋的东西吐出的秽物,心
里苦,羞耻异常。

也就是在她分神之际,那禽兽腰带一紧,撒腿一跑,立刻没了人,只留下一瘸一拐的背影。八仙如约聚集在东
海边,只要飞跃过去,半日可到。然而,吕洞宾竟提议各自运用自己的法宝,抛入海中,各显神通渡海。众仙听了,
自然无异议,然何仙子却不是这么想的,虽说仙人苟合的丑事无法暴露,可自己胯下仍然疼痛无比,那暗亏可以吃,
可明目张胆地欺负自己,她想想,眼泪哗啦就滚了下来。国舅和汉钟离首当其冲,玉板和扇子一甩,两个仙影
一闪,已经出来在七丈之外。吕洞宾一见,飞剑一腾,他欲踏剑而去。而韩湘子见仙子哭涕,细心一问,乃知吕老
贼欺负自己的恋人,立马变身为一只大黑狗,跃于笛子上,追着吕洞宾咬去。何仙子见一只黑狗咬着那禽兽的腿远
去,她也忍住菊花的剧痛,飞坐在莲花上,漂浮而去。

蓝采和把篮子抛到海上,一个蓝袍身影一跃,她也上了自己的法器。李玄一见岸上只剩下一个倒骑驴的张果老,
坏心一起,不用自己的法器,他身影一闪,也出现在了蓝采和的篮子里。两人去了十来丈,那果老才慢吞吞地骑着
驴子跃入海中。李玄看着三丈开外那个撅着受伤臀部的何仙子,别提有多痛快,想不到一石三鸟的点子蓝采和都能
想得出。他心一喜,大手一甩,啪的一声大响,打在女儿紧翘的美臀。紧接着,他左手一捞,蓝采和背后一凉,花
穴就露了出来,原来,她没有着内衣。李玄往后一看,十丈开外都没见果老身影,心一松,腰带也一松,一根巨大
黑龙跳了出来。他一握一挥,巨龙就没入了小穴,两人同时发出舒爽的呻吟。女儿手扶篮边,屁股后撅,父亲右手
捏臀,左手摸乳,胯下黑龙翻飞,溅起无数水花……当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