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冲动的绑架
冲动的绑架
冯明把刀架上了花娟的脖子上,花娟蒙了。这个曾经跟她同床共枕的好几年的冯明,竟然变成了禽兽。“冯明,你放手,你疯了吗?”花娟说。“我就是疯了,”冯明咬牙切齿的说,“你不让我好,你也别想好,咱们同归于尽。这写年来,你就欺负我。”“至于吗?冯明。”花娟耐心的开岛着,“花娟,这些年你就一直在欺骗我。”冯明手里的刀在花娟的脖子上动了动,花娟惊出了一身冷汗。“现在,你不解脱了吗,”花娟战战兢兢的说。“离婚。对咱俩都好。”“那是你好,”冯明狞笑着,非常恐怖,这是花娟跟他结婚这些年来看到的最可怕的表情。“你好跟那个人结婚,开始你们全新的生活,可是我呢?我得到了啥?我将孤家寡人的面对漫长的人生道路。”“你可以干你的事业。”花娟说。“够了,”冯明打个酒咯,继续说。“别跟我唱高调了。你这个淫妇,我要像武松一样。把你送进天堂。”冯明的胳膊夹紧了花捐的脖子,花娟浑身战栗,不停的哆嗦起来。“冯明,你放开我。”花娟求饶的说。“你把我弄个三长两短的,你也活不好。”“我就不打算活。”冯明嘿嘿的一笑,“咋的害怕了?”“冯明,你放了我,一切都好说。”花娟妥协的说。“你也有求我的时候,哈哈。”冯明说。“放了你,没门。”冯明挟着花娟来到了阳台上。他把阳台上的窗户拉开,“花娟。我让你从这里跳下去。”冯明阴阳怪气的说。“你从这里跳下去,如果摔不死。算你命大,以后咱俩各走各的路,我不会再找你麻烦了,你说行吗?”花娟面色如土,哆里哆嗦的说。“冯明,你在是犯法。”“你早就犯法了,你背着我跟男人勾搭不犯法吗?”冯明气愤的问。楼下车里的陶明看到了花娟正被冯明挟持。他慌忙打了110报了警,他始终在注视着花娟的家,因为花娟今天正式跟冯明在法院离了婚。而且他们还要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他怕冯明报复花娟,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当冯明拉看阳台上的窗户,把花娟往楼下推时。陶明心里一惊。他对着花娟的家喊了起来。“冯明,你不要这样。”虽然花娟家住着三楼,但如果从三楼掉下去,也会被摔坏的。“哈哈,你来了,陶总经理。”冯明阴阳怪气的说。“你来的正好,好给花娟收尸。我看你们的婚是结不成了,只能让她先到阴间去等你。”“冯明,你冷静点。”陶明在楼下急切的喊着。由于陶明的喊叫声,引来了许多人前来围观。花娟听到陶明的声音,心里多少有点塌实起来,但她还在冯明的控制之中,只要一刻不在丰明这里解脱,就随时都有危险。冯明将花娟推到阳台上,花娟的心突突狂跳了起来,“陶总经理,”冯明狰狞的说。“你别做美梦了,花娟虽然跟我离婚了,但你也得不到,即使你得到了,也将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冯明简直疯了,陶明琢磨着,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现在啥事情都能做的出,得稳定他的情绪。不能让他有过激的行为,这时好几辆警车来了。警察和武警将楼下围观的人们驱开。划了警戒线,武装警察荷枪实弹,等待着命令。“楼上的人,请你把人质放了,举手投降。”警察们拿着高音喇叭对冯明喊话。冯明的酒劲一下子就醒了,警察咋来了。他们咋知道他绑架花娟的?匪夷所思。他本来想吓唬花娟,可是现在弄巧成拙,骑虎难下了。冯明不知该咋办?望着楼下汹涌的人流有点发蒙。“楼上的人听到没有。”警察依然喊着。冯明把花娟拉进了房间,他曾经在影视剧里看过歹徒被武装警察击毙的场景。他便有些恐惧和后悔。“楼上的人听着,”警察在继续喊话,“请你放下屠刀走出来,你只有这样才是你的出路。”楼下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冯明不明白咋就这么一瞬间,自己成了歹徒了,其实他只是想威胁一下花娟,不要她过于猖狂,可是现在他玩大了。不知该咋收场。“冯明,你放了我吧。”一直被吓呆了的花娟说。“你只有放了我,才是你的出路,不然你就完了。”“少他妈的罗嗦。”冯明听花娟说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又抓住了花娟,刚才他对花6有点失去了警惕,花娟一开口,他又提高了警惕。楼下喊话声依然继续,冯明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传来了敲门声。“谁?”冯明紧张的问。“我是公安局的张局长,”防盗门外的人说。“想找你谈谈。”“有啥好谈的。”冯明吼道。“你开门,我进去说。”张局长说。“不行。”冯明说。“跟你没啥谈的。”“你有啥要求吗?”张局长隔着门问。“你把我放了。”冯明眼睛一亮,似乎从绝望中看到一丝希望。“你把门打开,你不能隔着门跟我谈判吧?”张局长开玩笑的说。有的时候在紧张的氛围下,开个玩笑,轻松一下,有利于僵局的缓解。这时楼下的武装警察已经用绳索攀爬到楼顶了,他们荷枪实弹的等待着命令,只要得到命令他们就能抵达到阳台上,将歹徒击毙。武装警察已经做了好几次逼进阳台的实习了。他们看到了冯明跟花娟依在沙发里,冯明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尖刀,虽然刀不算长,但可以要人的性命。武装警察试图击毙歹徒,但都音问角度不好,不是因墙壁挡着,就是花娟身体挡着,所以武装警察迟迟没有动手。张局长临走时指示,他在跟歹徒谈判期间,如果角度好,在确保人质不受伤害的前提下把歹徒击毙,张局长布置完好任务后。来到花娟家敲门。“行,你想着咋走?”张局长问。“给我一辆警车。”冯明说。“要司机吗?”张局长隔着门喊道,“不用。”冯明说。“你会开车?”张局长没话找话的说,他是想拖延时间。“她会开,”冯明指的是花娟。“那好吧,”张局长说,“我答应你。你等着,我去找一辆警车。”“要快。”冯明喊着。“好的。”张局长下楼了。张局长在楼下就招开了紧急会议,策划这次捉拿歹徒的方案。“同志们,歹徒想要一辆警车。”张局长和他手下公安干警商量。“给他。”李副局长说。“等他上车时抓住机会击毙他。”“我们得想方设法解救人质,”张局长又说,“必须在保证人质的生命的前提下住、制服歹徒。”“是啊。”李副局长符合着说。武装警察部队的刘队长说,“歹徒下楼后,我们的阻击手做好准备,随时准备解救人质。”“你们最好找个隐蔽的地方,”张局长说,“最好不要让歹徒发现你们,要知道,现在歹徒已经红了眼睛,他很有可能做出过激的行为。”“歹徒到底因为啥要绑架这个女人?”刘队长问。“歹徒绑架的这位女人是他的前妻,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昨天还是他老婆,”张局长解释着说,“他们今天离的婚。”“原来是为了感情。”李副局长说。“这样的人好情绪化。”张局长说。“千万要冷静。如果人质有了三长两短,那咱们的工作就前功尽弃了。”“是,”所有的人异口同声的说。“大伙去准备吧。”张局长说,“我再上偶跟他谈判去。”“冯明,我是张局长。”张局长从片警小王那里打听到,楼上劫持他前妻的那个歹徒叫冯明,他为了稳定歹徒的情绪,便亲切的喊着歹徒的名字,就要会使歹徒心理负担减弱,从而对他有种信任感,这很重要。冯明没有想到,张局长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叫得这么亲切,一时间他有些感到,因为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公安局长啊。冯明的心理生起一股温情。“警车给你准备好了。”张局长隔着门说,“你想啥时走随时都可以走。”“你先下去。”冯明对着门说。冯明为什么要警车呢?因为他认为警车可以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冯明将刀压在花娟的脖子上,伸出一只手打开防盗门,外面天已经黑了,楼道里亮着声控灯,冯明对楼道的上下东张西望,没发现异常,便架着花娟往楼下走去。他们出了楼道,外面的路灯星光灿烂,楼的前方有一大片空地,那是警方的警戒区域。开阔地上停着一辆警车,车上的警灯闪烁着,红蓝色调将冯明的脸切割的十分狰狞。武装警察端着枪瞄着冯明,冯明紧张的心里一缩。但很快他就平静了,因为他拿上还有花娟,他使劲的将花娟往前一推,望了望都市美丽的夜色,心里非常酸楚。冯明拉开了一边的车门,把花娟推进驾驶室里,他是想让花娟开车,因为他不会开车,就在他转身去拉副驾驶的车门时,枪响了。一颗子弹从他的眉心穿过,他一声惨叫,倒在血泊中,第54章 流氓遇上枕头花娟被冯明推进驾驶室里,她望着戒备森严的警察们,有些惊恐,就在她还处在迷茫之中时,听到了枪响,随后看到冯明倒在血泊之中,冯明眉心开着一朵鲜红的花,花娟发出一声尖叫。警察们呼啦的一下将花娟围住,紧接着,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下来了许多警察,他们拉开一个大的塑料袋,将冯明的尸体装了进去,抬进了警车专门的后车门里,这种警车是专满门拉尸体的。花娟像做了一场恶梦一样,呆呆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陶明冲了过来,紧紧的将花娟拥进了怀里,花娟在他的怀里发声大哭了起来。这场事件在这座城市里,闹得沸沸扬扬,花娟被推到了风头浪尖上,她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花娟经历这个事件后,大病了一场,到现在也不相信冯明被击毙的这个现实。始终认为这是一场梦。这简直太残酷了,冯明咋能被击毙呢?躺在病床上的花娟百思不解。“花娟,好点了吗?”自从花娟住进了医院,陶明就天天往医院里奔。守在她的床前陪着她。虽然冯明做了对她过激行为。但她一点都不恨他,反而觉得他生命的短暂。就这样悄然逝去。花娟的精神有些崩溃了。每天郁郁寡欢。闷闷不乐。“花娟,你不要想那些过去的事,”陶明坐在她的床边,花娟躺在床上,飘逸的头发散落的枕边,非常动人。“怎么能不想呢。”花娟说,“虽然冯明活着的时候,我跟他经常吵。可是他以这样的方式离去,还是使我非常伤心,因为他不应该这样。”陶明伸出手握住她被里的手,她的手很柔软。使陶明为之动容。花娟咋的也想不明白,冯明咋跟罪犯联系到一起了。陶明并不是胆大之人,甚至有点胆小,他对她的恐吓只是一时冲动,其实他并不想把她咋样,这一点花娟比谁都明白。“花娟,不要想那些事情了。”陶明在她有些发白的嘴唇上亲了一口。“我爱你,娟,你要振作起来。”花娟望着跟前的陶明,内心无限的感激他。她啥都没了,好在还有陶明在,她有些动情,趁这房间里的人们不注意,抱着陶明狂吻了起来。陶明感到到他嘴巴里的甜润。他抱着花娟,亲密的接吻。俩个热恋中的人芒记了所以人们的存在。“花娟,咱们结婚吧?”陶明松开花娟。“再等等。”花娟想起了自己的身体,那个三角区域,那么不堪入目。她要让它们长好再给陶明,花娟现在经常关注自己的身子。尤其是下身,那片不毛之地咋还是原来的样子,从前她没有注意到,现在她才发现,它们长出毛来咋这么的慢啊。冯明的意外死亡对于花娟打击很大。花娟有些心灰意懒,好在有陶明的关怀和爱,才使花娟逐渐的走出了阴影。花娟又跟陶明频繁的约会,花前月下,灯红酒绿的,公司顾及的就很少。彭川卫依然掌控着公司,最近他被张雅的美色所诱惑,他在打张雅的主意。“张雅吗?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彭川卫给张雅打电话,“有个紧急文件需要你来起草。”放下电话,张雅就衣冠楚楚的来到彭川卫的办公室。敲开彭川卫的门。张雅光彩照人的站立在彭川卫跟前。“彭总,你找我?”张雅嫣然一笑。“坐坐,”彭川卫笑容可掬的说。“张雅,你越来越漂亮了。”“谢谢,彭总的夸奖。”张雅微笑着说。“张雅,你来到公司以后,你干得不错,我很满意。”彭川卫起身给张雅找来了水果。摆放在张雅面前的茶几上,“张雅,你请吃。”“彭总,您别客气。”张雅温柔的一笑。“我坐坐就走。彭总,您找我有啥事?”“不忙。你先坐一会儿。”彭川卫尴尬的一笑。“你对公司还满意吗?”“挺满意的,”张雅嫣然一笑,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有啥困难你就说。”彭川卫借机挨着张雅坐进沙发里。“你是陶明带过来的人,平时对你有关照不够的地方,你尽量吱声。”“谢谢彭总。”张雅挪了挪身子。脸莫名的红了起来。“你羞涩的样子真好啊!”彭川卫说。“彭总,你没事我走了。”张雅站立起来。“晚上我请你。”彭川卫慌忙说。“不了,”张雅忙说。“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彭川卫说。“不,彭总,你忙你的。”张雅刚想出去,彭川卫把她喊住了。“张雅,你等等。”张雅又踅了回来,“彭总,啥事?”“你把这个打印出来。”彭川卫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材料。“好的。”张雅接或彭川卫递过来的材料,“我马上就打印出来。”就在张雅接彭川卫递过的材料时,彭川卫借机在张雅那纤细的手指上一捏。张雅心里一紧,心想又是一条色狼。其实张雅早就看出来彭川卫图谋不轨。但是张雅要利用彭川卫。她是八十后,是人精,还没有谁能算计过她呢。“彭总,我先闪了。”张雅说,“回头见。”张雅说的是网上流行语,使彭川卫陷入了沉思,就在他茫然的时候,张雅走了,他啥时走出他的办公室,他都没有印象。这时,彭川卫想起了电脑,他办公室里就有一台现成的电脑,只是他不咋用,现在是啥时代,不会电脑就是文盲。于是他让庞影给他申请个网号,没事时,他也上上网。聊聊天,可是他打字慢,给他聊的网友并不多。现在彭川卫突然有了打开电脑上网的冲动。虽然他规定在工作时间不许上网聊天,但那是给别人立的规矩,对于他在这个公司一手遮天的人物,一切都例外。彭川卫打开电脑。上上网号。彭川卫觉得上网的感觉挺爽的,尤其坐在电脑前。这是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彭川卫上来很长时间,也没有人跟他打招呼。彭川卫坐不住了,他主动找人聊天。可是他跟几个人说话,没有人理他,郁闷啊。最后有一个叫做,温柔枕头的女人跟他说话了。温柔枕头:你好。老流氓。彭川卫的网名叫老流氓,这是庞影给他申请时给他起的名,为此彭川卫还很不满意。“庞影,你咋给我起这个名字?”彭川卫问庞影。“这个名字咋的了?”庞影白了他一眼,非常动人。“老流氓,多那个啊。”彭川卫说。“你懂啥,”庞影说,“网名就要新潮。”就这样,彭川卫的网名就叫老流氓了,其实这里面也有庞影恶搞的意图。她曾经跟花娟说过彭川卫的网名,逗得花娟咯咯的笑。现在好了,在网上枕头遇上了流氓,很快他们就聊了起来。老流氓:你好枕头,你咋叫温柔枕头?温柔枕头:你咋叫老流氓?你流氓吗?老流氓:咋说呢?温柔枕头:你是打字慢还是同时在跟别人聊呢?温柔枕头发过来一行字,等过了半晌,彭川卫才坑吃瘪肚的打出一行字,温柔枕头一催促,他反而急出了身汗来。老流氓:我打字慢,刚学的上网。彭川卫现在才感受到,上网的美妙,不怪那么多的人沉醉在网上,网络上真吸引人啊。温柔枕头:没有关系,我等你,老流氓:谢谢。你上网你老公管你吗?温柔枕头:我没有老公。你是做啥的?老流氓:我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你那?温柔枕头,哈哈,我是英国女皇。彭川卫忽然觉得在网上说真话不行,即使说了,也没有人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温柔枕头给彭川卫发过来一张赞美女照片,从照片底下打了一行字,这就是我,我美吗?彭川卫被这张照片抓住了眼球,这个女人太美了,这是真的吗?难道坐在他对面的女人真的这么美。老流氓:太美了,温柔枕头:谢谢,老流氓:那张照片真是你吗?温柔枕头:当然,你不信?老流氓:你有视频吗?我想看看你。温柔枕头:视频坏了,你能先看看你吗?老流氓:我在办公室里,没有视频。温柔枕头:很遗憾。老流氓:其实,不看更好,看了你会睡不着觉的。温柔枕头:是吓的还是被你电的。老流氓:是吓得。他长得非常丑陋。像魔鬼。温柔枕头:我就喜欢魔鬼。魔鬼有野性,现在男人都没有野性了。一个个比老娘们还娘们。老流氓:哈哈,跟你聊天真有趣。温柔枕头:是吗?老流氓:是的,你很风趣。一定的个美妙的女人,认识你很高兴。温柔枕头:谢谢你的赞美。你真是董事长?彭川卫被她这么一问又不想告诉她自己的身份了。因为刚才她对他是不信任伤害了他,老流氓:不信就算了。温柔枕头:我没有不信,我觉得董事长应该很忙,那有时间上网啊。老流氓:再忙也应该有休闲的时间啊。温柔枕头:那是。你在那家公司?老流氓:保密,暂时不告诉你,彭川卫耍了个心眼,跟这个网友不能啥多说,不该告诉的绝对不告诉,他现在还不知道她是人是妖呢?温柔枕头:不说算了,也没啥。老流氓:你天天上网吗?温柔枕头:恩,你那?老流氓:我不天天上,刚学,才上就看到你了。你是我的第一个网友。温柔枕头:真的吗?那我太荣幸了。能做你第一我真高兴。老流氓:跟你聊天很开心。温柔枕头:我也是,谢谢你对我的认可。彭川卫感到这个女人的言语非常到位准确。老流氓:我也一样,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女人,有个有品位的女人,一个精品女人,一个风趣浪漫的女人。温柔枕头;行了,你别在飘扬我了。我都有点受不了了。老流氓: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忽悠的成分。温柔枕头:我管叫哥行吗?老流氓:当然行啊。温柔枕头:哥,跟你聊天真开心。老流氓:真的。温柔枕头:哥,能个电话吗?彭川卫沉吟片刻,还是把他的手机号码打在显示器上了。过了一会,彭川卫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拿过手机,找出未接电话,却是个生号码。他有些莫名,这时,电脑里响起了滴滴声,温柔枕头在跟他说话,他慌忙用鼠标点开温柔枕头是头像。温柔枕头:哥,刚才打过去的那个电话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事找我。老流氓:好的。就这样年过半百的彭川卫迷恋了上网,而且天天跟温柔枕头在网上调情,终于有一天他们提出见面,网友见面早以不是稀罕的事了。于是他们就定了下来,现在流行一种说法见面死。有许多网友在网上聊得很好,可是一见面,由于对方的形象跟自己在网上的想象相差甚远。所以见上一面就完了。温柔枕头:哥,见了面你以后不会不理我吧?老流氓:不会的,咱们是网友吗?温柔枕头:好吧,明天上午十点,咱们在街心公园见面咋样?老流氓:行。你穿啥样的衣服?温柔枕头:我穿红色的套裙,到时候打电话。老流氓:好的,明天上午十点,街心公园见。早晨早早彭川卫就起床了,今天是星期天,但他为了温柔枕头百折磨的寝食不安。温柔枕头这个名字都么的暧昧。不知道见面后能不能把她弄上床,这是彭川卫最关心的事。街心花园热闹非凡,由于的周日,前来游玩的人非常的多。尤其带孩子来的人更多,彭川卫想,这个温柔枕头咋选在街心公园见面啊,这里这么多的人,如果被熟人遇上多不好,他觉得温柔枕头选择在这见面有点欠妥,既然来了,就要安然处之。彭川卫在公园里一条石凳上座了下来,他看看腕上的劳力士,刚到九点,他掏出了香烟,抽了起来。虽然彭川卫不缺女人,但对这次网友见面他还的充满新鲜感的。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温柔枕头的电话,自从他们相互给了电话,他们经常打电话,温柔枕头声音很甜润,彭川卫非常喜欢,他曾揣测过,有这么美妙声带的女人,长相也一定很美。于是他就产生了要跟她见面的愿望。这种愿望非常强烈。“哥,”电话接通后温柔枕头撒娇的说。“你在哪呢?”“我在公园呢。”彭川卫说。“还没到点呢?”温柔枕头说。“我想你,性早点见到你。”彭川卫说。“好吧,”温柔枕头说,“我现在就过去。”放下电话,彭川卫就出公园里出来。他来到公园门前候着温柔枕头。过了一会,一辆出租车在公园门前戛然而止。从车里出来一位身着红色套裙的女人,女人风情万种戴着墨镜,袅袅婷婷的向他走来。彭川卫惊呆了,如果温柔枕头是这个女人该多好啊。他拿出了手机,对着温柔枕头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那位红裙的女人包里的手机响了,女人站住了,身手就拿包里的手机,彭川卫大喜过望的迎了上去。“你好,温柔枕头。”那位风情的女人望这彭川卫楞住了。似乎被他的形象给震惊了。不知如何是好。