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交警【完】
女交警【完】
这是我的一段真实经历,虽有部分添油加醋,但故事的主要架构绝对是真实的。
我记的很清楚,那是一个仲夏的下午,我所处的这个城市里骄阳似火,热的不行,连路上的柏油都被烤的软软的样子,而我的心情也糟透了,因为前几天我因内急,上厕所时把车停在路边,被交警当场拍照,眼下我正在车管所的走廊里,打听该去哪里接受处罚,在别人的指点下,我来到一个窗口。

也许是天热的原因,窗口前空无一人,里面座着一个女交警,虽然外面热的象蒸笼,但看的出来,里面却是另一个世界,在空调的作用下,里面的温度一定很怡人。

那个女交警正在低头看报纸,我隔着玻璃简单的说明了来意,她头都不抬的说了一句:“行车证、驾驶证”,并随手将推拉窗拉开了一个小缝,我顺着小缝把证件递了进去,他把行车证打开,查照了电脑,又拿起驾驶证,对照着抬头看了我一眼,应该说她长的还不错,三十一二岁的样子,丹凤眼、高鼻梁,从脖子看还算细皮嫩肉,但我却无心赏花,因为在她那丹凤眼里透出来的分明是不屑和漠视,令我心生厌恶。

这时,她终于开始完整的说话了:“根据道路交通管理条理(那时还不是交通法)和本市机动车管理有关规定,你这种乱停乱放影响正常道路交通的违章行为应该处罚金200元并扣3分,你如果有异议可向上级车管部门申诉,,我给你开张罚单,如无异议,你去门口工商银行交款后回来处理,你有异议吗?”,

我心想,靠!我有异议?我敢吗!不够来回折腾的。

嘴上赶忙说:“没异议”,于是她拿出罚单准备填写,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先是漫不经心的看了看来电号码,然后满脸堆笑的接听,可刚听了两句话就笑不出来了,“好、好、好,妈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回来”,说完扣上电话,转身就要走,这时突然想起了我,又转过身来拿起我的证件扔还给我,说“我家里有急事,你明天在来吧。”然后就拉上窗户匆匆走了。

我*!我真是怒火中烧,但却敢怒不敢言,心想真是倒霉,也只好明天再跑一趟了。

带着失望的心情刚走出几步远,突然她又从窗户了探出头来,对我喊:“师傅你等等,你是开车来的吗?”我说是啊

她说:“你能不能送我回趟家,我有急事?”

我从本意上讲当然是不愿意了,但一想,也许可以就此跟她套套瓷,说不定可以让她放我一马呢,不也是赚的吗?于是就装做愉快的样子满口答应了。

在路上她简单的给我讲事情的缘由,她的妈妈是个寡妇,现在一个人住,刚才突然水龙头坏了,家里正发大水呢,而她的老公正在外地回不来,她只好赶快回家修。我心想真是个大傻帽,你个女人家回去有什么用!还不快打电话找维修工或朋友,等到了地方再找人不晚了三秋了,不过我也不提醒他,反正我送到地方就走人,要是她想起来再让我去接什么人,那工夫可耽误大了,因为她心情焦急,所以也不怎么说话,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不过好在路不是太远,一会儿就到了。

可是她还没下车就反应过来了,“呀!我回来有什么用啊,我又不会修”,说完就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透着试探,我*,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样啊!没办法,谁让我刚才不提醒她呢,哎~~~,今儿真是倒霉透了,嘴上连忙说:“要不我陪你上去看看?”,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啊!”

上楼一看,嘿!太狼狈了,卫生间里一个龙头断了,水哗哗的喷出来,已经蔓延到整个房子,连楼梯上都是水了,老太太见了我们象是看到了救星(其实也就是救星)一样,大呼小嚎的说了半天,她女儿连忙的安慰她,见此情景我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顺手抓了个毛巾被把喷水的地方给包住,水顺着毛巾被流进了下水道,我的全身都淋透了,也故不了那么多了“有管钳、龙头和生料带吗?”

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我忙让她们帮忙捂着毛巾被,自己冲下楼找了个五金店,买足了东西又赶忙跑回来。很快,故障排除了,娘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我又帮她们收拾了一下卫生,然后就准备告辞回家。

可是女交警却说什么也不让我走,“我自己的房子也在这个楼上,你跟我回家去换换衣服,把身上弄干在走”话里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口气,我低头一看也确实够狼狈的,也就不好说什么,跟着她就回到了她的家。

进了她的家,一看就是一个富裕的家庭,房屋装饰的还算有品位,家里摆的、用的都是高档的东西,跟她妈那儿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

我正看着,她已经从卧室里拿出了一套睡衣,对我说:“我老公的体型和你差不多,你去浴室里冲一下换上吧,你的湿衣服给我,我帮你弄弄,看到她那警察特有的口气,我也只好乖乖的就范了。

进了浴室脱了衣服,把湿衣服从门缝里递给她,我自己则站在浴盆里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然后换上干净衣服。

出来时,我的衣服已经在她家的洗衣机里转了起来,空调也开始发挥作用了,见我出来,她忙说“你先座沙发上自己看会儿电视吧,我洗完请你出去吃饭,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说:“没关系,应该的,换谁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你去洗吧,也别出去破费了,就在家里做着吃吧,我来做饭”,说着就往厨房走去,她边笑边说:“

》》》》本站资源首发于撸大师,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系统自动回复您最新网址。《《《《《

那好意思吗?”

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今天让警官也常常咱这平民百姓的手艺”,“你就别损我了,你这人还真逗,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就进了浴室。

我的父亲是个特级厨师,从小到大耳熏目染的,厨艺当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不一会儿,就搞妥了4个色香味具佳的小菜,还顺便煮了卤子面,这时她也洗完澡拿出熨斗和熨衣板准备给我把衣服整干。

饭菜就位,我俩也就入席了,因为刚才的经历,双方距离拉进了不少,两人的谈话倒也自然了许多,她说:“要不你喝点啤酒吧”。

我说:“我哪敢啊,你现在要我喝酒,一会我走时你在抓我个酒后驾车的现行,我可大了”。

她哈哈大笑的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了几听青啤放在我面前,我说:“你不来一个?”。

她说“我不会喝酒,你一人喝吧”。

“那我喝个什么劲呀,我也不喝了”。

她说:“你就喝吧”

说完就打开了一听啤酒,我没办法也只有喝了。

我们边吃边聊,奇怪的是我们聊的特别投缘,一点也没有陌生的感觉,而她说起话来,也没有了警察所特有的那种令人讨厌带着优越和蔑视的口气,聊天中我对她也有了一个大盖的了解,她姓牟,今年35岁,结婚7年了,老公是个外企的高管,负责本地的生意,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出差,但收入丰厚,两人现在感情不错,但是婚后也象其他人一样,生活很平淡,在加上一直没生孩子,所以比起一般家庭似乎也冷清了许多,孩子不是不想要,可就是生不出来,两个人去查了,都没有问题,医院去了不少,药也吃了很多,可就是不管用,虽然两人嘴上都说不着急,可心里肯定是另一回事了。

我的酒量本来就不行,在加上又有点热的原因,所以喝的急了点,一听啤酒下肚已经有点晕了,俗话说:酒壮色胆,我看应是:酒起色心,刚才没感觉到什么,现在倒开始注意她了。

她冲完凉后在家里换了一身便装,上身是一个白色的老头衫,松松的大大的,身体在里面晃晃的感觉,下面穿了一件运动短裤,是李宁牌的,有点紧身纯棉的那种,看来有年头了,都洗的发白了,可是一看就知道穿起来很舒服,虽然穿的很随意,可比她那身死板的警服可让人舒服了许多。

她身高大约在160厘米左右,身材是那种挺拔型的,我怀疑她是不是当过兵啊,她的皮肤可真白呀!而且非常的细腻,可以看到的部分没有一点瑕疵,让我联想到丝绸,胸部看起来也不是太大,但也绝不是平板,很挺的那种,屁股翘翘的,大腿圆圆的,膝盖往下,还泛着亮光。
她有个习惯动作,就是经常用手往后拢一拢头发,她做这个动作时,整个腋下都坦露出来,哇!那里一根毛都没有,我敢肯定那天生的,因为那里同样是光滑滑的,顺着往下看,简直是白嫩的惊人,再往下看就被那讨厌的布衫给挡住了,但视线的受阻并不能阻挡我的想象。

我开始想入非非了,当然在欣赏的同时我的嘴也没闲着。

我们开心的聊着,突然她说“嗨,反正也没什么事,不如我陪你也喝点吧”

说着也不管我的反应如何,就自顾自的开了一听喝了起来。

坦率的讲,我们聊的真是很投机,从各自的工作到各自的家庭和朋友,从航天飞机到水下生物,从海湾战争到邻里纠纷,从法律道德到网际相恋无所不聊。

最后我们聊到了两性上面,她甚至告诉我她平均每月只与老公作爱两三次,那种受到冷落后的失落感觉明显的表露出来。

这时酒精已经让我的身体变的瘫软起来,但仅有的一点意识告诉我现在是向她进攻的有利时机,此时她心灵空虚、身体躁热、情绪兴奋,已经是摆在面前的一只任我宰割的中国了,但我那不争气的JB也同样受到酒精的摧残,变的无精打采,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这时的她也喝高了,全然没有了淑女的风范,说起话来前仰后合,开心时花枝乱颤,伤心时也是欲哭无泪,我们说起话来音调都比平时高了八度,两人抢着说话,虽然都是语无伦次,但也都是被对方给逗的哈哈大笑,直到后来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能听到对方不停的笑声┉┅

醒来时是被自己的鼾声给吵醒的,我还记的当时的姿势是四仰朝天的瘫坐在餐椅上,脖子担在椅子背上,头向后下方耷拉着,那姿势太难受了,醒后楞了半天也没回过神来,转身去厨房水龙头上猛灌了一通凉水,还顺便冲了冲头好让自己恢复一下理智,渐渐的回忆了起来,这才发现她也睡了,是趴在餐桌上睡的,头发披散着,一些发梢还浸在菜盘里。

我笑了笑,心想比我还狼狈,于是过去想把她弄醒,可她哼哼唧唧的就是不醒,没办法,我把她抱起来试图把她弄到床上去,可一出餐厅就感觉天旋地转、两腿发麻,我虽然极力的想挺住可终究还是没有支撑住身体,两人又重重的摔在客厅厚厚的地毯上。

这一摔把她给摔的清醒了些,她发现自己躺在地毯上,而我还趴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体明显一震,先是一惊,然后试图将我推开,但手拔了一下就软绵绵的停了下来,此时的我经过这一摔也完全清醒了。

我的第一反映是马上站起来,但趴在她的身上,我完全变的不由自主,她娇小丰满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胸部在我的脸前激烈的起伏着,我看着她,她望着我,从彼此的眼神中,我们心里都清楚:有事情要发生了

我慢慢的将嘴唇伸向她的嘴唇,她迟疑了一下,也将她的唇迎合过来,我们的唇轻轻的接触了一下,又慢慢的分开,一切都是那么温柔,彼此的眼睛都微微的闭着,象是在回味。

当再次接触时,动作和呼吸都变的激烈起来,我们的舌头缠绵的绞在一起,都想把舌头伸到对方的最深处,于是两个人频繁的变换着角度。

她的手抱着我的头,而我的手则从她的上衣下面向上进攻,这时在她的胸前遇到了障碍,是她的胸罩,为了解开它,我奋力起身将她抱了起来。

她则很配合的用双腿缠住我的腰,我从后面把她的胸罩解开,然后右手托住她的背,左手从前面捏了一下她的小豆豆。

她一仰头,轻轻的啊了一声,两个嘴唇一下分开了,我的右手往怀里一带,她的唇又回到我的唇边,两个舌头又贪婪的缠绕在一起,此刻我的双腿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我用眼睛的余光扫视了一下周围,右边3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美式大沙发,我晃悠着冲过去,两人立刻陷到里面去。

此刻我的JB已经是象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咆哮着要冲出笼牢,努力摆脱衣裤的羁绊,我骑在她的身上,起身急迫的脱去衣服,她也迫不及待的半坐起来,迅速的褪去身上的衣物。

我们又迫不及待的拥抱在一起,啊!好舒服的身体,抱着她象是抱着一个丝绸做的抱枕一样,柔软滑腻。

突然,我感觉身下一空,我俩从沙发上滚落到地毯上,此刻已经是我在下,而她却骑在我的身上。

我双手拖住她的臀向上一推,她的阴部就已到了我的嘴边,借着灯光,哇!简直是件难得的艺术品,大阴唇、小阴唇、阴蒂有序的排列着,湿润光亮,难得的是周围连一根毛都没有,皮肤白皙、细嫩,整个阴部比我见的任何一个都小而精致。

我的嘴凑了过去轻轻的一吻,同时叨住她的大阴唇吸入嘴中,她啊的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份凄凉,整个人都前后晃动起来,她伸手后撑想找到支撑重心的地方,却无意中碰到了我的JB,于是她快速转身用嘴含住JB,贪婪的用嘴套弄起来。

她跨骑在我的脸上,我的舌头则向她的阴道发起一轮轮攻击,每次进出时都会顺便问候一下她的阴蒂,她的浑身都颤抖着。

我也是欲火中烧,恨不能立刻把JB塞进她的身体。

终于她受不了了,她转身面向我,扶住我的JB,屁股轻轻的座下去。

我哪容她如此慢慢行事,我的腰向上一挺,JB连跟插入她的阴道“啊”,一声凄惨的叫声,我睁眼望去,她的脸部已经扭曲变形,

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痛苦,呻吟声却好似那么的痛苦,我真担心被邻居听到,因为她的叫声实在是太大了,她的身体小心的上下移动着,我的JB被她的小穴搞的麻酥酥的。

我嫌不过瘾,起身把她压在身下,向她发起猛攻,每次拔出都是连头一起出来脱离她的身体,然后在快速连根插入,每次进入都感觉到剧烈的碰撞到她的子宫,而每一个来回她都配合着大声喊叫着。

在她的叫声中和我的身体与她的屁股的碰撞声中,她的高潮来来了,我就感觉到她的小穴在剧烈的收缩,她的身体也在猛烈的晃动,两个漂亮的乳房象波浪一样起伏。她已经完全找不到重心,两条白腿在空中胡乱的蹬着、晃动着,象是在汪洋中两条孤独无助的小白帆。

她的声音已经完全的失控,在扯着嗓子喊叫着、哀求着“啊┉┅啊┉┅我的宝贝,快停下,求求你了,我不行了,啊┉┅啊┉┅啊┉┅”。

此时的我象是杀红了眼的暴徒,哪会讲她的这些浪叫放在心上,我将她抱起来粗暴的扔向沙发,她立刻就趴在沙发背上,我抓住她的两条腿象后一拉,自己则站在沙发的一头,从后方向她的腹地发起又一轮攻势。

她惨叫着高潮再次降临,突然我感觉JB头一热,感觉她的阴道内滚烫,原来她射精了,在她亢奋的叫声中,我的马眼再也管不住了,我大叫一声,一股浓浆即将迸发了。

我尚存的一点理智提醒我,为了不给她惹麻烦应该射到外面,可是在这紧要关头要是拔出来可真是影响不少高潮的快感呀,正当我试图恋恋不舍的边战边退时。

她似乎意识到我的想法,她奋力的向后一撅屁股,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不再有拔出的念头,继续大力的抽插,她则用尽最后的力气迎合着我,终于,火山爆发了,浓浆源源不断的流向阴道深处。

JB的每次抽动都会使她全身战栗,我俩大叫着迎来了这最激动人心的一刻,我从后面抱着她试图亲吻她的嘴唇,而她也抱着同样的想法要接近我,但我们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最后都放弃了这个念。

她瘫在沙发背上动弹不得,我则全身松软,象棵被伐倒的老槐树一样轰然倒在地板上,很快就睡死过去。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响,我们同时都醒了。

她庸懒的拿起手机“你好┉┉,啊!马科长,什么┉┉?啊?都十点了,啊,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所以起晚了,我马上就过去┉┉”

她要走了,我突然有点舍不得,我凑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亲吻她的面颊,含住她的耳垂,用舌头轻轻的撩弄着,右手在她胸前抚弄着,突然抓住她的一个小豆豆,她的呼吸也开始变的重而急促,左手则顺势从前面摸向她的三角区,食指经过阴蒂滑向深处,并在这里反复游走着,这时她的下面已经泛滥成灾了。

说话也很难保持正常的语态了,同时也不再坚决的要去上班了,“好的科长,我休息一下,吃点药,下午去上班,谢谢您科长,好的,再见”。

放下电话,我们相视一笑,一场血雨腥风的战斗又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